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頭角警崗外廿棵沉香違法被砍伐 保育團體憂「港樹」滅絕

撰文:鄧芯怡
出版:更新:

沉香在內地有價有市,近數十年南中國地區的土沉香,近乎被砍伐清光,斬樹黨為尋覓僅有沉香,不惜犯險到香港偷伐土沉香,就連曾被鐵線網重重包圍的禁區,都可能被他們「佔領」。
保育團體今年5月接獲行山人士舉報,指前禁區範圍沙頭角蓮麻坑,有大量土沉香被斬,是今年來最大規模的斬沉香個案,其中一處更與警崗相距僅10分鐘路程。漁護署亦證實,該處共有20棵土沉香遭破壞。
保育團體說,蓮麻坑過去是禁區,山上人迹罕至,斬樹黨肆虐亦難被察覺,批評警方打擊斬樹黨不力,憂慮只剩下不足一百棵的香港樹,面臨滅絕。
攝影:羅君豪、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蓮麻坑山坡上遠眺,蓮麻坑與深圳僅由兩重鐵線網相隔。

土沉香又名「牙香樹」或「白木香」,曾是香港常見本土樹種,多生長在低地樹林,香港亦因早期盛產沉香而得名。

這種樹最珍貴的地方是其「香脂」,當土沉香遭切割受真菌感染時,便會分泌出樹脂保護自己,這種深褐色帶有淡淡幽香的樹脂,稱為「沉香」,極具商業價值(詳見港產沉香值千金 解構偷採至淘寶散貨一條龍產業鏈),多年來因被過度砍伐,目前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二名單。

偕友行山滿目瘡痍

根據警方統計,過去多年就有近1000棵土沉香被斬,而單計新界北總區,過去3年就記錄近100宗砍伐沉香樹個案(見下表)。不過這些數字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今年5月中,鄭小姐偕同友人到新界北邊陲行山,從沙頭角出發,行至終點站蓮麻坑。他們行經之地原屬禁區,大部分山路仍未被開發,因此陡峭難行,以往甚少人前往,直至今年初才「解禁」。鄭小姐憶述,10公里的路程走了7個小時,沿途發現不少樹木有被斬過的痕迹,滿目瘡痍,細心一看,原來全部都是土沉香:「在伯公坳見到最少有4棵土沉香被斬,有些樹幹被砍去一大橛,有些只剩下不足1米高的樹樁底部,到蓮麻坑亦見土沉香的樹枝樹幹散落一地!」

(A)有些沉香結於樹枝上,賊人就會把樹枝斬下來,用鐵鈎將內裏的香脂勾出,因此樹枝上有一個個孔。 (B)斬樹黨把樹的主幹斬剩3-4呎高的樹椿,讓它內裏結香,而愈近根部沉香質量愈佳。 (C)這棵代表着香港的樹,被斬至傷痕纍纍。(D)樹主幹已腐爛折斷,香脂已被採走。

鄭小姐指當時從蓮麻坑山坡向下走約10分鐘,便到達打鼓嶺警區12號警崗,於是告知一名警察山上有樹被斬,她其後聯絡土沉香生態及文化保育協會跟進。協會主席何佩嫻接獲鄭小姐通知後,隨即向漁護署及警方報告。

漁護署表示,曾派員到場了解,發現一共有20棵土沉香遭破壞,署方已為受損樹木塗上防凝結油,並正調查案件,同時將相關資料通報警方。警方回覆表示已作出適當跟進,但未有任何人被捕。

何佩嫻對於前禁區範圍有大量土沉香被斬,表示十分驚訝:「這是今年以來收到最多土沉香被斬的個案!到底是禁區開放後,容易被不法分子前往斬樹,還是這麼多年來已被賊人闖進偷斬個清光,而港人甚少踏足此地,為何到現在才發現呢?被斬樹木距離警崗相當接近,僅10分鐘路程,但警方竟然不知有人斬樹,未能作出拘捕,實在諷刺!」

何佩嫻對於多年來不斷有土沉香被斬感到十分痛心,希望政府有更多較積極的保育措施:「久不久便接到市民報料指有沉香樹被斬,今年統計全港剩下的野生土沉香可能不足一百棵,若政府不嚴厲打擊斬樹,這代表着香港的樹恐怕會在我們這一代滅絕!」

警方自2012年起逐步開放邊境禁區範圍,其中位於沙頭角的蓮麻坑禁區名義上已於今年1月4日解封,惟蓮麻坑村口對開一段約700米的蓮麻坑路,是邊界巡邏路仍屬禁區範圍,也是車輛出入蓮麻坑村的唯一通道,村民和公眾必須持有禁區證才可進出。若要免除繁複的禁區紙申請程序,則要攀山越嶺數小時,走過崎嶇陡峭的山路才可到達。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