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必讀|扭蛋藏迷你書 本地藝術家憑巧手證創作有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比掌心還要小的迷你書,有些人將之與普通書本比;不過迷你書《蛋誌》創辦人黃天盈(Tiana)認爲作品在排版、文字、深度上都無相題並論的必要,迷你書的精髓在於文字外版面呈現意義,能配合多種藝術元素,發揮空間比普通書更大。

雖然迷你書在香港風氣一般,但Tiana認為無必要催谷,迎合潮流反而會局限自己創作空間,而迷你書的價值在於手工藝,視乎大眾如何看待其意義。

喝一杯珍珠奶茶都要30元,你覺得珍珠奶茶的成本,還是我們手工的成本貴一點?
《蛋誌》創辦人黃天盈

喝一杯珍珠奶茶都要30元,你覺得珍珠奶茶的成本,還是我們手工的成本貴一點?

一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斗室約200呎,門口左邊有數排靠牆書架,書本密密麻麻,題材由存在主義至兒童讀物皆有。左邊牆掛着迷你書架,放滿小如五元硬幣,亦有如八達通尺寸的迷你書,琳琅滿目。迷你書造工精細,隨手一揭就能一邊陪伴愛麗斯夢游仙境,一邊感受光滑紅色書皮包裝放在手心的質感,文字排版與則與普通書本無異。

除了書本,工作室不同角落塞滿了手作的原材料,僅有空間讓採訪隊放下相機腳架,不由得小心翼翼地坐下。

自小愛書的Tiana,在修畢碩士後順理成章成為書本藝術家,糅合繪畫製作迷你書。她於2012年創辦《蛋誌》,每兩個月出版八款迷你書,邀請本地藝術家親手製作,再以扭蛋形式隨機抽出一本,每本定價50元。

始終迷你書就是一件小小的事情,讓它安靜、低調就可以。
《蛋誌》創辦人黃天盈

「很多人以爲我做迷你書要打破書本的既定形象,其實迷你書歷史很長,已經出現超過1000年!」Tiana指以往的迷你書如袖珍本,有滿滿的文字,但近十年來迷你書的設計越來越豐富,有精品化的趨勢。她認爲,迷你書的精髓在於混合多種藝術形式表達意思,對比普通書更能突破只以文字表達的限制。但Tiana此時卻認真起來說:「我可以容許藝術家不加字,但我偏向迷你書有字。」或許是混合了愛書者和藝術家的執着,Tiana認爲迷你書的版面須由很多元素配合,才能呈現具有深度的作品,文字是其中之一,即使只得精警的一句詩、一個字,書本的形式都是成功的。

談到興高采烈之際,Tiana介紹兩本她最喜歡的自家作品,兩本也是五元大小。第一本迷你書的外觀參考了她的工具袋,揭開便有一張紙羅列了Tiana日常用的工具。「我特別喜歡留意人用什麽工具做書,純粹是工具使用上作個交流。」原來Tiana曾被日本扭蛋公司邀請製作迷你書扭蛋,以「香港」爲題,此爲首次「進軍」海外的作品。

第二本迷你書精美出新的層次,一個寫着「觀賞用」的托架,上面托着一個圓形的「金魚缸」,魚缸的外殼精美,以日本和紙包裝,而湛藍色的缸裏有一尾孤獨的金魚。拿走金魚缸,托架裏原來可以延伸出一張紙,穩穩地藏着一首詩。此迷你書的靈感出自日本電影《惡女花魁》,關於妓女的故事。電影裏只出現了一次金魚缸,卻令Tiana印象非常深刻。「金魚只可以觀賞用,一離開魚缸就什麽也不是。其實作爲藝術家,也曾經歷過一段拉扯時期。」她形容,人很容易被舒適圈困住,被表象矇騙,一踏出舒適圈就什麽也不是,人與金魚只是一線之差。

創辦人:珍珠奶茶都賣$30 迷你書物超所值
Tiana證明了迷你書也可以呈現深度,至於迷你書的意義又有多少人懂得欣賞?「聽到『迷你書很容易做』的說法,我只是一笑置之,其實視乎你如何看待它的價值。」她又指出,從文字編輯到印刷,以至人手釘裝、入扭蛋,準備迷你書的過程不比製件普通書輕鬆。她笑言,做了八年《蛋誌》從來聽到「賣得太平」,多於「賣得太貴」,Tiana更反問「喝一杯珍珠奶茶都要30元,你覺得珍珠奶茶的成本,還是我們手工的成本貴一點?若要計算,可能每個藝術家收到的錢連最低工資也沒有。」她再三強調,手作才是迷你書的意義,創意無價,藝術創作並非無償。

滿意現狀 未打算大量生產「發圍」
曾有讀者叫Tiana考慮透過工廠大量生產迷你書,並與連鎖便利店合作,便可增加迷你書的流動,但Tiana拒絕了這個提議。「我本來就不是想賺錢,而且手工藝本身就不能被工廠代替,工廠製作流程上當然方便很多,但已經失去了意義。」

雖然迷你書的風氣在香港不算主流,但Tiana認為無必要特意催谷,符合潮流反會局限自己的創作空間。而迷你書的價值已「講到口臭」,只視乎大眾如何看待其意義。她無奈地點出,迷你書在主流藝術「三不像」,於書本設計、文學或藝術間難以介定,但亦無需刻意為它定位。「我覺得它在慢慢成長,不會突然興起,慢慢來就可以。」迷你書能否自成一角,就等大家拭目以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