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食物鏈|男子為取悅老細致焦慮不癒 看精神科巧遇對方都求醫

撰文:01醫務所
出版:更新:

Z先生的抑鬱焦慮仍是久醫不癒。表面睇,他的工作是一份「筍工」,不是私人機構,不需要「跑數」。但每次覆診,他總是愁眉深鎖,唉聲嘆氣。多年來,他每日每晚都反覆思量,不斷鑽研一門高深學問,就是如何令自己的老細稱心滿意。他立志窮盡畢生精力,去掌握一種技術——單憑肉眼就能看穿老細心中想要甚麼,不單要令老細「想嗰樣就得嗰樣」,更要將老細心中的「潛在」願望發掘出來,然後一一滿足,以求在工作表現評鑑中達到最高級別。但當每晚夜闌人靜時,Z先生的腦海中便充斥着老細不斷搖頭、黑口黑面的情景:「唔係咁做呀!」「總之再做過啦!」這些畫面和說話,一刀一刀劈下來,令他心驚膽戰,難以入眠。
撰文:青山醫院精神健康學院副顧問醫生崔永豪

↓人來人往的街頭,何時有人停下腳步↓

排隊取藥時,前面的一個男人轉身離開,十多包藥掉在地上,狼狽不堪。Z先生幫這個男人執起藥物時:「老細?」原來這個男人,就是他的老細Y先生,原來他都在這裡覆診。Z先生頓時很尷尬、很驚,但這位Y先生顯得更尷尬、更驚慌。「又唔係玉帛相見,尷尬啲乜呢? 又唔係我撞跌佢啲藥,我又驚啲乜呢?」Z先生運用認知行為治療的技巧,克服腦海裡即時出現的負面失實想法。

「其實大家都係食物鏈嘅底層,一級級咁上,老細之上又有老細。總之,『老細心,海底針』啦。」

傍晚,兩人留在辦公室傾談了很久,身為「老細」的Y先生不斷道歉,Z先生初時感到渾身不自在。「很多時,其實我都唔知道我嘅老細想要乜,所以無論你做到幾好,我都係唔滿意,我淨係識叫你再做過,但係我從來唔識教你實際上要點做、做成點,真係對唔住。」

Y先生鼓起勇氣向Z先生坦白地說。「其實大家都係食物鏈嘅底層,一級級咁上,老細之上又有老細。總之,『老細心,海底針』啦。」Z先生來個黑色幽默。「大海撈針都有撈到嘅一日,我覺得要估中大老細諗乜,簡直係鏡花水月。老細都係諗緊佢老細個老細其實諗緊啲乜㗎啫……逼自己去搵一啲根本唔存在、虛妄嘅嘢,唔止會逼死自己,仲會殃及別人。」Y先生露出得戚的樣子說。

老細都係諗緊佢老細個老細其實諗緊啲乜㗎啫……逼自己去搵一啲根本唔存在、虛妄嘅嘢,唔止會逼死自己,仲會殃及別人

此後幾個月,兩人公餘時一起行山,感受大自然的壯麗,並且修習佛學。漸漸地,他們的眼界開闊了,有了洞察力,走出了死胡同。「邊個係老細?」「係我們服務嘅每一個男女老幼。」「易地而處,察覺佢哋嘅需要,盡力去做,其實可以達到。」「我哋真係低級職員?」「愈前缐,愈能夠直接服務有需要嘅人,工作就愈有意義。」「我哋嘅工作好有意義,即使永遠唔能夠盡如人意。」兩人每日都有很多智慧對話。他們不走極端,不會「逢老細必反」,不會以嘲笑上級來紓緩工作的委屈感,不介意職級高低。他們能夠作為所有職級同事的榜樣,對事不對人、實事求是、諒解各人的難處,並提醒自己以及身邊的人工作的意義。

《香港01》「01醫務所」與青山醫院精神健康學院合作,隔一個星期二刊登由醫護人員撰寫的專欄【筆下心澄】。

「澄」即是把水靜放,讓水中物沉澱,然後變得清澈。願你靜心細味每一篇小故事,見微知著,明白自己及別人的內心,把事與情看得更透澈。看得清楚,懂得珍惜,願此專欄能安撫你情緒的波瀾,享受歲月靜好。更希望你把這份體會和你關心的人分享,好讓美好人生的路上多一個夥伴。

故事細節經修改以保障病人私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