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浪潮心聲】藍絲不明青年為何上街:唔准講打倒共產黨會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示威持續近三個月,不斷升級的衝突撕裂人心,港人是如何經歷這個動盪大時代?《香港01》以一連四集人訪系列,訪問不同光譜的人物:藍絲、和理非家庭、抗爭者家人、勇武派,細聽他們心聲。

****

六月初夏至今,流血衝突幾乎每周爆發,過後社區殘留催淚彈化學物,馬路邊一排鐵欄空空如也,塗鴉標語無處不在。年約50歲、自言是理性藍絲的Sarita(化名)痛斥,「香港唔係咁樣㗎。」

她眼中的香港是繁榮穩定,擁有優良法治,享譽國際,如今卻秩序頓失,社會動盪,對此感到非常生氣,不滿年輕人「搞事」,憂心未來僵局持續,各方暴力升級,仇恨在人心滋長。

事隔兩個多月,政府提出向年輕人派錢,及構建對話平台,意圖化解危機。作為一名已上岸的中產,她留意到年輕人上流機會今非昔比,有必要為他們尋求更多出路。

她不諱言林鄭在事件中有責,應一早解決,惟事以至此,仍希望她帶領社會走出紛亂時局,「我唔會一味批評,但佢應該要有佢嘅承擔。」

(人訪系列四之一)

示威浪潮心聲系列

一:藍絲不明青年為何上街:唔准講打倒共產黨會死?
二:和理非家庭患睇live「強迫症」:香港人做錯咩?
三:「激進」兒與「藍絲」母 越過死劫待修補的親情 
四:昔日「和理非」白領男:無人天生是勇武派

在八月三日,Sarita曾經過示威現場,回想當日示威者霸佔彌敦道,令旺角成為「死城」,她直言:「個心好嬲,但嬲到唔敢出聲。」(張浩維攝)

+36
+35
+34

反修例風波至今接近三個月,每個周末總有社區舉辦遊行示威,作為藍絲的Sarita,她除了出席兩次「反暴力」集會,其餘堅決不會前往,以免令自己身陷險境,惟獨8月3日「旺角再遊行」,是她唯一一次經過現場。

她離開公司時,只見黑衣人佔滿彌敦道,附近商店閂閘,猶如「死城」,她直言:「個心好嬲,但嬲到唔敢出聲。」她觀察過黑衣人,雖然一眼看上去,貌似學生年齡,但對他們深生畏懼,「學生唔係咁樣,佢哋感覺唔純品,好似嗰種讀書唔成嘅人。」

我都會照睇潘小濤,我都會叫我friend睇㗎,了解吓。
Sarita

藍絲睇潘小濤 facebook發表意見被封鎖

Sarita是一位中產人士,擁有大學學歷,在服務業公司任職管理層,經常會穿梭兩地工幹。她強調自己是理性的藍絲,facebook社交平台不論建制或泛民「KOL」都會追蹤,最多看工聯會會長吳秋北,亦會看商台主持「潘小濤」。她直言不認同潘的時評意見,但是她笑言,「我都會照睇,我都會叫我friend睇㗎,了解吓。」

她身邊人大多同一立場,兩個兒子都不撐反修例運動,「我都想搵個上街後生仔問吓。」她嘗試在facebook發表反修例意見交流,「一日喳嘛,就被人block咗啦。」

社會陷入政治風暴,撕裂人心與關係,再次掀起「unfriend」潮,她未有身受其害,與不同政見朋友互相保持沉默。在無對家陣營朋友相討下,連月來最令她感到困惑,是為何上街的年輕人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如此大反彈,憂慮修例會收窄香港自由言論。

她不明白為何年輕人因一條《逃犯條例》修訂而上街,「我都想搵個上街後生仔問吓。」(張浩維攝)

年輕人無獨立思考 因拒絕理解中國  

她認為,條例只是針對將罪犯引渡返內地,並不涉及普羅大眾包括年輕人,難以明白為何他們感到恐懼,不信任中央。她一口咬定:「年輕人係俾政客利用。」她亦思疑,年輕人是否知悉抗爭的被捕後果。

當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也表示,不會隨便指所有參與政治活動的學生或青年人被人利用,相信大部份人經過思考,為何Sarita依然相信上街的年輕人大多沒有獨立思考?

