【DSE放榜2019】考試失手當飛機維修學徒 95後半工讀盼成工程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的中學文憑試(DSE)將在周三(10日)放榜,不少應屆考生或許對前路感到迷茫,在升學和就業之間不知如何抉擇。

在2015年面對同樣困惑的黃文軒,在偶然的機會下加入港機集團的「見習飛機維修員」計劃,期間一邊實習、一邊受公司資助修讀飛機維修高級文憑,現已成為飛機維修員的他,正向着持牌飛機維修工程師的目標邁進,更即將前往歐洲考牌。雖然每天的工作日曬雨淋,他仍無悔入行:「在這一行,我可以好清楚望見未來發展的路。」

黃文軒不是飛機迷,但因對機械有興趣而從事飛機維修。(袁澍攝)

2015年DSE放榜後,黃文軒的成績並不理想,一直對機械感興趣的他,偶然間得知港機的見習飛機維修員(註冊學徒)計劃,繼而申請加入。

港機自2013年起設立「見習飛機維修員」計劃,供DSE畢業生申請;獲聘者除了可接受公司內部培訓,更可獲得全額資助,到專上院校兼讀高級文憑課程或中專教育文憑課程。參加這個計劃後,黃文軒一邊在港機實習、一邊繼續讀書進修,曾經對前途迷茫的他,現時已是「輕型維修部」的飛機維修員,他對自己的前路很有信心,並即將前往歐洲考牌,希望在一兩年內成為持牌飛機維修工程師。

每日工作12.5小時,黃文軒常常忙到不能準時吃飯,在日曬雨淋的極端天氣仍要「頂硬上」,但他樂此不疲。(袁澍攝)

半工半讀每日睡5個鐘頭:後生時要捱得

回想這幾年的學徒經歷,其實都頗為刻苦。家住天水圍的黃文軒,每日清晨5點30分就要起床,前往機場開工,收工後又馬不停蹄,趕赴傍晚6時30分開始的維修課程,往往接近凌晨才能回家休息,這種半工讀生涯,很多時每日只有5小時的休息時間。

長期如此無日無夜地工作、進修,黃文軒的父母不禁擔心他的身體能否承受得來,但黃文軒卻對這種生活樂此不疲,因為他認為,自己比其他人更早踏入職場,就會更快適應工作;他更安慰父母說:「後生時要捱得」。

前線員工男女比例16:1,楊嘉雯女員工確實存在不夠力的問題,但亦有自己的優勢。(袁澍攝)

大雨中搶修飛機 準時完成任務感滿足

在輕型維修部工作,黃文軒的工作是檢查及維修包括機身、引擎、起落架等飛機部件,確保飛機能及時起飛。每日工作12.5小時,在繁忙的香港機場工作,黃文軒經常常忙到不能準時吃飯,在日曬雨淋的天氣下仍要「頂硬上」。

他憶述,曾在大雨天要為一架即將離境的飛機換輪胎,因為趕時間只能穿上雨衣搶修,但雨水在引擎附近匯聚,不停如瀑布般「照頭淋」,最終他還是全身濕透、視線模糊,要在惡劣的環境下進行搶修工作。最終在他和其他團隊成員的合作下,及時完成搶修,令飛機得以準時起飛,黃表示:「你見到飛機可以準時起飛,會好有滿足感。」

黃文軒憑藉出色的表現,獲職業訓練局頒發2018年度「傑出學徒」獎項,並逐步向考取持牌飛機維修工程師資格的目標邁進。

楊嘉雯表示女員工更細心,善於溝通,在維修飛機時也有自己的優勢。(袁澍攝)

前線男女比例16:1 女助理工程師:女仔不躁底善溝通

除了黃文軒之外,在港機打拼的年輕人,還有楊嘉雯。8年前,她加入港機從事飛機維修,如今已是助理工程師,每日帶領小隊為過境飛機進行檢查及緊急故障維修。她自言,雖然女性體力往往不及男同事,但勝在細心且善於溝通,一樣可以闖出一片天。

港機目前大約有4500名前線員工,男女比例只有16:1。楊嘉雯坦言,女性從事飛機維修工作會遇到不少困難,例如換胎時可能不夠力氣,需要男同事前來幫手。不過,她表示女性在這個崗位亦有優勢,好像在外勤服務部工作,需要短時間內與過境飛機的機長溝通,不少做慣體力勞工工作的男員工較為「躁底」,不如女員工善於用溝通化解問題。

楊嘉雯每日平均要為6架過境飛機做外勤服務,平均下來一架飛機只有2、3個小時檢查,還經常遇到突發狀況,日復日、年復年的實戰經驗,令她在8年內已累積了一身本領。現時已是外勤服務部的助理工程師的她,有望在一兩年內成為持牌飛機維修工程師。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