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港醫生助陸孕婦「隔山驗血」 簽空白轉介信 被批違專業操守

撰文:楊曼璐 勞顯亮
出版:更新:

內地嚴格執行計劃生育,當局為免父母因重男輕女選擇胎兒性別而作人工流產,禁止檢驗胎兒性別,推出寄血驗子服務的中介卻應運而生。多名中介聲稱,孕婦只須將血液速遞至深圳,毋須親自來港,便有專人幫她們將血液走私至香港化驗,翌日就能知道胎中是龍是鳳。
內地海關屢次截獲有水貨客走私內地人血液樣本來港,《香港01》調查亦發現,在這個龐大利潤的產業中,香港醫生負責簽發空白轉介信予素未謀面的內地孕婦,於當中扮演重要角色,更涉嫌違反專業操守和參與偷運血液犯罪集團。

記者早前於網上找到香港的陳立志醫務所網站,標榜陳立志為「香港性別鑒定」權威,又吹噓曾「助近萬個孕媽們成功驗孕,國內公認最好的鑒定服務」。記者佯裝想檢驗胎兒性別的內地孕婦,與其一名姓楊的中介聯絡,對方稱記者只需自行找診所抽血,放到中介提供的試管內,即可與對方相約於深圳交收,中介更保證會即日將血液走私到香港化驗,整套服務索價4,000人民幣。期間,他未過問記者的病歷、是否適合做檢測,甚至連記者的姓名、年齡都沒問及。

記者用Google搜索「陳立志醫生」,很容易找到圖中網站。網站介紹「助近萬個孕媽們成功驗孕、國內公認最好的鑒定服務」。(網站截圖)

四千人民幣 運血化驗一條龍

記者支付500元人民幣訂金後,中介隨即寄包裹到記者提供的深圳地址,內有一個保溫箱、冰袋、抽血針筒、膠手套、兩支試管、一份操作指引以及空白的化驗申請表,當中化驗所申請表的轉介診所一欄,已經印有陳立志醫生診所印鑒。

記者佯裝內地孕婦,以道具血液實測內地提供寄血驗子中介的違法集團運作。(香港01記者攝)
記者繳付訂金後,隨即收到中介速遞,內有一個保溫箱,抽血用具,冰袋,裝血用試管以及有陳立志醫生診所印章的轉介信。(香港01記者攝)
空白轉介信上有陳立志醫生(Richard Tan)診所的印鑒。隨後記者致電陳立志診所,診所職員亦能清楚講出記者個人資料,更着記者信任中介人。(香港01記者攝)

數日後,記者以魔術用的道具血注入試管,放入保溫箱,並與中介相約在深圳羅湖區的太安地鐵站交收。等了約半小時,一名年約20多歲,穿T-恤牛仔褲的男子出現,他承認受僱於香港的陳立志醫生,又解釋香港化驗所不會接收來歷不明的血液,因此須由醫生發轉介信,「醫生要做醫學判斷,確定你可以做(驗血)才行。」中介又指每日上午10時半和下午2時半,都會用專車運送血液樣本過關,「海關不會查⋯⋯我們有專車送過去,被(海關)攔住的是個人背包的那些。」

香港診所接洽 着記者信任中介

該男子收到保溫箱後並無檢查,並收取記者3,500元人民幣的尾數後,又在原地簽收另一包裹,然後才帶同包裹與記者的保溫箱進入附近居民。兩小時後,他帶同4個保溫箱登上一架內地車牌的私家車離開。而當晚,記者即收到中介短訊,指血液樣本已送到香港化驗所。

直擊中介走私孕婦血4步曲

1. 中介(灰衣者)於深圳太安地鐵站現身,收走記者裝在保溫箱中的「血液樣本」。(香港01記者攝)
2. 中介拿着裝有記者「血液」的保溫箱,等了一會後再於原地收取另一個速遞包裹。(香港01記者攝)
3. 中介帶着保溫箱及包裹,步入附近民居,逗留約兩小時。(香港01記者攝)
4. 兩小時後中介帶着四個保溫箱,登上一輛掛有內地車牌的私家車後離開。(香港01記者攝)

