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浪潮心聲】昔日「和理非」白領男:無人天生是勇武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示威持續近三個月,不斷升級的衝突撕裂人心,港人是如何經歷這個動盪大時代?《香港01》以一連四集人訪系列,訪問不同光譜的人物:藍絲、和理非家庭、抗爭者家人、勇武派,細聽他們心聲。

****

2019年夏天,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所引發的爭議一石撃起千重浪,示威浪潮持續近三個月,至今依然未有止息。身處這個撕裂、對立的大潮之中,有人撐警撐政府、有人做「沉默大多數」,有人選擇和理非,也有人「勇武」抗爭。20幾歲的白領男N先生,選擇了最後一項。

六月至今,N從不缺席示威現場,更走到抗爭最前線。昔日是和理非的他坦言,過往未想過走得最前,但面對政府一再漠視反修例人士訴求,對遊行示威手段日趨強硬,不經意由戴上工人頭盔一刻起,他逐漸走上硬碰硬之路:「一輸就輸十年,我唔想停,除非爭取到五大訴求,如果無結果,同輸咗無分別。」

(人訪系列四之四,完)

示威浪潮心聲系列

一:藍絲不明青年為何上街:唔准講打倒共產黨會死?
二:和理非家庭患睇live「強迫症」:香港人做錯咩?
三:「激進」兒與「藍絲」母 越過死劫待修補的親情 
四:昔日「和理非」白領男:無人天生是勇武派

8月17日「光復紅土」遊行過後,示威者一度在彌敦道徘徊。那天成為自7月底以來首個沒有催淚彈的周末。(資料圖片/羅國輝攝)

和理非白領戴上工人頭盔 決定身赴前線 

8月17日「光復紅土」遊行過後,是自7月底以來,首個沒有催淚彈的周末,這晚N與其他港人一樣,都可稍事歇息。《香港01》記者眼前的他,架起一副文青圓框眼鏡,由一身黑衣的示威裝束,換成白衫長褲,身型中等偏瘦,感覺文質彬彬,難以叫人想像較早之前的他,仍身在太子與警方對峙,留守到最後一刻才撤離。

六月反修例浪潮以來,除元朗7.21當晚外,他從未缺席任何示威場合,以一身「black bloc」及防毒面具「豬嘴」在前線抗爭。但N本來不是勇武派,而是「和理非」,6月12日的金鐘衝突,是他由「和」到「勇」的起點。

林鄭係咪真係咁無賴?
N先生

回溯6月9日反修例大遊行之後,即使主辦的民陣指有103萬人上街,是回歸後人數最多的一次,但特首林鄭月娥仍堅持三日後在立法會恢復二讀《逃犯條例》修訂,引起N在內的不少「和理非」示威者不滿,到政府總部一帶集會抗議,但事態逐漸演變成佔據夏慤道、龍和道,繼而爆發激烈的警民衝突。

事後警方公佈,6月12日動用過240發催淚彈、約19發橡膠子彈、3發布袋彈,和30發海棉彈清場,在這個「槍林彈雨」之中,N的裝備只有一個醫護口罩,連頭盔都沒有,根本沒有走到抗爭前線的準備:「頭盔係好標誌性裝備,當時覺得盡量唔用就無事。」

當日傍晚,他與朋友身處美國銀行中心附近,眼見有人手持兩箱頭盔,於是接過幫手派發,豈料慢慢越走越前,事前曾抗拒的頭盔,最終還是戴上了,象徵式跨越他最大的掙扎。隨著社會事態發展,他的裝備逐步「加碼」,由「和理非」漸變「勇武」,抗爭底線亦逐步降低。

7.1立法會衝擊,成為N先生抗爭心態的重要轉捩點。(資料圖片/羅國輝攝)

+36
+35
+34

7.1 心態轉捩點 抗爭越趨勇武

無人天生是勇武派,7.1立法會衝擊,是N的抗爭心態轉捩點。他坦言,當晚未有衝入立法會,只在場外留守。當有社會人士譴責激進示威者破壞議會大樓的行為時,N則形容他們攻入立法會目標清晰,旨在突顯議會制度的不公,同時宣讀民間五大訴求,以這種方式將示威者的聲音「帶入議會」。

特首林鄭月娥隨即翌日凌晨四時會見傳媒,一如以往拒絕回應示威者訴求,並強烈譴責衝擊立法會事件。他不忿在種種不幸事件中,林鄭僅著緊大樓爆玻璃:「佢係咪真係咁無賴?嗰時開始覺得要做一啲嘢去令個政府suffer,要明顯地增加政府管治成本,有壓力時,佢先會回應你嘅訴求。」

