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旅遊氣泡難惠旅遊業?前線領隊:團費貴保險未明,邊個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持續,港府近日公布達成與新加坡建立「旅遊氣泡」,似乎為停擺多時的旅遊業帶來曙光,但對業界人士而言卻似乎是杯水車薪,旅遊業(外遊)領隊及導遊工會主席湯劍生更形容是不切實際,「新加坡最多都係去一個星期,團費已經唔平,有邊個會俾多幾千蚊做檢測?政府根本離地,只係氹人開心」。他指「旅遊氣泡」有助恢復兩地商業往來,但對旅遊業則幫助不大。業界亦對此存不同顧慮,例如港人萬一於新加坡確診,屆時旅遊保險會否涵蓋、當地醫療系統能否負荷,都是未解問題。

旅遊業(外遊)領隊及導遊工會主席湯劍生形容新加坡「旅遊氣泡」不切實際,指有助恢復兩地商業往來,但對旅遊業則幫助不大。(林頌華攝)

從事外遊領隊廿多年的湯劍生指,以往一般前線員工的底薪為2000元,於旺季帶長線團可令月入達三至四萬元,短線團則兩萬元左右。不過受到上年社會運動影響,來港旅行團大幅減少,大部分領隊和導遊薪金減至6000元,令基本生活拮据。

加上今年疫情來襲,旅行團減至近零,大部分的前線員工因此被逼停薪留職,「前線完全係零收入!受打擊之前,唔少同行每月都係啱啱夠使!」湯劍生坦言,今年旅遊業情況比2003年「沙士」更差,因為當年疫情只歷時數月,而且短線旅行團,如到東南亞國家,仍可開團。他指,當年的領隊和導遊月入大概3000至4000元,相比今年「零開團、零收入」,旅遊業可謂「一潭死水」。

湯劍生指,不少行家因而轉行當保安、清潔工、口罩廠工人,月入大概一萬多元,勉強維生,「其實都好難轉工,連洗碗都唔一定請你,好多公司知道你做旅遊業就唔請你!因為知道你做唔長」。他坦言自己已屬幸運的一群,最近與同行領隊合資創立海味網店,利用過往帶團月入大概一千多元,再加入行多年的積蓄,不需擔憂生計。他透露,最高峰時期月入曾達五萬元,只嘆今非昔比。

今年疫情來襲,旅行團減至近零,大部分的前線員工因此被逼停薪留職。湯劍生坦言,今年旅遊業情況比2003年「沙士」更差。(林頌華攝)

 

香港與新加坡落實建立「旅遊氣泡」,會否刺激到旅遊業?湯劍生則形容是不切實際,僅有助商人恢復往來兩地做生意,但對旅遊而言,團費本來就不便宜,再外加數千元做檢測,「政府根本離地,只係氹人開心」。

根據最新估算,本港四個社區檢測中心投入服務後,服務收費為240港元,其他私人檢測機構的收費目前介乎700至2,000港元不等。而新加坡當地測試費用,折合須約1,200至1,600港元。返港後於機場檢測費用為499港元。換言之,如果旅客於新加坡逗留超過三日未被豁免當地檢測,所有檢測費用最少要付約2,000港元。

政府曾推出三輪「防疫抗疫基金」及「保就業」計劃,湯劍生直斥政府浪費金錢、不切實際,形容「99%的領隊同導遊都唔會拎到資助」。他解釋,資助款項全落入老闆手上,惟所有領隊現時正放無薪假,政府未有擬定如何防範此問題,故未能惠及前線員工,不符原意。

湯劍生又指,政府暫不推第三期「保就業」計劃,故旅行社倒閉潮正醞釀,「之後又無錢收,佢哋仲開嚟做乜?咁咪全部執笠!」他提到,不少同行皆希望政府能延長「保就業2.0」的每月資助,不只派發半年,「我哋旅遊業估計,最樂觀係下年四月開到團,每月5000蚊起碼要延長到四月」。惟他亦坦言延長資助,對於前線員工而言都只是「吊住條命先」。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