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港龍機長創業自建Airbus 1:1模擬飛行器 人人可開飛機衝上雲霄

撰文:鄧柳媚 李凱恩
出版:更新:

「Ladies and gentlemen, welcome onboard……」,新冠肺炎疫情下全球旅遊業停頓逾年,熱愛旅遊的港人已難聽到這句既熟悉又陌生的機艙廣播。巿民無法享受外遊樂趣固然掃興,但疫情打擊更令大批航空界精英失業,當中連予人感覺高薪又專業的機長亦無法倖免,落到地上只好另謀出路。前港龍機長胡智恒(Geoffrey)和劉哲(Chit)有逾15年的飛行經驗,奈何公司解體被迫落地,但仍不忘本行,自家創出全港首個Airbus A321 neo 1:1模擬飛行器,由機長變身導師,除了讓巿民可在疫境下一嘗模擬駕着飛機衝上雲霄的滋味,同時期望令一眾對航空業感興趣的年輕人,以及被迫停飛的行家以另一方式繼續翱翔天際,靜待疫境過去,再真正一飛衝天。

前港龍機長胡智恒(Geoffrey,圖左)和劉哲(Chit)於疫情下因公司宣佈停業,失去服務了15年的工作崗位,兩人思考過後,自家建造全港首個Airbus A321 neo 1:1模擬飛行器創業。(鄧柳媚攝)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

失業成創業契機

「Aerospace 001 clear for take off runway 07 Right」,過往15年,機長Chit和Geoffrey帶領無數乘客安全飛往目的地,這句發夢也會說的句勾起他們無數回憶,由機師學員晉身成一機之長,兩人對飛行的熱愛隨年月增長,並視為終身事業,沒料去年初全球爆發新冠肺炎疫情,航空公司裁員成為常態,國泰航空於去年10月21日宣布即日停止營運有35年歷史的國泰港龍(Cathay Dragon),所有港龍機長及空中服務員全數被裁。

疫境下Chit和Geoffrey欲飛不能,但落地後生活仍要繼續,他們想到利用自己對飛機的認識,配合過往的職業背景,製作出位於飛機以外的駕駛艙,讓自己及一眾同事也能過飛行癮。念頭聽起來浪漫又富創意,但Chit卻笑言只為「搵食」,「當時不想齋坐唔知做乜,疫情下飛不到,就決定搵啲嘢搞,我哋唔係原地踏步嘅人」。

航空業受疫情影響而航班大減,Chit(左)和Geoffrey未能如常上班,期間他們想到利用自己對飛機的認識,配合過往的職業背景,製作出位於飛機以外的駕駛艙繼續「飛行」。(01記者攝)

重操故業製作模擬飛行器

2人坐言起行,立即動手搜集資料,並運用除飛行外各自擅長的技能,「Chit畫公仔叻,我寫程式ok,大家對A321neo也非常熟悉,再加上1年無嘢做坐在梳化,其實是個神奇的組合」。他們對日坐夜坐的駕駛艙本已有一定認識,Chit利用3D設計,按駕駛艙內各個按鈕的實際大小、標誌的擺位及顏色等,繪畫出真實比例的模擬圖,「我們間中返公司訓練時也曾帶備拉尺,量度真實駕駛艙的按鈕和儀表板」。而早有編寫程式經驗的Geoffrey亦重操故業,編寫程式為按鈕寫入功能,配合地圖軟件,逐漸將製作模擬飛行器的想法化為現實。

走進2位機長親手建立的AirbusA321 neo駕駛艙,「陽光」從4個55吋熒幕組成的第一視角「玻璃窗」滲進,放眼望去即可見到藍天白雲下繁忙的機場跑道。2個機師座位前方有特別訂造的儀表板,2張座椅旁邊及上方亦置有1:1輕觸或完整按鈕面板、操控桿及油門桿,隨時準備為每位機師服務。

Chit利用3D設計,繪畫出駕駛艙內各個按鈕的真實比例模擬圖;Geoffrey亦重操故業,編寫程式為按鈕寫入功能。(fb「Aerospace TS」圖片)
+6

港龍人的共同遺憾

Chit說,特意選擇A321 neo作為模擬飛行器的型號,其實源於港龍人有1個共同遺憾,「空中巴士A321 neo是港龍最新落訂的機型,但當飛機著陸作最後準備時,公司就宣布結業,這是我們永遠無法踏足的型號,因此希望紀念一下」。他們坦言製作過程「由朝鬧交到晚」,但慶幸在細微的部分也堅持做到最好,才獲得滿意的成果,「你可看到儀表板上有『B-HPB』的註冊編號,連螺絲的陰影、字體大小及像真度我們也不放過,完成後也不禁覺得:『嘩!原來整完出嚟咁犀利!』 」。