此後,N在示威衝突中愈走愈前,試過拆鐵欄築路障、擊退針對遊行示威的施襲者等。開初他視武力為自衛抵擋,其後變成主動出手。他承認,「勇武」某程度上有渲洩憤怒成份,但在他角度,根源是對政府及執法者感到失望,令他們覺得需要「以武制暴」:「如果佢繼續鍾意做賣港嘢、服務共產黨,你咁做我哋就會咁做,你唔怕就繼續,做到你嘅利益受損到會驚、唔值得就會停。」

我望住防暴都驚,對峙都會驚。
N先生

20幾歲的N先生本身是一位和理非,時勢使然,他選擇走上勇武抗爭之路。(羅國輝攝)

害怕被打被捕 心痛港人被催淚彈擊頭

勇武心態非如生俱來, 20幾歲的N擁有大學學歷,自言是一名「打份牛工」的白領,上下班時間固定,閒時愛打桌球消遣,生活普通平淡。他生於不談政治的家庭,回想小時候甚至是一位「藍絲」,笑言「吳文遠推鐵馬」的行徑,已界定為暴力,難以接受。

N的政治啟蒙源於2012年的反國民教育運動,當時高中的他首次參與社會運動,領悟群眾發聲的力量,促使政府擱置國教科。兩年後,他是雨傘運動常客,不時在金鐘現場留守,9.28當天混亂間首嚐催淚彈,但依然堅信「愛與和平」理念,「當時覺得唔駛去到咁盡,唔需要用條命搏住。」

但是2019年的「抗爭之夏」,他幾乎豁出去,冒上被捕風險,有機會涉暴動罪,身陷囹圄,失卻十年青春,奉上自由與前途。他不是沒有想過,甚至預計有機會死,所以站在前線,很多時候感到害怕:「我望住防暴都驚,對峙都會驚,又會驚被人拉被人打,除非好戰啫,好人好姐唔會咁。」

最傷心的一次N曾在港鐵站親睹,有人被平射的催淚彈所爆出的硬物擊中頭部,頓時昏迷暈倒。那人旋即接受救護員急救,被送上白車前經過大堂樓梯、月台、車廂。N護送他後再乘坐列車離開現場,被汗水濕透的他累癱在地上,靠在一邊靜靜地啜泣。不久,他快速壓制情緒,以決定下一步的去向。然而,香港未來應如何思量。

我唔認為有一日會唔出嚟,除非我有咩事。
N先生

荃葵青遊行演變成巷戰,一名警員在沙咀道向天開一槍示警,多名警員擎槍指向示威者及記者。(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憂「一輸就輸十年」 五大訴求抗爭到底

社會動盪局勢持續接近三個月,雙方武力一再升級,勇武派投擲雞蛋、磚頭、甚至汽油彈;警方上周日首度出動水炮車,更向天鳴槍,以真槍指向示威者,隨時擦槍走火。N坦言如今身心俱疲,承認在運動中會有迷惘時刻,但並非因為抗爭未見成果,而是前線間如何更有效抗爭。

他認為,即使林鄭最近提出要構建「溝通平台」,但示威者「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底線清晰,只是細節尚有討論空間,若對方堅拒回應,抗爭只會無止境升級:「一輸就輸十年,我唔想停,除非爭取到五大訴求,如果無結果,同輸咗無分別。」對於香港未來,他近乎感到絕望,想像過不同的悲劇畫面,包括2047年一國兩制完結,內地的一制全面接管香港。

生如斯,長如斯,他不願香港風景有天變得如此陌生,故驅使他今日依然抗爭,是自己心中認為的公義,爭取雙普選,那怕至最後一刻,那怕機會如此渺茫。

每次遊行示威,N先生都會裝備隨身,以準備上前線。(羅國輝攝)

每次遊行示威,他不時收到父母相繼來電,聽筒傳來「哎呀,你唔好出去咁危險」、「出面風頭火勢,唔好出去啦」、「搞搞震博咩」。他揚言不會逞英雄,為求父母安心知所進退,但是信念依然:「我唔認為有一日會唔出嚟,除非我有咩事。」

但勇武抗爭,任誰都知充滿風險,沒有人能擔保可全身而退。勇武派一波接一波的抗爭,警方武力不斷升級,如此下去香港出路在何方?相信這是N,也是普羅香港人內心深處的疑問。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