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免殘疾員工手停口停 社企製「抗疫包」派人自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連串社會事件,連帶新冠肺炎疫情襲來,中小型企業可說是接二連三地受到衝擊,出現結業潮,亦有公司要求員工放無薪假。社企「黑暗中對話體驗」亦受影響,宣布要閉館直至另行通知,但原來體驗館仍有同事們上班,更製作「抗疫包」派發,救人自救。

財務司司長陳茂波在2月26日公布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推出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救火」。不過行政總裁朱月如直言,體驗館此類非政府資助的服務機構和社會企業,難以向外間緊急救援基金要求資金用作員工薪酬,又認為政府融資擔保計劃始終屬借貸方案,為最後下策。

開業10年業績最差 遇上疫情再受挫

「黑暗中對話體驗」是香港較著名的社企,由視障及聽障人士帶領市民體驗他們的世界,向來受學校及企業團體歡迎,但自從去年6、7月開始,生意每況愈下,本來屬於學校團體高峰期的暑假,訂單卻因為社會活動、交通不便等原因減少,行政總裁朱月如形容:「係我哋開業10年以嚟(營業額)最差嘅半年」。到了11月,是企業顧客參加工作坊的高峰期,本以為生意會轉趨明朗,未幾就遇上疫情。

行政總裁朱月如希望疫情中找到不一樣的出路。(岑卓熹攝)

體驗館一眾員工仍有上班。(岑卓熹攝)

覓援助為保員工收入 政府措施「差唔多算係零援助」

體驗館在由農曆新年假後暫停開放,重開無期,不過一眾員工仍有上班。朱月如指公司有彈性上班安排,可行的話員工亦可在家工作。她提到,體驗館有部分視障和聽障的兼職導賞員,正常一個月可賺數千元,再加一份兼職就可以維持生計,她舉例有視障員工另一份工作是按摩師,如體驗館都停工,就會兩份工作都不能上班,變相零收入。

為保障員工不必「手停口停」,朱月如嘗試從不同途徑籌募資金「出糧」,包括尋找不同基金會支援,但機會渺茫,「因為好多緊急救援(基金)都係緊急需要,所以暫時聽到好多返嚟都係話『呢個唔係緊急救援』」。朱月如指有基金更會反問他們,關於薪酬的津貼是否應該找政府協助。

政府早前推出「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由政府作擔保的特惠低息貸款,但朱月如認為對「黑暗中對話」這類非政府資助的服務機構和社會企業而言,「差唔多算係零援助......其實係借貸方案......我哋認為可以係最後冇方法下嘅方法」。借貸之餘,減薪亦將會是救亡的最後一步。

多方互助 救人、自救

看似入地無門,但朱月如相信天無絕人之路,指社福界和商界的合作伙伴都很有互助精神,有商界正準備與他們合作,贊助體驗館以新的技術光觸媒,消毒館內經常被接觸的設施,為重新開館做好準備。

即使體驗館停止營運,員工仍要繼續上班,「我哋諗,喺疫情之下係咪一定要放無薪假?」朱月如與團隊商量後,認為既可繼續培訓員工,亦可幫助社會,於是推出We Care計劃。

副行政總裁黃錦豪認為,殘疾人士接受社會的支援同時,亦可回饋社會。(岑卓熹攝)

「服務社會係我哋嘅權利」

雖然體驗館暫時不對外開放,但記者進入體驗館,聽到此起彼落的交談聲和笑聲,原來員工都回到體驗館,進行We Care計劃的其中一環,製作「愛心抗疫包」。員工們在閉館期間,會與失明人協進會、盲人輔導會、耆康會等合作,向獨居殘疾人士、長者等等派送抗疫物資。他們亦正接受無國界醫生訓練,建立專業知識後,以電話形式,跟有需要人士分享健康、清潔資訊、心理健康輔導等等。

「你哋不如照顧好自己就好,點解仲要關注個社區?我哋會覺得,為何不可?」同是失明人的副行政總裁黃錦豪認為,殘疾人士接受社會的支援同時,亦可回饋社會。他上星期與同事一起到香港難民聯會贈送物資,對方看到他們當中有視障人士便覺得非常驚訝,「吓?點解你哋係睇唔到?咁遠水路都走到嚟西營盤?」他覺得對受惠者而言,他們所接收的不只是物資,看見另一群人同樣有困難的人願意伸出援手,傳遞的更是鼓勵。

「黑暗中對話體驗」有一半員工屬殘疾員工,行政總裁朱月如說:「我鍾意嗌佢哋做多元人才!」(岑卓熹攝)

給局長的信

「黑暗中對話體驗」有一半員工屬殘疾員工,行政總裁朱月如說:「我鍾意嗌佢哋做多元人才!」問到政府提出,加強聘請殘疾員工津貼對他們有沒有幫助,她表示多年來都沒有申請政府津貼,皆因共融是他們的宗旨,不需要額外獎勵。她說不喜歡向人取得援助的感覺,但今次她亦去信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要求局方發放緊急援助。她相信未來6至9個月將會是關鍵時刻,如成功過渡,便可走得更遠,希望局長看到體驗館推動共融的成果,並願意與他們共渡時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