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揭75%港人打機會「課金」 29歲青年曾耗14萬換道具負債纍纍

撰文:陳淑霞
出版:更新:

港人熱愛打機,「課金」求「升呢」是不少玩家的快速捷徑。一項調查發現,75%受訪者會花不多於千元「課金」,但亦有1%受訪者透露,「課金」高達10萬元以上,另有接近一半受訪者以「月繳」形式支付「課金」。有29歲青年曾沉迷打機,更曾於一年間「課金」14萬元,以求換取心儀道具,結果欠債纍纍。
有關注機構表明,「課金」如賭博一樣,有以小搏大原理,可致成癮,亦難以自拔,呼籲玩家如有上癮跡象,應主動尋求協助。

不少港人喜愛打機,一項調查顯示,有受訪者表示曾支付10萬元以上「課金」。(資料圖片)

1%受訪者 打機課金達10萬元以上

北區青年商會「課金控」工作籌委會聯同明愛專上學院和路德會青亮中心,於今年3月至6月期間,透過街站及網上問卷的方式,成功於全港各區以抽樣問卷方式訪問逾400 多名市民,75%的受訪者表示,支付不多於1000元作遊戲「課金」之用,但支付金額最高可達10萬元或以上,佔總體受訪人數的1%。至於支付形式方式,近 9 成受訪者以信用卡簽帳,其餘受訪者則以點數卡、禮品卡或支付寶支付費用,接近一半受訪者以「月繳」形式支付「課金」。

29歲的阿源(化名),過去曾因打機「課金」約14萬元,一度欠債纍纍。他表示,自兒時已喜歡打機,長大後則多以手機作為打機平台,基本上每日機不離手,「返工、搭車,一有時間就會玩。」

阿源隨後愈玩愈沉迷,更直接「課金」買時間,「唔駛慢慢做任務,就可以有得抽卡」,他後期每晚均會「課金」付費,高峰期甚至試過一晚花萬多元,以求抽得心儀道具或角色,「似開大小,有快感。」

阿源不諱言,「課金」難以自拔,但後期有感「無謂」,亦擔心辜負家人期望,遂主動尋求協助,亦慢慢遠離手機遊戲,成功戒癮。

路德會青亮中心中心主任周雅瑩表示,「課金」行為與賭博類同,同樣有以小搏大的心態,他提到,阿源自高小已有打機習慣,亦受身邊朋輩影響,希望透過「課金」求「升呢」,雖然最初投放的金額甚小,但隨後愈來愈多。她又指,本港政府未有就「課金」作相關規管,不過歐美則已陸續討論及推行,其中有國家將「課金」涵蓋於賭博法,亦有國家禁止未成年人士「課金」。

明愛專上學院湯羅鳳賢社會科學院鍾綺霞則表示,不少玩家透過「課金」,於虛擬世界獲得滿足感及認同感,最終難以自拔。她又透露,投放較多金額「課金」的受訪者,職業達行政管理或經理級別,亦有碩士教育程度,他們普遍期望透過遊戲達到滿足感,以期減輕工作或學業壓力。

她續指,社會需正視「課金」成癮問題,家長及社工等專業人士不能掉以輕心,需留意子女及身邊人現象。周雅瑩補充說,如玩家意識到自己出現「課金」成癮問題,應盡快尋求協助,亦鼓勵主動向家人講述情況,以獲得家人情緒支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