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磚謀殺】上水羅伯家屬首次露面 長子:望事件是仇恨的結束

撰文:曾凱欣
出版:更新:

上周三(13日)上水北區大會堂外有不同政見人士發生衝突,其間一名70歲食環署外判清潔工在午膳期間取出手機攝錄,混亂間頭部疑遭一名黑衣示威者用磚頭擊中重創,搶救後於上周四(14日)晚證實不治。
工聯會今(22日)聯同羅伯家屬舉行記招,並到事發現場路祭,其長子、三弟及弟婦亦有到場。羅伯的長子,父親自小教育他要履行公民義務,故相信羅伯當時是想捕捉黑衣人士「不理智的行為」,將事件錄低助警方搜證。他又期望,今次事件不會成為仇恨開始,而是仇恨的結束。

 長子:希望今次事件是仇恨的結束

羅伯長子小羅提到,父親的死來得非常突然,令他們深感難過。他強調父親是一個正義的人,雖然事發當時他不在現場,但亦反覆觀看影片,認為爸爸在混亂當中手無寸鐵,相信他只是希望透過影片捕捉當時示威者「不理智的行為」。

小羅又指,70歲的父親一直與世無爭,或會有人認為爸爸當時是「多管閒事」,但他強調自己了解父親的為人,理解他的舉動是出於對香港的愛,並盡公民義務,相信爸爸當時只是一心希望透過影片協助警方搜證。他期望,警方能盡快破案,亦希望今次事件不會成為仇恨開始,而是仇恨的結束。

羅伯長子(中)小羅期望,警方能盡快破案,亦希望今次事件不會成為仇恨開始,而是仇恨的結束。(曾凱欣攝)

 黃國:望為家屬提供光明正大的拜祭機會

工聯會理事長黃國表示,工聯會受羅伯家屬的委托,會協助小羅處理羅伯的身後事,將羅伯的遺體移送至內地安葬。他提到,羅伯的家屬在「頭七」當日因為擔心會被「起底」,在路祭現場沒有表明身份,不能光明正大地拜祭父親,希望透過今次路祭讓家屬能堂堂正正地拜祭羅伯,為他舉行一個有尊嚴而且體面的拜祭儀式。

黃國又指,早前有人到路祭現場破壞拜祭花卉,斥做法「好無人性」,認為即使是不同政見人士,都應該有道德底線,應以「死者為大」,要對死者尊重。他提到,羅伯是反修例運動以來第一個因暴力事件死亡的個案,亦希望會是最後一個。被問到羅伯是在工作期間或在午飯時途經而被磚頭擊中,黃國指一切應交由警方調查,望警方應盡快緝拿兇手。

工聯會理事長黃國(左一)表示,工聯會受羅伯家屬的委托,會協助小羅處理羅伯的身後事,將羅伯的遺體移送至內地安葬。(曾凱欣攝)

工聯會會為繼續羅伯爭取合理的勞工權益

工聯會權益委員會主任唐賡堯指,工聯會會和香港環保物流及清潔從業員協會繼續跟進事件,為羅伯爭取合理及應有的勞工權益,亦會協助家屬接受捐款,處理後事。

上周三(13日)上水北區大會堂外有不同政見人士發生衝突,其間一名70歲食環署外判清潔工在中午取出手機攝錄,混亂間頭部遭磚頭擊中重創,搶救後於周四(14日)晚證實不治。 (資料圖片)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