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一年|回望四波康復者生死一線 有人仍缺氧 長者坐困院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20年1月23日,本港確診首宗「新冠肺炎」個案,短短一年,已增至近一萬人確診,當中有160多人不幸病逝,數百人正與病魔搏鬥,其餘約九成人已經康復出院,或許就在你與我周圍,一年過去,他們過得怎麼樣?

《香港01》找到第一波疫情「佛堂群組」患者的主診醫生,發現有患者被新冠肺炎重創肺部,至今仍不時需要聞低濃度氧氣;而第二波爆疫酒吧的樂手透露,雖然他們已經痊癒,卻失去工作機會,部分人寧願回到家鄉菲律賓生活;第三波受疫症侵擾的屯門康和護老院的主管坦言,大部分院友現時身體狀況尚好,惟因不能外出、不獲探訪,難免悶悶不樂。一場世紀疫症,改變了所有人的命運。

【抗疫一周年系列報道之一】

延伸閱讀:抗疫一年|10圖看四波疫情蹂躪香港 四分三屬本地 連環爆53群組

北角美輪大廈佛堂「福慧精舍」爆疫,累計19人「中招」,本網記者曾目睹佛堂1樓一名僧人將飲用過的液體撥出窗外。 (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第一波:北角佛堂群組

疫情初期,新冠病毒還未變種,人們不知它懂隱形術,令患者無聲無息傳染他人。東區醫院傳染病科顧問醫生龍國璋接受《香港01》訪問,該院接收不少第一波病人,他指當時的患者病情較為輕微,出院後只需覆診一、兩次,不過亦有部分長者病情危重,住院期間需插喉,因肺部長時間發炎,「肺部多疤痕、多纖維化,肺功能受損較為嚴重啲」,需持續覆診。他舉例指,北角「福慧精舍」佛堂群組一名90多歲的婆婆本來健康,但被病毒破壞肺部,「纖維化嘅地方無咗正常肺功能」,現時仍需有氧氣「傍身」,在家洗澡後會聞一聞低濃度氧氣,外出時也會攜同小型氧氣瓶,「唔用就缺氧、氣喘」。

龍國璋指第一波的患者病情較為輕微,出院後只需覆診一、兩次,不過亦有部分長者病情危重,住院期間需插喉,因肺部長時間發炎,需持續覆診。(東區醫院提供)

男患者成個人散曬,周身爛咗,屁股、手踭好多爛肉
龍國璋醫生

龍國璋又憶述,一名近70歲的男病人入院後情況嚴重,雖然逃出鬼門關,離開深切治療部,但「成個人散曬,周身爛咗,屁股、手踭好多爛肉」,他長滿壓瘡、肌肉萎縮、神智混亂,幸在物理治療部醫護悉心照顧下,康復進展良好,「好快認得返人」,褥瘡消除、肌肉恢復力量,「佢自己行得返先出院」。

患者太太好緊張,日日都喊、自責,日日都話自己害咗個老公,好唔開心。
龍國璋醫生

不過,東區醫院在第一波時亦出現一宗死亡個案,患者的太太每天也會到佛堂福慧精舍數分鐘,二人一同確診,住在同層的隔離病房。龍國璋回想起當時每天都會把伯伯的最新情況告知他太太,「因為太太好緊張,日日都喊、自責,日日都話自己害咗個老公,好唔開心。問(丈夫)今日點呀?日日都問,早晚都問,所以早晚都同太太解釋。」該名伯伯服用抗病毒藥物兩、三天後,便拒絕治療,「佢一早講咗意願係唔想辛苦,家人都同意,所以無送去加護治療,畀佢舒服走咗。」

伯伯離世前,他的家人、子女也完成檢疫,院方安排他們於隔離病房雙重門中間的位置探病,透過一扇玻璃遙望伯伯,而太太因為同屬確診者,可以安排在床邊陪伴伯伯,「臨走前都安排到太太喺身邊,陪住佢、睇住佢、握住佢隻手。」龍國璋清晰記得,伯伯大部分時間疲累得如同處於半昏迷的狀態,難以張開眼睛,「但有一日太太嚟見佢,佢都擘開眼望咗太太一段時間,望住太太眨眼,隔咗無幾耐佢就走咗啦。」疫症下仍能夠親身送別,家人總算較能安心、釋懷。

佛堂群組伯伯離世前,院方安排他的家人於隔離病房雙重門中間的位置探病,透過一扇玻璃遙望伯伯。圖為隔離病房環境。(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5
+5
+5

