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航空業 空姐空少轉讀物理治療搵新出路:或是命運的安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疫情席捲全球,航空業受到重創。航空業從業者收入大減的同時,亦面臨裁員潮的風險,不少人開始考慮另尋出路,除了求職搵工之外,亦有空中服務人員選擇專業進修,為將來轉行做準備。

在本地航空公司任職空中艙務員的呂均浩目前在裁員潮中可算倖免遇難,但在前景未明朗的情況下,認真考慮未來的職業道路,最終選擇修讀物理治療學的課程希望將來可開設診所執業;有類似想法的,亦包括空姐阿琳,她認為「一班機一班機咁過」,疫下生活靜了下來,讓她思考到:「航空服務係對人,需要有同理心和耐心,更要識點樣同人溝通,物理治療較有前景,所以想試試。」

2014年於香港中文大學酒店管理學系畢業後,呂均浩就入職本地航空公司擔任空少,迄今已經6年。呂均浩說最初做空少,是享受成日自由飛的生活,不過疫情之下,他現時只能「間中」飛一飛。另外,航空業湧現裁員潮,儘管他倖免遇難,但呂均浩的收入也減少一半以上。一直對醫療行業有興趣的他,決定重回校園進修,為將來做準備。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全球航空業面臨寒冬,國泰的飛機在機場「曬太陽」。(資料圖片 / 余俊亮攝)

眼見同事、親友及自身對物理治療需求 毅然報讀課程

呂均浩一直對運動、健康有興趣,過往也曾修讀相關的短期課程。3年前他腰部受傷,曾接受物理治療,從那時起便對這個行業有了興趣,加上身邊同事、親友都有這方面的需求,於是申請修讀明愛專上學院的物理治療學(榮譽)理學士。他說,疫情下收入減少,不得不申請助學金,幸得家人支持,免了他的家用錢,「佢哋好支持,可能覺得空少不是一個長遠的事業。」

疫情衝擊航空業,令不少航空業從業者開始考慮其他出路。有多年空中艙務員經驗的阿琳(左)及呂均浩都選擇修讀物理治療。(盧翊銘攝)

空姐:航空服務與物理治療 同樣要有同理心、耐心

同樣情況的還有在阿聯酋航空擔任空姐7年的阿琳,她說今年的3、4月時已經「冇得飛」,加上多年來在香港陪伴家人的時間不多,便決定辭職,補償家人。她說,未有疫情時,生活很充實,「一班機一班機咁過」,疫情下生活靜了下來,讓她多了時間思考自己,「航空服務係對人,需要有同理心和耐心,更要識點樣同人溝通,物理治療較有前景,所以想試試。」

與呂均浩不同,阿琳沒有理科的背景,她擔心自己的專業知識不夠,因此在面試前報讀了3個相關的網上課程,從人體解剖到人體化學她都有涉獵。最終面試時,她的這些努力為她加分不少,加上過往空姐服務的經驗,她最終成功打動了面試老師,拿到了錄取通知。

二人在航空業累積的服務經驗,也是他們成功入讀的敲門磚。(盧翊銘攝)

明愛專上學院首年開辦4年制物理治療課程  670人爭50位
本港物理治療師人手供不應求,自資院校相繼開辦課程切合市場需要。繼東華學院及公開大學開辦物理治療學課程後,明愛專上學院新學年亦開辦物理治療學學士四年制課程,阿琳與呂均浩就讀的便是這個課程。課程首年開辦,有670人報名,但最終選取了50人入讀,當中有9名DSE考生。考慮到學生經濟負擔,院校特設42,500元資助,在扣取政府免入息審查資助後,首年學費為約7.5萬。

課程主任梁兆麟表示,第一年開設課程已經有多人報名,對於學生的挑選,他則表示是「千挑萬選」,除了專業知識之外,對人溝通技巧、服務他人的熱忱亦是考量標準。

將設1050小時實習

課程助理教授蔡靜雯則指,來年招生將會透過JUPUS,學額仍是50個,參考今年的9個DSE考生,平均分數需要達到21分。課程非常注重實踐,因而亦會安排1050個小時的實習,讓學生可以進入社福機構、醫療機構等不同地方開拓眼界。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