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失明仍未言氣餒 中大生獲賽馬會獎學金冀憑個人力量再助他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三那年,子諾在短短幾個月之間失去了所有視力,不得不暫停學業。但他沒有自暴自棄或是怨天尤人,而是在特殊學校積極學習讀書、生活的技能,希望早日回歸普通學校繼續學業。去年,他憑努力終獲香港中文大學錄取,他亦同時參與舞台劇演出;路途雖苦,但他的故事被拍攝成為紀錄片,成為勉勵他人的故事,而今年更獲得香港賽馬會獎學金的資助,無論前景如何,子諾說:「我受了很多人幫助,希望在將來能夠透過自己的力量,盡可能去幫助他人!」

同樣獲獎包括現時就讀中文大學二年級的廖梓恩,曾經歷對未來茫然無助的她,毅然從港大法律系轉讀中大學習心理學,決心未來成為一位心理學家,為有需要的人提供幫助。

子諾在中三是失去視力,但他不怨天尤人,克服重重困難,成功入讀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學科。(袁澍攝)

中三起突然逐漸失去視力

中三那年,練子諾的視力突然出現變化,一點點地變弱,從看不見黑板,到看不見書本,最後退化到只能分辨白天和黑夜,只好從學校退學。他不願多提那段絕望的日子,只說那段時間,自己和家人都很沮喪。

抗逆勇士刻苦學習 終入讀中大社科系

為了盡快適應失明的生活,子諾進入心光盲人學校,學習生活及學習技能。不善於用手指感觸事物的他,最初學習凸字時,只覺得所有的紋路連成一塊,根本無法分辨,令他很是沮喪。但心光學校的同學鼓舞了他,他發現同樣是視障的人,卻可行動自如地上落樓梯、使用手機溝通,於是子諾調整心態,將點字當成一項大多數人不會的技能去學,很快便掌握了,「我知道自己要快點出去讀中四,便只能努力去學!」

經過兩年苦讀,子諾終返回到普通學校繼續學業,剛開始時參與各項考試,經常不夠時間完成答題,以致成績不理想;而在同學、老師的幫助下,子諾慢慢追上進度,並在去年以優秀的成績考入香港中文大學。

雖然失明,子諾亦曾參與舞台劇演出。(香港賽馬會提供圖片)

出演舞台劇 寄語學生活在當下

失明後,子諾曾機緣巧合參加了舞台劇《震動心弦》及電影《爭氣》的演出,在片場他亦得到不少人的幫助,演出大獲成功。在多間小學分享相關經歷時,他勉勵學生應活在當下,強調人生在每一個階段都會遇到各種困難和挑戰,要有勇氣去克服;曾得過不少人幫助的子諾,現時他經常去和身邊的老人家聊天,令他們不要覺得孤獨,「失明後,我受了很多人幫助,我選讀社會科學,也希望在將來能夠透過自己的力量,盡可能去幫助他人!」

廖梓恩曾入讀大眾眼中的「精英科」,一度非常迷茫;在接受心理輔導之後,意外發現心理學科的樂趣,現已轉讀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袁澍攝)

走過人生陰霾 從法律系轉身至心理學系

同樣,獲香港賽馬會獎學金的亦包括兩年前順利就讀香港大學的法律系的廖梓恩;然而,她現時卻是中大社會科學學士學位 (心理學) 二年級生,當中經歷的轉變,令她目標更明確。

梓恩兩年前開始入讀港大法律學系,然而越深入學習法律,越覺得自己並不喜歡這大眾眼中的「精英科」,整個人也陷入了迷茫和無助。

透過心理輔導,她慢慢解開了心結,也意想不到地發現臨床心理學的樂趣。她毅然遞出申請,希望成為一名臨床心理學家,提及律師似乎前景更穩定,轉系時曽否有過猶豫,廖表示錢不是第一位的,「要對自己誠實。」

梓恩指,香港的生活節奏快,工作、學習壓力都很大,身邊亦有不少朋友表面十分開朗,卻亦陷入了深深的抑鬱情緒中,需要有專業的人士來幫助。後來,她更自薦加入新生健康復康會,積極參與心理及精神健康有關的義工活動,希望自己在未來可以成為抑鬱症方面的臨床心理學專家,協助改善香港的精神狀況。

子諾及廖梓恩都獲得相關賽馬會的獎學金獎勵。(袁澍攝)

因為子諾及廖梓恩都因為優秀的成績和社會表現,獲香港賽馬會頒發46萬元獎金,鼓勵他們積極參與課外活動和義務工作,利用專長回饋社會。

香港賽馬會獎學金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每年會在香港八間資助院校及演藝學院中各遴選5名學生(當中包括一名有特殊需要的學生),為他們提供平均46萬元的獎學金,為年輕人進一步提供發展出路,為香港未來培育社區領袖。基金會於1998年成立,20多年來已撥款約4億元,獲頒獎學金的學生超過600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