她相信,若果年輕人有獨立思考,或許不會對內地如此抗拒,能夠嘗試理解政權並非如此恐怖,「年輕人拒絕理解,就唔係一個求真嘅態度。」

她主張年輕人應該前赴內地深入了解,體會當地的創新科技如何超卓,大灣區如何機遇處處,當地人民同樣享有生活自由度。不過,她承認,當地言論自由並非無限界,前題是勿僭越中央底線,「喺中國,只要你唔係話推翻共產黨,你講乜都得。」

自六月以來,香港爆發連串示威衝突,Sarita認為,社會失去秩序,令她感到生氣,「香港唔係咁樣㗎。」(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唔准講打倒共產黨會死咩?
Sarita

經濟繁榮須付自由代價

奉上部份言論自由以換取經濟繁榮,她同意這項交換條件;但是違法抗爭以換取民主自由,她坦言不接受。

聽過有說法是,年輕人抗爭是為港人爭取更好未來,不昔犯法犧牲,她對此則感到莫名其妙,「依家我哋香港人生活得好哋哋,香港雖然唔係全世界最好嘅地方,但是不論法治、經濟、社會秩序都係世界排名位居前列,但係你依家打爛晒飯碗,就話為我好?」

「如果我依家無言論自由,香港人無法治,無飯開,生活得好辛苦,你做呢啲嘢,我就覺得你咁講係啱,但依家唔係。」遠至三年前立法會議員被DQ事件,近至本月國泰員工被以言入罪開除,均令不少港人一再感到言論自由被削減,但是她並不認同,認為前者是議員觸犯紅線,後者是公司內部政策決定。她知道年輕人著緊言論自由,但是她不禁反問:「你唔准講打倒共產黨會死咩?」

有人視前線年輕人為「抗爭者」,Sarita則視他們為「搞事者」,她不同意暴力抗爭是解決問題方法。(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嘆年輕人陷出路困境 

姑勿論黃絲或藍絲,當前緊張局勢下,在電視畫面看到警民衝突、元朗白衫人攻擊市民、北角「福建幫」襲擊事件等,Sarita是感覺痛心,曾經頻密追看新聞,如今已不願再留意,「任何暴力我都唔會覺得啱,但我唔會評論邊件事,因為事態發展太複雜。」

她不諱言,整個香港都陷入瘋狂狀態,不論是「黑衫」或「白衫」,仇恨正在社會蔓延,「每個星期都有衝突,係人都燥啦,成日都問幾時先完。」

社會暴力衝突不斷升級,事隔兩個多月,政府才出招解困,推出一系列紓困措施,更特別針對年輕人派錢,藉此緩解民憤。能否成功令民怨降溫或不得而知,但視前線年輕人為「搞事者」的Sarita坦言,見到現今世代的出路困境。

每個星期都有衝突,係人都燥啦,成日都問幾時先完。
Sarita

Sarita過去三十年憑著自身努力,在社會向上流動,她同意今非昔比,現今年輕人陷入出路困境。(張浩維攝)

在社會打滾三十多年的Sarita,回想當年出身基層,一家五口屈居於200、300呎唐樓單位,大學畢業後在行業由低做起,逐步晉升至管理層。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她憑著努力向上爬,如今已修成正果,達至中產階層,與丈夫已供完樓,為家人建設安樂窩。

但是她相信,當年向上流動的方程式,已經不再適用於今時今日的年輕人。大專教育普及化,惟社會出路狹窄,經濟仍依靠四大傳統產業;各行各業起薪點十年升幅緩慢,樓價卻節節上升。她深信社會有必要為年輕人尋求更多出路。「你當我係建制派啦,中央係睇到呢個問題,所以先有大灣區嘅存在,唔明香港人點解咁抗拒。」

林鄭上周初提出構建對話平台,Sarita認為林鄭在事件中責無旁貸,寄語她帶領市民走出紛亂時局,同時顯出承擔。(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盼事態發展勿再惡化 呼籲社會放下前設對話

林鄭上周初提出構建對話平台,Sarita認為林鄭在事件中責無旁貸,早應在事件開初採取行動解決危機,奈何事態發展至今,已非她個人可以化解,需要整個社會共同協力。她表示,政府與示威者應該放下前設展開談判,若以民間五大訴求作為溝通基礎,則未免「叫價太高」,亦不可行。

作為市民,她寄望特首盡早解決問題:「唔希望事態惡化落去,希望特首帶領我哋走出紛亂嘅時段。作為市民我知佢辛苦,我唔會一味批評,但佢應該要有佢嘅承擔。」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