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DSE考生自學備試 沙士會考過來人勉疫境求變

撰文:朱潔玲
出版:更新:

不少人把公開試形容為「一試定生死」的考驗,賭上了莘莘學子多年的努力。每年3月的自修室,都坐滿應屆考生,不過今年卻有點不同。受疫情影響,自修室關閉了,模擬試取消了,學生期待已久的Last day(最後上課天)也沒有了,便匆匆被告知停課。有關DSE的傳聞不斷,一時說完全取消,一時說只取消口試,最後延期舉行。繼2003年沙士後,疫症再次在考試季節挑戰考生,當年的會考生又有甚麼經驗與勸勉傳授給後輩?
Stephen和MJ二人應考時間相差17年,但同樣為疫症下的考生,分別細數沙士和新型肺炎下,應試的心境。

Stephen(左)和MJ二人應考時間相差17年,分別在沙士和新型肺炎肆虐期間備試。(洪業銘、王海圖攝)
MJ是應屆文憑試考生,直至首科考試前19日才能回校,取回一直放在抽屜內的課本。(王海圖攝)

教育局早前宣布中學文憑試,各科筆試如期在3月27日開考。但受疫情影響,全港學校在農曆年假後繼續停課,不少學生和老師均大失預算。中六的MJ是應屆文憑試考生,訪問當天距離他首科考試只餘19日,但直至這天學校才安排分發准考證,可回校一併取回鎖在抽屜內的課本。MJ指早前曾打算回校取書溫習備試,校方卻以「不能聚集人群為由」拒絕。

雖然拿回課本,但考試範圍尚未教完。「多數仲剩最後一兩課,有啲誇張嘅直情全本未教過就停課」,MJ揭著課本苦笑。為趕在考試前完成教學,不少老師都會用網上教學軟件Zoom跟學生補課,但MJ坦言老師很難約齊所有同學一起用Zoom上課,令進度變慢。而即使可以,教學也不及老師親身在黑板前講解詳盡。原定讓學生感受考試程序和氣氛的校內模擬試亦取消了,改為學生自行在家中完成試題,再拍照上傳給老師批改。本來期待已久的「Last Day」也失去,「本來幻想中嘅Last Day好熱鬧...... 但突然間無咗,好似大家突然斷咗音訊咁。」

學校停課,考試範圍未教完,MJ唯有利用各個網上學習平台自學。(王海圖攝)

沒有老師在旁,MJ改靠自學,利用各個網上學習平台。他熟練地搜尋了數個YouTube教學頻道,之後眉飛色舞地向記者說起上次按着影片學習,成績進步不少的經驗。不過他指除了YouTube,不少學習平台也要收費,如教育局能開設免費教學頻道,甚至上載歷年試題讓學生免費下載,定更有助學生家中自習。

網上世界雖然資訊豐富,卻同樣充滿誘惑。MJ慨嘆因自修室關閉,現只能留在家中溫習,有時總難敵網絡的誘惑,忍不住滑滑手機,有時更會打開電視。他承認在熟悉的地方溫習較放鬆,但同時亦很易分心。現時唯有每天提醒自己克制,專心備試。

沙士會考生憶當年戴口罩赴試場

除了一眾學子,受疫情影響更有芸芸打工仔和僱主,包括廣告公司老闆鍾振傑(Stephen)。Stephen是2003年沙士的會考生,雖然事隔17年,但記憶猶新。最印象深刻的便是開考前等待的時間,Stephen指當時試場外無冷氣,大批考生聚集,戴了口罩加上應考的緊張情緒,呼吸更見焗促急喘。開考後,每聽到有人咳嗽亦會分心,懷疑旁邊是否有人染病。除了長時間寫卷的侷促難耐,Stephen指戴上口罩後難以觀察其他考生的表情,影響口試的互動。

廣告公司老闆鍾振傑(Stephen)是03年沙士時期的會考生,最叫其印象深刻的,是開考前在場外沒有冷氣的等待時間。(洪業銘攝)

與現時的學生不同,他笑言當年仍是「上網要撥號」的年代,遇上不明白的題目很難上網找答案,也沒有老師透過視像通話解答,只能致電同學商討答案。他認為這時代自主學習是大趨勢,而今屆考生是首批能全面體驗的學生,相信是令人成長的契機。即使今年學習生涯較崎嶇,亦寄語考生平常心面對。

回想當年,他形容2003年是不開心的一年,不論是沙士疫情、謝婉雯醫生離世,抑或是歌手張國榮自殺,都令社會持續一片哀愁;但2020年,香港更多了一份慌張和不信任。回想當年全城一心抗疫,沙士再嚴重也相信政府能帶領跨過疫境。反觀現時社會矛盾四起,難以想像當年的「救護英雄」,今日會被指責「黑醫護」,市民對政府也充滿著不信任,要搶購口罩甚至大米等日用品。

+1

17年過去,當日的學生現已搖身變成公司老闆,擔起多名員工生計,壓力明顯比當年會考重。不過山不轉路轉,再次面對疫情挑戰,他如當年一樣樂觀面對。他指香港人最大特性便是靈活變通,現時看準客戶需要廣告,吸引大眾直接連結到其網上平台購物的機會,加強社交平台宣傳。又將旗下旅行社轉型,冀在這場疫戰中化危為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