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窩口真鮮薈酒家突結業 工友指東主欠薪 上門追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位於大窩口的東城酒家於本年三月初突然結業,由真鮮薈酒家接手,員工亦獲聘留低工作。不過真鮮薈酒家於本月16號又再拉閘結業,約四十名工友指控遭東主拖欠薪金及代通知金等,金額由一萬到十二萬不等。

數名受影響工友今午(29日) 連同葵青區議員黃潤達等,前往由涉事東主於長沙灣與其他人合夥經營的真鮮酒家追討薪金,期間向酒家食客派發傳單,聲討拖欠薪金的酒家東主。

工友們進入由前東主於長沙灣合夥經營的真鮮酒家追討薪金。(劉錦華攝)

數名受影響工友今日連同葵青區議員黃潤達及香港廚師聯盟等代表,到長沙灣的真鮮酒家追討賠償,期間工友高呼「有汗出,冇糧出」等口號,聲討拖欠薪金的前東城酒家及真鮮薈酒家僱主。多名工友其後進入酒家,向食客派發聲討欠薪僱主的傳單,並以大聲公向食客解釋欠薪事件。有酒家職員及食客指示威工友行為騷擾,報警求助,警察到場逗留短暫時間後離去。酒家負責人在追討期間未有出現,工友們其後自行離開。

被拖欠約七萬元的何女士表示,本月15日她與其他工友依然如常在真鮮薈酒家工作,但酒家翌日在未有任何預兆下突然結業,工友們亦無法聯絡酒家負責人。她稱被僱主拖欠七月份工資、遣散費及代通知金等薪金,並指顧主拖欠薪金的行為令她難以生活,今日前來追討是「爭取應的血汗錢。」

葵青區議員梁錦威的助理顏烈封稱,兩間涉事酒家的負責人今日未有現身交代,因此無法成功追討欠薪,稍後會將有關資料交給勞工處。他表示,勞工處調解主任曾於上周三舉辦調解會,但僱主未有現身。調解主任會協助工友計算被拖欠的薪金金額,並會排期到勞資審裁處落案,及撰寫詳細的申索書。他批評犯錯的是僱主,但卻是由受害工友面對繁瑣的法律程序,例如排期上庭「動輒需時幾個月」,對工友而言相當費神。他呼籲勞工處協助受害員工,將欠薪僱主繩之於法。

何女士(圖左)及工友分別被僱主拖欠約七萬及約十二萬薪金。(劉錦華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