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浪潮心聲】和理非家庭患睇live「強迫症」:香港人做錯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示威持續近三個月,不斷升級的衝突撕裂人心,港人是如何經歷這個動盪大時代?《香港01》以一連四集人訪系列,訪問不同光譜的人物:藍絲、和理非家庭、抗爭者家人、勇武派,細聽他們心聲。

****

社會紛擾激盪近三個月,瘋狂地看示威現場直播,已經成為一個和理非家庭的常態,甚至可視為共同患上一種「強迫症」。

一家四口之主吳先生連月來積極參與示威遊行,此外平常日子,不論在家或公司,都機不離手「直擊」衝突現場與記者會,「個心情係成日好想出去又出唔到,睇live就好似同現場有connection。」

懷胎六個月的吳太亦不禁感嘆:「唔駛兩個月,香港人已經覺得好累。我成日都會問,香港人做錯咩?」

(人訪系列四之二)

示威浪潮心聲系列

一:藍絲不明青年為何上街:唔准講打倒共產黨會死?
二:和理非家庭患睇live「強迫症」:香港人做錯咩?
三:「激進」兒與「藍絲」母 越過死劫待修補的親情 
四:昔日「和理非」白領男:無人天生是勇武派

示威浪潮持續接近三個月,吳生認為,政府若不欲解決,反而強力壓制,只會將不忿與憤怒植根人心。吳生感嘆:「我哋留咗一個咁嘅社會俾我哋嘅細路。」(張浩維攝)

追看直播緊貼時局 7.21畫面哭成淚人

「唔會控制到自己睇live㗎。」反修例示威持續近三個月,吳先生直言,若自己不能夠身處現場,但為了緊貼局勢發展,不時都會追看直播。他試過電腦同步播放幾個直播,又試過用手機「直擊」示威現場與記者會。吳生的電話每月只有5GB上網用量,在六、七月前所未有地爆額,唯有逐次「課金」增值。

太太Connie礙於身懷六甲,容易疲累,即使以往是遊行常客,亦只能減少出門,留在家中安胎,同時照顧九歲的女兒Hazel。她與丈夫一樣,經常難以自控看直播,情緒終日被現場畫面所牽動,最令她傷心的一幕是7月21日,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無差別襲擊市民,有男士在車廂跪地求饒,反遭白衣人一拳還擊;身穿白衣裙的孕婦在混亂中被圍打倒地。

吳太雖未親歷其境,卻感同身受,充斥悲傷與憤怒,更一夜無眠。「當晚我睇到不停喊,睇到我個心好唔舒服,每次諗起都好難過,我唔相信眼前呢件事係真。」身旁女兒形容道:「簡直係屍殺列車。」

7.21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令不少人港人傷心憤怒。(資料圖片 / 香港01記者攝)

+18
+17
+16
原來喺香港都可以無人保護到你,自7.21後呢個諗法都好強烈。
吳太

7.21後遺症 對警隊政府全失信心

7.21當晚白衣人橫行無忌,當晚警方未有拘捕任何人,事後被炮轟「警鄉黑勾結」。警方陸續以涉及非法集結共拘捕三十人,約一個月後才落案起訴當中四人暴動罪名。

經此一役,吳太直言對政府與警隊完全失去信心,「『原來喺香港都可以無人保護到你』,呢個諗法都好強烈。」這種對制度的憂慮與不信任,令她對7月28日「光復元朗」的遊行安全有所顧慮。

「光復元朗」遊行申請期間,網上流傳有背景人士、鄉事勢力會追擊示威者,警方最後反對申請,但當日仍有不少港人專程到元朗「逛街」,以抗衡白色恐怖。

「元朗嗰日我真係好鬼想出去。」參與過七成反修例遊行的吳生表示,事前多番部署,尋找最佳時機向太太請示,惟笑言最終不獲發出「NoNo」(不反對通知書)。 

吳太坦言,7.21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令她心有餘悸,憶述當日看直播時不斷流淚,「我唔敢相信眼前呢件事係真。」。(張浩維攝)

吳太補充:「我真係唯一一次。」
吳生說:「佢出到絕招,『咁多次都無阻止你,呢次聽我一次』,一定要俾面佢。」
他記得那次一家三口食飯後,再接再勵向太太告知意願,豈料太太淚珠在眼眶打轉。
吳太不甘示弱:「我就情感勒索佢。」

