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蒙面法】10.6衝突中助馬蹄露脫險 澳洲記者稱收死亡恐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禁止蒙面規例》在本月5日生效,本港再爆大規模示威,「撐警」藝人馬蹄露上周日(6日)在旺角與示威者衝突,結果被激進示威者「私了」,血流披面,由在場採訪的澳洲「7 News」記者Robert Ovadia陪同下到警署報案。

Ovadia上周四(10日)晚於在Facebook發文,點名《蘋果日報》故意將片段剪輯成「去改變觀眾對所發生事件的印象」,令公眾認為馬蹄露是主動攻擊者,惟網上另有影片顯示「暴徒」動手在先。他指「宣傳機器」散播毫無證據支持的消息,但令人震驚的是,有太多人將假資訊「吞下」當成真相。

他批評激進示威者只是追求「唯我獨尊」的民主,不認同就會受到懲罰,他因幫助馬蹄露而被標籤為「親中」,收到死亡恐嚇。他稱收到很多人表示擔心成為「憤怒暴民的受害者」,只敢私下讚揚其報道公正,卻不敢公開說,懷疑示威者正在努力維持什麼樣的民主。

I have never seen disinformation weaponised with such venom as my time in Hong Kong.(我在香港從未看過如此被憤恨武裝的假資訊。)
Robert Ovadia,澳洲「7 News」記者

藝人馬蹄露本月6日在旺角,與示威者爆發口角及肢體衝突,在澳洲記者Robert Ovadia(右一)陪同下到警署報案。(網上影片截圖)

指《蘋果日報》故意剪輯脫離實情影片

Ovadia在帖文提到,在全球社交媒體當中,不少人拒絕承認與其根深蒂固政治偏見一致的事實:「在現時香港,這是有毒而危險的。」他指當日馬蹄露是一名反對示威者的孤身女子,被憤怒暴徒包圍(surrounded by an angry mob),向她面部噴漆,又拳打她,再將她推到地上,再在頭上爆樽:「這是事實,毫不含糊(This is fact and unambiguous)」。

他點名與「親民主」示威者有特別聯繫的《蘋果日報》:「故意剪輯脫離實情影片,去改變觀眾對所發生事件的印象」(deliberately edit videos out of context to alter their audience’s impression of what happened),令到人以為馬先動手,「簡而言之是『宣傳』(propaganda)」,「《蘋果日報》以馬在自衞作開頭,使她看起來像個主動攻擊者(aggressor),成為很多人所認知。」

他在帖文中,除了附有當日自己的報道影片外,也提供一條有《蘋果日報》標誌、當日報道的影片鏈結,惟並非官方Facebook或網頁網址;另加一條42秒、無剪輯過短片的FB鏈結。

以下是三條影片的大致內容:

1:Ovadia在本月7日發布一段2分鐘的報道

前半部是警方及示威者對壘,展示示威者用鐵欄做路障、自製投石器向警方拋擲雜物、打爛一間酒家閉路電視,以及港鐵站入口遭縱火;警方則連環發射催淚彈及橡膠子彈。另亦提及一架的士撞向和平示威人群,令一女子危殆;一名記者被汽油彈擲中着火。

然後出現他戴上防毒面罩「做扒」,解釋現場情況,提及示威者想世界了解香港情況更多,但指有時出現「醜陋一面」(bad look),作為轉折,鏡頭轉到在他面前、血流披面的馬蹄露。報道指馬無懼(not shy)地批評示威者,結果面部被噴漆及遭踢落地上,之後影片看到數人持雨傘、網球拍攻擊她,其後她的頭「被爆樽」(she was glassed in the head),並且有約15秒訪問時間,讓她指控示威者「破壞香港、破壞政府設施」,以及拒絕志願急救人員為她止血。

Robert Ovadia的報道中,有出現本已口部流血的馬蹄露,後尾枕「被爆樽」一幕。(7NEWS報道截圖)

2. 所分享《蘋果日報》標誌片段 沒有被爆樽一幕

Robert Ovadia在帖子提供的鏈結,是一段由一個旅遊專頁於上周日發表、有《蘋果日報》標誌的短片。題為《撐警藝人馬蹄露 影抗爭者遭「私了」》,長2分鐘,註有「讀者提供片段」,沒有旁白,首數秒展示馬向數名黑衣示威者動手。

片段中有人叫她不要拍攝,但馬仍邊拍攝、邊斥威者打爛她的電話,之後看到她吹哨子,再而是片首她動手一幕。一名戴口罩男子用雨傘向她方向揮動一下,她舉手指着對方、嚷着「打啦」,然後與一名黑衣示威者「交手」,之後被對方推跌,起來時一名黑衣示威者向她噴漆,但沒有見到她流血。