第二波:酒吧及樂隊群組

第二波疫情在多間蘭桂坊及尖沙咀酒吧爆發,包括「Insomnia」、「All night long」,不少染疫的人士來自同一間酒吧公司,該公司聘請的樂手多達100人,並在灣仔區及中上環共五間酒吧輪流演出。記者追查,成功聯絡到部分樂手,一名年約30歲的男樂手透露,公司規模大,單是宿舍便有20個單位。但有同事染疫,連自己為何要隔離,至今仍然不明不白,「公司無交代,我們連誰人,哪個樂隊染疫也不知道。」幸好,大部分患者現時都十分健康,可惜因為酒吧停業無工作,有人已離開香港,回到菲律賓工作及生活。

第二波疫情在多間蘭桂坊及尖沙咀酒吧爆發,包括「Insomnia」、「All night long」,圖為Insomnia仍未停業時的情況。 (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第三波:彬記及新發、屯門康和護老中心

第三波的「起源地」坪石彬記粥麵店7月一度停業,至8月底重開,當時記者到訪,發現較以往冷清得多,但亦有熟客指不擔心風險,如今繼續做生意。而與彬記有關連的佐敦新發茶餐廳,卻難敵疫情而結業,新發一名主管受訪說,他曾經確診,現時身體狀況良好,無甚後遺症,而新發的舖位已經轉手,新的冰室開張已有兩個多月。

+9
+9
+9

長者、智障人士、殘疾人士居住的院舍亦於第三波失守,病毒造成驚人的破壞力,除了慈雲山「港泰護老中心」有長者、員工、家屬共46人確診外,位於屯門的「康和護老中心黃金分院」亦有35名院友、5名員工染病,當中11名院友離世,院友死亡率超過30%。

康和護老中心黃金分院有35名院友染病,當中11人離世,院友死亡率超過30%。(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康和護老中心主管王先生表示,康復出院的院友「體質、抵抗力都OK」,雖然部分人曾經插喉,但整體健康尚好,部分人仍需覆診,會安排肺部X光,「睇下個肺有無花」。他稱很多院友都很勇敢,患上新冠肺炎對他們情緒無構成大問題,但亦有院友因不能外出、不獲探訪而悶悶不樂,院舍盡量為他們安排視像探訪。

我哋好傷心,同家屬一齊面對
屯門康和護老中心主管王先生

提到去世的院友,王先生直言「我哋好傷心,同家屬一齊面對」,又指大部分死者在入院前無病徵,入院後病情卻急速惡化。

2020年7月25日,康和護老中心黃金分院的院友需撤離到檢疫中心,部分人有病徵送院。(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王先生又稱,當院舍出現爆發時,他和一眾同事都到竹篙灣檢疫,但他形容該段日子「相當忙,時間過得好快」,因為他們每天致電接受檢疫的長者,了解他們的情況,又需統籌日後重開院舍的工作。而一批院友就被送到薄扶林傷健營、亞博展館檢疫,他稱老人家檢疫期間需遵守感染控制措施,「無喺院舍入面生活咁自由,唔畀走嚟走去」。

檢疫期結束後,員工陸續回到院舍消毒,加強感染控制,王先生指現時員工需戴上面罩,接觸不同院友時會注重手部衛生,盡量幫長者取藥而非帶他們外出覆診。

+11
+11
+11

確診的康復員工現時仍於該院舍工作,王先生坦言難以追查病毒到底如何傳入院舍,「追蹤唔到,佢(首名確診員工)屋企人無事,院舍又有啲出入係好難限制,例如院友必須覆診,好難講,無人知。」被問到以往院舍衛生是否有不足時,他稱老人家習慣吐痰是常見情況,現時會盡量控制,呼籲院友戴好口罩。

+7
+7
+7

康和於去年7月爆疫,起初有員工染病,衞生防護中心僅要求院舍把該名員工照顧的約20名院友送去檢疫,但其後發現其他樓層亦有爆發,才安排全院90名院友撤離,而撤離行動耗時長達一周,被質疑間接造成更多人染疫。王先生直言本來只覺得首名確診員工照顧的20名院友較為高危,「後尾見確診人數分布喺邊區,先至覺得要全院撤離。」他稱若日後不幸再有個案,會控制院友流動,避免有接觸。對於政府花了一周才完成撤離,他認為「第三波嗰時好多嘢都係第一次先知道,可能未成熟啩。」

歌舞群組最先爆疫的跳舞場所是位於灣仔的Starlight Dance Club。 (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第四波:歌舞群組

歌舞群組衍生多條傳播鏈,造成732人染疫,是本港最大感染群組。第四波疫情尚未完結,至今仍十分反覆,政府有望於2月開始為市民注射新冠疫苗,未知疫苗的出現,能否助人類撃敗病毒,終止這一場噩夢。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