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疑遭親父繼母虐殺 父稱見女驚已改玩扮超人 指女兒有睡袋

撰文:朱棨新
出版:更新:

5歲女童Z疑遭親父繼母虐待致死,並揭其8歲兄X也疑同遭虐待案,親父今(23日)在證人台接受控方盤問,提到Z死前一天在家玩「飛高高」遊戲的情景,他指繼母當時有向他表示:「要將佢個頭撞到天花板。」他亦有回應:「收到。」惟他今稱,因見到Z表現驚慌,便即把女兒放下,改為玩捉著女兒四肢搖晃的「扮超人」遊戲。又稱女兒因沒有洗澡,故被罰要瞓睡袋,並強調Z是有瞓袋而非瞓在地板。

指Z的頭沒有撞到天花板

現年30歲男被告,是女童Z和男童X的親父。主控官展開盤問時,提到繼母的女兒Y,在錄影會面中提到女童Z死前一天在家裡發生的事情。當日是2018年1月5日,Y指男被告有跟Z玩「飛高高」,並拋高Z合共11至12次,其中7至8次撞到天花板並發出聲響。男被告承認曾與女兒Z玩這遊戲,但稱次數沒有Y所指的那麼多,他又指Z的頭並沒有撞到天花板。

繼母提示要個頭撞到天花板

主控即指男被告昨天自辯時,是說「不知道」女兒的頭是否有撞倒。親父即解釋,他跟Z玩「飛高高」致發出聲響,但反問這是否代表他應該知道Z個頭撞到天花板?控方又再引述Y和X的錄影會面,指Z玩「飛高高」時表示「好驚」、「唔好」,而兒子X則指親父未有理會Z的反應,繼續玩該些遊戲。

男被告解釋,兩童的繼母(即本案的次被告)當時曾向他表示:「要將佢個頭撞到天花板。」他回應:「收到。」但他見到Z驚慌,便把對方放下,改為玩「扮超人」。控方質疑親父大話連篇,他否認。

事發經過。(詳看下圖)

+16

指Z未有洗澡故被罰瞓睡袋

控方又指,當時是一月,天氣寒冷,為何要Z要在客廳瞓睡袋。男被告指,當時並不算寒冷,亦有給她足夠的衣服,只因Z未有洗澡,才要罰她在睡袋睡覺。

男被告又指,翌日中午,繼母告知他Z有「少少唔舒服,他最終致電999。他致電時,繼母有為Z進行心肺復蘇和人工呼吸。控方質疑為何當日Z仍躺在地板,男被告強調Z是睡在睡袋,又稱Z有表示過「好凍」,他亦有把兩個發熱裝置,放入睡袋。

慨嘆Y只記得小兄妹被打畫面

控方繼而引述Y曾形容,X和Z這對小兄妹的生活是:「俾爸爸打,俾媽媽打。」男被告謂:「可能呢啲野係佢眼中,係比較深刻。」他承認有打子女,因此不會怪責Y,但慨嘆說:「只記得我打佢地既畫面,而唔係我地帶佢地去玩既畫面。」

指Y說話有些誇大

他亦指,沒有用剪刀「篤」子女,亦非如Y在錄影會面中指,隔日便打X和Z。他解釋,要視乎兩童是否頑皮,並說:「如果乖,可以一段時間唔打佢地,但有幾日都好曳,可以幾日都打佢地。」他又指Y說話「有啲誇大」,但亦道出大部份事實。

控方又呈上多張Z傷勢的照片,男被告指Z身上部份傷勢,是Z抓傷已結痂的傷口,如左肩的潰瘍,原本是幾個細小的傷口,Z抓傷結痂,傷口便愈來愈大,而數個傷口便連在一起。

三名被告:男被告(30歲,運輪工人),為涉案男童X和女童Z的親父;次被告(30歲,家庭主婦),為男被告的第二任妻子,亦即X和Z的繼母;第三被告(56歲,會計文員),是女被告的母親。男及女被告被控1項謀殺罪,指他們於2018年1月6日謀殺Z。此外,第三被告則否認4項殘酷對待兒童罪,控罪指她於2017年8月10日至2018年1月6日,故意虐待和忽略X和Z。X和Z在案發時分別8和5歲。

案件明續。

案件編號:HCCC28/202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