鏡頭然後轉到已嘴角流血的馬蹄露,她拒絕勸告離開,繼續與示威者爭論。然後鏡頭突然一轉,已見馬後腦流血,另一名無戴口罩男子勸她離去,但她仍拒絕,此時也見到Ovadia。之後鏡頭跳到馬在旺角警署外,右手緊握Ovadia左手,向記者說因拍攝示威者毀壞中國銀行櫃員機,遂被示威者追打,末段則見她要求Ovadia一同進入旺角警署。

3:娛樂網站專頁刊無編輯過短片 展示馬蹄露郁手郁腳「前傳」

Robert Ovadia帖文中分享的另一版本影片鏈結,是一個娛樂網站在上周一凌晨所發表,長42秒,似乎無編輯過,Ovadia在報道中亦有引用。

片段多了事件的「前傳」,可聽到現場有人不停呼叫「唔好搞佢」,而馬向數名示威者嚷「搞我」,然後吹哨子及指向一名示威者,瞬即有人向她噴漆,再而一名持雨傘示威走近她,馬之後的反應疑被踢了一腳,惟片段沒有拍攝到二人下肢。之後馬反擊,惟示威者後退,她用右腳踢向兩名示威者,之後被其中一人揮拳推跌,起來時第二度被人噴漆,此時可見馬嘴唇流血,片段到時結束。

馬蹄露(右)嘴唇及後尾枕已「爆缸」,但拒絕自願急救人員施救,Robert Ovadia(左二)在旁。(7NEWS報道截圖)

指太多人將針對警察無理指控「吞下」當真相

Ovadia指馬蹄露當時被大量暴徒殘忍對待,形容他們似乎只追求「那種人人必須認同他們、否則會受罰的民主」,「我看過其他更殘酷情況,有人大聲疾呼就被攻擊」,帖文附有兩個私了專輯的鏈結。

對於有人指控警察毆打和強姦示威者、臥底警察率先開槍,他則說:「絕對沒有證據支持(with absolutely zero evidence to back that up)。 如果有證據,我們會毫無懼怕報道。 毫無疑問,這些指控被《蘋果日報》這樣的宣傳機器散播,令人震驚的是,有太多人『吞下』當成『真相』。」

事後被指「親中」 收到死亡恐嚇

他重申當日角色是採訪馬蹄露的記者,沒想到她會要求協助護送她到警署,事後他被標籤為「親中」,不止受到網絡欺凌,更甚者是死亡恐嚇(death threats)。「我的名字和照片在抗議者中流傳,情報人員告訴我們,已成為這些『和平抗議者』針對目標。那不是自發的暴力,它是有計劃、有預謀的,因為如此狂熱的效忠,一個單純的善行,會被通過政治角度觀察、立即審判和復仇。」

+7
+6
+5

指人人都可網上發聲 試圖操縱公眾

「常言道,『事實』總在戰爭中最先陣亡」,Robert Ovadia說,這說法過去只適用於試圖操縱公眾的將軍、政治家和戰略家:「如今,每個人都可網上發聲, 每個人都在這個『骯髒秘密』(dirty secret)中。」

他說在香港採訪時,認識不少有禮貌示威者,他們理解記者工作,甚至提供水以及幫助洗眼。他指這些人如果真正要爭取民主,他們必須遵守自己的原則,「我收到許多訊息,感謝我們公正報道,但只限私人訊息,因為他們也不想成為憤怒暴民的受害者,人們不得不懷疑他們(示威者)正在努力維持什麼樣的民主。」

記者昨日(12日)多次致電馬蹄露,均未能接通。

呂秉權認為,抗爭者及看重背後的不公義、官迫民反,有他們固有看法及道理,只確信自己所相信的一套。(資料圖片/林若勤攝)

呂秉權:政府不理會和理非 致不少人感性大於理性

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認為,現時社會的意見處於極端兩極化,相信源於社會制度失效,不少人原本所相信的價值觀淪陷,因此對社會的事有着高度懷疑。以831港鐵太子站拘捕事件為例,他指有不少人確信有人死亡,主要原因是他們已不再信任警方、不信任政府,「以往香港好難會有咁嘅質疑,唔信有人隻手遮天去遮掩死傷,但我去過現場了解到場市民感受,佢哋唔係情緒上,而係的確相信。相信主要原因係當時傳媒唔在場,餘下一班警員,對佢哋信心破產,就算係灰色地帶都會相信。」

呂秉權又指,建制派、政府及部分外地不了解香港深層次矛盾,所看重的是表面上的違法行為,包括上街蒙面、進行破壞和暴力;抗爭者及泛民人士看重背後的不公義、官迫民反,只確信自己所相信的一套。他指這源於政府多不理會以往和平理性的表達,每每發生非常暴力的事件後才出來回應:「每次有激進行為先有回應,係政府做出大頭佛。」因此他指以往香港人以和平、理性爭取,如今卻變為感性大於理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