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屯門醫院醫護黑口罩靜默集會 抗議警員持械進入醫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10月5日中槍送院的14歲青年及10月7日19歲被捕孕婦後,均有防暴及便衣警員到屯門醫院戒備,甚至有男警以搜集資料為由進入產房。屯門醫院有過百名醫護人員於今日(18日)發起靜默集會,抗議警員侵犯病人私隱及權益。

化名「毛蟲」的護士指,於當晚(5日)回病房時,亦受防暴阻撓,即使出示職員證亦不獲放行,需要繞路行;他稱今日的集會亦受到醫院高層阻撓,在集會場外阻止下屬參與集會。

屯院醫生不滿警以緊急為由 繞過法律程序

今日(18日)有屯門醫院的醫護人員發起靜默集會,抗議早前(5日及7日)有持械防暴警員進入醫院範圍。現場有過百名醫護靜坐,他們手舉寫着「抗議男警硬闖產房」,「抗議防暴持械進入屯門醫院」及「捍衛病人權益」的紙牌。

屯門醫院內科醫生鄭醫生於集會開始時朗讀聲明,強烈譴責警方以緊急為由,繞過一切法律,持械進入醫院範圍,違反《醫院管理局附例》。他表示,警方之前的行為,既令病人及病人家屬受驚,亦阻撓前線醫護人員提供醫護服務。他重申前線醫護人員以病人權益為依歸,會謹守崗位。鄭醫生亦希望警方停止以緊急為由,繞過其他既有程序,損害病人權益及私隱。

護士聲稱有高層施壓阻前線參加

於屯門醫院任職護士的毛蟲(化名)表示,今日的集會本來得到醫管局的同意,但在昨日被突然通知不能使用原本的場地。今日籌備集會時,亦有高層在場地附近向前線員工施加壓力,令低層醫護人員不敢參與集會,甚至有人幫忙佈置集會場地都受干預。她亦指出,醫院近期對於集會多了打壓,例如多派保安人員,文宣海報都是「即貼即撕」。她稱雖然亦不同意將政治帶入醫院,但認為今次集會是關乎病人的權益,是「良知的問題」,不能退避。

毛蟲於10月5日的晚上亦在場目擊持械警員進入醫院,她當日回去所屬病房的時候,在醫院電梯大堂看到一群防暴警員,甚至有持警告旗戒備。她於是轉去行樓梯到病房,但一離開樓梯間就被一群便衣警員包圍。毛蟲指,該群便衣警員並沒有出示委任證,但查詢她的去向。她向便衣警員出示職員證,但對方卻稱「職員又點啊,你想去邊」。被阻撓的毛蟲遂繞路返回病房,有相識的醫生亦向她查詢發生什麼事。她憶述當日沒人夠膽上前與持械的警員理論,害怕被指衝擊警方防線,覺得警方此舉嚴重阻礙前線醫護人員工作。

母帶2歲半兒子到場聲援醫護

江太平日有留意醫護與警方之間的衝突,今日得知屯門醫院有集會便帶同兒子到場聲援。她指兒子在屯門醫院出生,當時的醫護非常專業,希望透過參加集會聲援他們。她表示有留意男警進入產房的新聞,覺得非常離譜,很生氣並覺得不可思議。江太憶述自己當時在產房待產,要脫下衣服舉起腳讓醫生檢查已經非常緊張,「想像唔到仲要有個男警喺到。」她認為醫護與警方的衝突源於警方濫權,不尊重其他法律,「好似自己講左就算咁。」

江太亦表示兒子曾經親眼目睹警察在屯門追捕示威者,變得害怕警察。她表示自己亦很為難,不知道如何讓兒子重拾對警察的信心。但她並不會為警察開脫,只能和兒子解釋只是某部分的警察「壞咗」,希望兒子能對警察有個好印象。

屯門醫院早前澄清,該名孕婦在產房內的獨立檢查間內接受檢查,期間並沒有醫護人員以外的人士在場,事主在接受傳媒訪問時說,男警進入時她用毛氈蓋着身體,沒被「睇晒全相」,惟感到尷尬。

屯門醫院發言人回覆稱,醫院主要公眾通道人流頻繁,其中包括不少長者和行動不便人士,基於安全、秩序與醫院運作暢順等多方面考慮,屯門醫院日前已提醒同事,醫院並不適宜舉行集會,今日亦需加派員工在現場,盡力確保病人服務及醫院運作不受影響。員工表達意見需注意病人和家屬的觀感,並需繼續秉持專業精神和互相尊重態度,不論病人的身份和背景,提供一視同仁的服務。此外,醫院管理局及屯門醫院亦會繼續透過與警方建立的兩層溝通渠道,反映員工表達的意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