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角還押人士涉遭懲教人員毆至骨折 延遲4日方獲送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荔枝角收押所爆出懲教人員涉圍毆被收押者的醜聞。一名還押於荔枝角收押所的人士控訴,在4個月前欲求醫被拒,並遭3名懲教人員帶到一房內圍毆至兩條肋骨骨折,以及用胡椒噴霧噴眼,且不獲送院,至母親楊女士(化名)介入並投訴後才獲安排送入伊利沙伯醫院,住院6天。

期間,懲教署署長胡英明曾到醫院探望,又建議若違規一事屬實應報警處理;楊女士已就事件報警,警方亦已向王先生錄口供,案件仍在調查中。

楊女士認為事件不公道,又指兒子即使犯法,「懲教(人員)咪去教囉,唔係懲打」,望當局徹查事件。

楊女士(右一)投訴懲教人員涉嫌毆打其兒子,導致他骨折。(陳倩婷攝)

44歲的王先生(化名)於今年4月涉觸犯刑事罪得被起訴,5月起還押荔枝角,他至7月4日因喉嚨發炎提出見醫生及吃藥遭拒;王先生表示,曾說了一句粗口,隨即被至少3名懲教人員,並將他帶至一房內先後3次以棍毆打及向眼部噴胡椒噴霧,但當日未獲送院。

事實上,王先生的母親楊女士,同日曾到收押所探訪兒子,但等候個多小時後,獲接待處人員通知,兒子因不舒服入院,她遂離開。楊女士兩日後再探訪時揭發事件,翌日向懲教署投訴後,至7月8日王先生才獲安排送院,醫生證實他有至少兩條肋骨骨折,需住院6天。

楊女士(圖中)投訴懲教人員後,其兒子才獲送院治理。(陳倩婷攝)

兒子彎低腰、摸着著胸腔 遂揭發曾被毆打

楊女士憶述當時探望兒子,見到他彎低腰摸著胸腔位置、碎步走出來,便立即詢問他是否被打,兒子才有機會透露真相,稱有三名穿白色制服的懲教「幫辦級」人員毆打,又坦言被打時「諗住死梗,見唔返阿媽」。楊女士當時感驚慌,但不清楚投訴程序,欲聯絡懲教福利官不果,最終獲一名懲教人員提供投訴組電話,才有人跟進,但由毆打至送院,已事隔4日。

兒子被毆 母親形容收押所內「死路一條」

講述兒子遭受暴力對待的過程時,楊女士語帶怒火,她認為有人犯法時,懲教應用教的方法,而非濫用私刑,她對兒子被毆感「肉痛」,直指「萬一斷骨插穿肺,真係同佢收屍」,她又形容收押所內「死路一條」,擔心「到時無人送我終」。

楊女士透露在兒子住院期間,懲教署署長胡英明曾到醫院探望,又建議若違規一事屬實應報警處理。楊女士已就事件報警,警方亦已向王先生錄口供,案件仍在調查中。

社協說,收到一名被囚於荔枝角收押所的還押人士投訴,指月前在荔枝角收押所被至少3名懲教人員毆打。(資料圖片)

曾與王先生待於同倉的還押人士歐先生亦有出席記者會,他稱,見到王的右肋骨位置受傷,背部亦有瘀傷,在收押所內曾以藥膏塗抹傷痕。歐先生稱,曾建議王生嘗試不同投訴方法,包括向申訴專員公署寫信,但歐坦承收押所內的信件無私隱,他曾收到申訴專員公署的信件,但被職員打開並朗讀,職員明言「唔好以為我唔知你寫乜」,他認為是投訴無門。

在囚或還押人士投訴難即時處理 舉證困難

協助楊女士跟進本案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蔡耀昌指出,投訴的難度在於未能即時提出投訴,對外的投訴渠道往往須經懲教,而眾多投訴人均遇阻撓,還押人士需待家人或律師探訪才可投訴,投訴的延遲會增加舉證的困難,促當局應全面檢討懲教制度的改善,包括授權一些組織處理投訴及作出外部監督,又建議申訴專員公署應主動調查相關事件。

蔡耀昌又透露,社協過去一年接收到5宗還押及在囚人士遭懲教人員毆打的投訴,2宗在荔枝角收押所,3宗發生在赤柱監獄。

荔枝角收押所疑有還押人士被懲教人員毆打。(資料圖片)

懲教署回覆查詢時指,上述個案已於較早時由警方調查,不會就事件評論。署方稱,一直非常注重職員的操守,對於職員的違規行為一直採取零容忍態度。如發現任何違法行為,署方必定嚴肅處理或交由其他執法部門跟進,又稱非常重視所有人士的投訴,並備有多種不同途徑供在囚人士或刑釋人士提出申訴或表達不滿。

為保障懲教人員、在囚人士或其他人士免受傷害,懲教人員會根據《監獄規則》的原則對在囚人士使用適當的武力。使用必要武力的原因包括制止在囚人士自殘或異常行為、互相打鬥及襲擊懲教人員或其他人士等。 

警方:列普通襲擊處理 未有人被捕

警方回覆稱,長沙灣警署於7月10日接獲一名女子報案,指其44歲兒子在7月4日於荔枝角收押所內懷疑被人襲擊。案件暫列普通襲擊,由深水埗警區刑事調查隊第十隊跟進,暫未有人被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