記者其後又致電陳立志位於佐敦的診所查詢,表明已由中介安排寄血到港,希望查詢檢驗進度。診所職員一聽,即熟練地將電話交給另一名講普通話的職員,雖然醫生從未見過記者,但職員仍能講出記者的資料,並確認已經收到記者的血液樣本,職員更叫記者放心相信該中介,「沒問題,你信他啦,他人不錯的」,換言之,陳立志未經診症就開出轉介信,亦了解走私血液的過程。

寄血驗子普遍 港醫生主理

此外,記者又發現於旺角執業的西醫呂達雄,不但提供寄血驗子服務,更直接聘用職員於內地包辦抽血、走私血液到港。記者曾接觸深圳一所聲稱與呂達雄合營寄血驗子服務的「香港水晶醫療」,負責人劉先生出示多份化驗報告,指香港的呂達雄醫生可助轉介樣本予化驗所。不過,記者及後自稱內地孕婦,致電呂達雄醫生診所詢問與香港水晶醫療的關係,呂卻似對香港水晶醫療感陌生,未能講出雙方關係,他隨即將電話遞給講普通話的職員。職員亦未有理會水晶醫療一事,反而聽到記者想做胎兒性別鑒定,且不便來港時,立刻向記者推薦自家服務:「呂醫生有一名周小姐住在深圳,她可以帶你抽血,幫你把樣本帶過來。但是價格要貴一點,4,500元港幣。」職員稱不便將周小姐電話告訴記者,但可以讓周小姐聯繫記者。職員的推銷變相指出,呂達雄的診所自行提供寄血驗子服務。

羅湖的「香港水晶醫療」負責人劉先生指香港的呂達雄醫生可助轉介血液樣本予化驗所,惟呂達雄醫生診所卻未有承認水晶醫療的合作關係。(香港01記者攝)

根據《醫務化驗師管理委員會專業守則》,任何註冊醫務化驗師均不得在未有來自註冊醫生和牙醫等醫護人員轉介的情況下,進行為醫務診斷或治療的任何化驗。換言之,要化驗血液,化驗師必須先得到醫生的轉介信。醫學會前會長謝鴻興認為,醫生有責任保證自己發出的任何文件,所載的全部是事實,否則就是違反專業操守,「轉介信亦是文件的一種。如果他沒見過病人,就不應該發出任何轉介信。」

記者日後向陳立志醫生對質,要求解釋為何參與為內地孕婦驗血及開空白轉介信,他一概以「不知道」作回應,拒絕交代。(香港01記者攝)

涉事醫生:會徹查

就涉嫌違反專業操守和參與偷運血液集團的指控,記者向陳立志查詢,他只承認有內地孕婦驗子,但否認有僱用內地中介、寄血驗子和開空白轉介信,「我唔識上網,冇整網站。個印章任何人都可以偽造到。」被問及其診所職員為何有記者的資料,又稱收到血液樣本,着記者相信中介,他則稱會徹查。

記者日前亦向西醫呂達雄查詢,呂達雄一開始表示自己不認識中介周小姐,更表明不會開出空白轉介信,要求記者出示證據。記者表示有與診所職員對話錄音之後,呂達雄即表示:「職員不代表我,我無上內地兜客。不需要聽錄音,也不用調查診所職員。」

衞生署發言人回覆稱,在香港,如要為孕婦進行產前胎兒診斷,須經由註册醫生作出評估和臨牀判斷。醫生會根據孕婦的健康狀況,決定和轉介孕婦進行所需的檢驗,醫生不得聯同不合資格人士,向病人提供任何形式的治療。

根據《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攜帶血液或血液成分進入香港,必須先獲衞生署署長發出的書面許可證。律師伍家賢指,若有足夠證據證明醫生明知血液會偷運來港,仍開轉介信,則表明醫生是整個犯罪集團的一份子。

詳情請留意今期《香港01》周報。

報料請致電或WhatsApp 「01線報」:6511 010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