說畢,大家哭笑不得。

為何那次欲非去不可?坐在沙發上的吳生身體傾後,望向天花思考一回,他頓時不禁眼紅紅,哽咽道:「因為聽到個危機好大,好多人都好危險,覺得佢哋係自己戰友,佢哋好似喺出面捱緊,但我唔喺嗰度……我其實知道自己做唔到啲咩,但又覺得自己應該要喺呢個地方。」

爸爸首次聽到女兒剖白,擔心自己參與遊行示威,他不禁落淚。(張浩維攝)

應該焦急嘅人唔焦急,佢想香港玉石俱焚,粉身碎骨。
吳生

矛盾接受衝突 拒變成討厭敵人

作為一個和理非的吳生,曾多次參與示威遊行,有時會手執生理鹽水靜候幫忙,試過調停示威者與藍絲之間的衝突。整場運動口號之一是「不分化、不割席、不篤灰」,要做到勇武與和理非「不割席」,當中需要經歷一種內心矛盾。吳生說:「我以前可以好清晰話唔認同暴力與衝突,但依家好難講到『唔認同』呢三個字,我好猶豫。」

身兼社工及政策倡議工作的他明言,至今會抗拒示威者擲磚,抗拒7.14新城市示威者圍攻一個警察那幕,「我好老土,唔可以成為自己討厭嘅敵人或者魔鬼。」然而,吳理解前線的憤怒與行動目的,同時認為他們清楚明白抗爭所付出的成本與代價,這是他不能夠跨越的心理關口。

歸根咎底,他認為,警方失控、懷有仇恨地執行職務,加上政府無視「講道理」的和平示威,才會令人無奈接受暴力抗爭,「6.12唔係衝完,就唔會停咗立法會二讀,其實係政府承認( 暴力 ),將講道理嘅手段cut晒,然後到今日都唔講道理,只講廢話,佢不斷提供緊ground(理由)叫大家出去打。」

然而,長此下去,雙方訴諸暴力只是惡性循環,不斷升級,他不希望社會永無止境邁向這個局面,「好想停,我唔希望任何人流血,我怕血。」可惜當權者依然不作解決,「應該焦急嘅人唔焦急,佢想玉石俱焚,粉身碎骨。」

為何在亂世中選擇生孩子?吳生微笑道:「聽到心跳你就想生。」(張浩維攝)

唔駛兩個月,香港人已經覺得好累。我成日都會問,香港人做錯咩?
吳太

擔心五年後將下一代推上抗爭戰場

「唔駛兩個月,香港人已經覺得好累。我成日都會問,香港人做錯咩?」 吳太向記者慨嘆。

面對香港的前景,夫婦二人一同表示不明朗,吳生直言,雨傘運動五年前爆發,五年後即今年爆發一場反修例運動,證明即使政府能擊退示威者,但那種不忿與憤怒只會植根在下一代的心,假以時日,說不定五年後,在香港政治受到打壓下,再次觸發另一場抗爭運動。他不諱言,「我會擔心個囡係衝衝子呀。」

截止目前,今次最年輕的被捕示威者僅12歲,九月即將升讀中一,女兒Hazel 五年後是14歲,她將會升讀中三。若然下一代被推上抗爭戰場,作為母親又可以如何是好,「唔通驚佢有事,唔俾做啱嘅事,講啱嘅說話?我都心痛人哋嗰細路。」

未來變數重重,但當前之急,兩人認為只有特首才可以化解危機,吳生不諱言,政府若能做到某部份訴求,可能會令到運動降溫,但要修補社會撕裂,解決信任危機,似乎僅僅回應五大訴求已並不足夠:「政府要點完我真係唔知,但要做到啲嘢令我信……可能要做多過五大訴求先可以解決問題。但個more than 係咩?好難,但我依家係完全唔信佢。」

爸爸可愛地失去儀態,女兒感到快樂無比。(張浩維攝)

吳生認真思量回答問題時,身傍的女兒忍俊不禁,伺機將房間內的公仔堆向父親身上。被戲弄的吳生苦笑:「其實好開心,我哋好耐無咁樣玩。」

整整兩個多月,父女親子時間五隻手指數得完。記者問女兒Hazel,如何看爸爸參與遊行示威,女兒率真地說:「想佢留喺度陪我玩。」

「有無試過叫爸爸唔好出去? 」
「無喎,出去表達意見唔係好咩?」
「出去表達意見有危險,唔知幾時會有催淚彈。」
「如果所有人都驚,咁咪無人出去表達意見。起碼剩番一個都好。」
「你係咪相信爸爸會安全?」

女兒點點頭,眼淺的爸爸又再次哭起來。

一家不久將迎來新生命,面對不明朗的前景,只能共同見步行步。(張浩維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