製作模擬飛行器的過程長達1年,正當順利製作至約三分二時,卻突然接獲港龍倒閉的消息。回想驟然失業的經歷,Geoffrey苦笑指早已察覺到蛛絲馬跡,如曾在公司系統內見到「提早出現」的糧單,「其實前1晚消息已傳遍全公司,翌日早上起床開iPad,見到公司的程式逐個唔見咗,後來收到正式電郵通知,感覺是:『吓?原來我無嘢做㗎啦?』」。他直言比起傷心及徬徨,更為1間具數十年歷史的公司說散就散感到失望,「做咗咁多年嘅大公司一夜之間就無咗,原來唔係所有嘢都係必然」。

Geoffrey形容,得知國泰港龍結業的一刻,比起傷心及徬徨,更為1間具數十年歷史的公司說散就散感到失望。(01記者攝)

另一種方式留在航空業

失去工作後,Geoffrey坦然面對,2日內極速準備好履歷,向多間航空公司搵工,「基本上有刊登招聘資料的公司也有申請」。而Chit則另有看法,認為可以另一方式留在航空業,商量過後,2人決定開設公司,全力製作模擬飛行器創業,「我們不想放棄與航空業的關係,希望藉住飛行器維持技術及聯繫,點都想(工作)同飛機有關,既然揸唔到就整1架」。

去年因疫情而有大量工餘時間製作飛行器,又剛好碰上服務多年的公司一夜結業,Chit未有怨天尤人,反而認為塞翁失馬,天時地利人和配合下才有獨特的創業時機,「俗點說句是『一雞死一雞鳴』,如果每日返工,根本冇可能完成飛行器」。疫情下轉換工作跑道非易事,2人慶幸當初願意踏出安全舒適區,將腦內的大膽想法化為現實,「當日的準備是今日收成的原因,是個好開始」。

Chit和Geoffrey明言,希望模擬飛行器能為航空界出一分力,實現年輕人「飛上天」的夢想,同時為現職機師提供練習機會。(01記者攝)

期望與學校合作舉辦課程

復飛之日遙遙無期,不少機師被迫「落地」,部分更要暫時轉行甚至由低做起。2人得知很多同行不願放下「老本行」,但等待期間仍作要自費考試續牌或訓練,故其模擬飛行器特別為舊東家的同事提供每小時500元的港龍價,讓師兄弟們保留技術及實力,待「復工」之日再於天空中發光發亮。

入行逾15年,Chit和Geoffrey深感每一代也有對航空業感興趣的「飛機膠」,故多年來一直於不同團體中擔任義工傳承飛行知識。即使現時離開真實的駕駛艙,2人也期望他們製作的模擬飛行器能出一分力,實現年輕人「飛上天」的夢想。目前他們以每節700元起的價錢,為感興趣的普羅巿民供模擬飛行體驗,讓每個人也可以一嘗當機長的感受,開着飛機衝上雲霄的感覺。他們更期望未來可與學校合作舉辦STEM課程或工作坊,將模擬飛行器帶進校園,培養下一代對航空業的興趣,為行業注入青出於藍的新血。

Aerospace TS Programme
A321neo模擬飛行體驗 (1:1 輕觸式螢幕固定模擬器)

20分鐘輕鬆飛
其中包括:15分鐘操控講解、20分鐘飛行體驗、基本操控,香港國際機場起飛及降落適合從未接觸過飛行知識之人士
價格:HKD700 (開業88折優惠 $616)

40分鐘認真飛
其中包括:25分鐘操控及飛行路線講解、40分鐘飛行體驗
建議路線:香港國際機場起飛 > 標準儀表離場程序 > 維港遊覽 > 東龍洲導航塔> 沙田城門河 > 香港國際機場ILS 25R 跑道降落或本場飛行 Circuit Flying 
適合對飛行有少許認識之人士
價格:HKD1300 (開業88折優惠 $1144)

60分鐘狂熱飛
其中包括:35分鐘分鐘操控及飛行計劃全套流程講解、60分鐘飛行體驗、
全套飛行旅程,體驗航空公司完整運作程序 (SOP) 包括後推,啟動,滑行,起飛到降落目的地
可選擇航線如:東京羽田富士山朝聖、台北桃園漫遊百岳、加德滿都聖母峰探秘
適合對民航客機運作有濃厚興趣之人士,經驗不拘
價格:HKD1900 (開業88折優惠 $1672)

* 模擬器飛行時間亦可以分享給陪同人士體驗,亦可以額外加入進階項目如:雷雨,引擎故障,起落架故障等等

FB: Aerospace TS

【延伸閱讀】國泰港龍航空停飛 回顧13件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17
+3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