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疑遭親父繼母虐殺 妻打女讚打得好 父:後母打子女壓力大

撰文:朱棨新
出版:更新:

5歲女童Z疑遭親父繼母虐待致死,並揭其8歲兄X也疑同遭虐待案,控方今(24日)盤問兩童的親父時,讀出親父與繼母的訊息對話,其中繼母稱有向女童Z施以體罰,親父回應:「狠打」和「打得好」等,繼母甚至已稱:「已經打到好甘」,甚至曾提:「我就嚟殺咗佢。」親父卻回應到:「殺啦。」並認為女兒只在測試繼母底線。親父今在庭解釋,他明白妻子作為後母,打子女後都有好大壓力,又強調,回覆非字面的意思,目的是想令繼母冷靜。

繼母曾稱就嚟殺咗佢 父:殺啦

控方今盤問男被告,即男童X及女童Z的親父,並讀出多個他與繼母(次被告)的訊息對話。繼母多次投訴Z的問題,親父曾回覆:「打」、「狠打」和「打得好」、「打到佢驚為止」等。如在其中一段對話中,親父更建議繼母:「認真打佢(Z)一鑊」、「打到佢驚為止....唔好打幾下就停」,繼母回應:「我已經打到佢好甘,再打驚佢頂唔順」。

另一段訊息中,繼母謂:「我就嚟殺咗佢」,親父回覆:「殺啦」、「佢試梗你底線」。繼母之後稱:「再打,我驚佢成個星期唔洗返學。」

女兒Z遭膠紙封嘴 父:抵死

另一訊息中亦提及,繼母表示用膠紙封Z的嘴,而親父回應「Good,ok」。親父解釋,訊息中他雖有表示「抵死」、「打得好」,但非字面的意思。他解釋,其妻知自己身份是後母,因此打子女時,她都會覺得有責任向親父交代。

他又指在繼母心目中,「壓力來源係打嗰下」,她打完子女後,都有很大壓力。他作這樣的回覆後,繼母會冷靜並作出反思,又指繼母當時施以體罰有自制能力。親父指,若質問繼母「做乜打佢」等,繼母壓力會更大。親父又說:「我知道自已講此類說話後,繼母不會再繼續打」

事件發生經過。(詳見下圖)

+16

訊息中從未問孩子傷勢

控方又指,訊息中提及Z被打,但親父未有關心Z的傷勢,訊息中從未問過有否受傷。親父解釋,當時先要讓繼母冷靜,處理繼母的問題,而且收工返家後會查看子女的情況。

摩打手打X不知幾多下

親父亦確認,訊息中提及X被罰抄220次,但沒有因要X罰抄,而不讓他睡覺,但親父不記得是否X寫錯一個字,便被打一下。控方又指,繼母曾一個發送予朋友訊息中,指親父打X 295下。親父庭上指無甚印象,會「摩打手」也不可能打此數目。

此外,繼母又向朋友表示,他曾向Z稱:「係咪想爸爸番嚟打你600下」。親父庭上解釋,繼母只是想恐嚇Z。

兩童曾連餓幾天

親父庭上承認,曾多次未有向Z提供食物。而在11月的訊息中,親父問Z有多少天未有進食,繼母回應:「計埋今朝,啱啱3日」。親父確認,和繼母要Z餓著肚子3天。此外,親父在12月初的訊息中,向繼母表示「(Z)餓左幾日,再餓,驚佢個胃壞」。親父否認此舉是要令Z身體受嚴重傷害,他意指「發育時期,唔好餓太多」。而在12月中,X和Z亦被餓了幾天。他坦言,有點擔心Z捱餓,但「唔教又唔得,所以唔識形容。

反指老師未回應其投訴Z的問題

親父亦指,Z就傷勢向老師投訴。親父否認控方所指,因此感憤怒,反而「覺得好煩」。他解釋,老師只著不要體罰,但親父講及Z未有理會繼母等問題,老師都未有回應。控方續指,X和Z向老師透露曾親父和繼母打,親父和繼母因此作出處罰,令兩童不再向老師投訴,親父否認,

三名被告:男被告(30歲,運輸工人),為涉案男童X和女童Z的親父;女被告(30歲,家庭主婦),為男被告的第二任妻子,亦即X和Z的繼母;第三被告(56歲,會計文員),是女被告的母親。男及女被告被控1項謀殺罪,指他們於2018年1月6日謀殺Z。此外,第三被告則否認4項殘酷對待兒童罪,控罪指她於2017年8月10日至2018年1月6日,故意虐待和忽略X和Z。X和Z在案發時分別8和5歲。

案件編號:HCCC28/202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