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港龍機長建1:1模擬駕駛艙盼培育航空新血 難忘11歲童專業表現

撰文:鄧柳媚 李凱恩
出版:更新:

疫情下全球各地封關,除了熱愛旅遊的港人無法「返鄉下」,不少航空業從業員更被迫手停口停。2名前港龍機長胡智恒(Geoffrey)和劉哲(Chit)就視失業為創業契機,把逾15年的飛行經驗轉化,加上各自編寫程式及電腦設計經驗,將駕駛艙從3萬呎高空轉移至寫字樓,出錢又出力建造Airbus A321 neo 1:1模擬飛行器,由機長轉為飛行導師,盼為同事們提供訓練場地之餘,同時讓對航空業有興趣的下一代模擬駕駛飛機的感覺,飛行夢不會因疫境折翼,當中1名11歲小朋友表現有如專業飛行員,讓他們留下深刻印象。

前港龍機長Geoffrey(左)和Chit於疫情下失去服務長達15年的崗位,2人視失業為創業契機,出錢又出力建造Airbus A321 neo 1:1模擬飛行器,轉型當飛行導師。(01記者攝)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

國泰港龍終止營運

國泰航空在去年10月宣布國泰港龍終止營運,為有35年歷史的港龍航空畫上句號,數百名員工頓時變失業大軍,無論機長抑或空中服務員都無一倖免。於港龍由機師學員晉身成機長的Geoffrey和Chit變成失業人士,但兩人未有灰心,反視為此為創業好時機,落力將在停工初期便開展的自製模擬駕駛艙念頭變成獨門生意,親手建造出Airbus A321 neo 1:1模擬飛行器,雖然航空工作暫停,但只是在跑道上轉換航向,以另一方式留在老本行,「依然能密切與航空業有聯繫,對我們來說是好事」。

從機長變身飛行導師,Geoffrey直言責任雖減少,但依然有壓力,「以往工作要負責航機上數百人的安全,現在作為導師則要教曉學員對航空業的認識,模擬器只是工具,協助我達到這目的」。他笑言,最需要習慣的並非教學,「以前作為機長習慣了坐在駕駛艙的左邊,現在要坐右邊教人,感覺有點奇怪,操控要改回用右手,按鈕的位置也不同了」。不過駕駛艙始終是他們的「主場」,「難搞情況相對少,(學員)難啲考到我,我們反而很享受跟部分本身是行家或飛機工程師的朋友交流」。

從機長變身飛行導師,Geoffrey形容感覺完全不同,坦言雖未有人「考起」他,但對於能否傳授航空知識仍有壓力。(01記者攝)

為年輕飛機迷驚歎

從教學的經歷中,Geoffrey深深體會香港不乏對航空業有興趣的年輕一代,而且水平更超乎其想像,「現今的小朋友好犀利!早前有位11歲的小朋友來到,他對航空業已有基本認識,我介紹的航空資訊他一聽就明。而他在飛行體驗中的表現與剛畢業的飛行學員沒有分別,如果繼續培養這興趣,10年後他便準備好成為機師」。

除了有心人特意前來實踐飛行夢,模擬飛行器也為恨去旅行的港人提供滿足心癮的機會。Geoffrey說,如客人選擇60分鐘的飛行體驗,可要求於特定國家或機場起飛,欣賞途中的風景。他們也會為客人準備模擬電子登機證以增加旅行感覺,「很多人就會選擇由日本飛回香港,有人甚至連護照也帶來」。他笑指有次帶領朋友「從日本飛返香港」時,特意買來士多啤梨作為「手信」,令對方喜出望外。

除了航空發燒友,模擬飛行器也為恨去旅行的港人提供駕駛飛機遊世界的機會。(01記者攝)

較低成本做仍到九成功能

外行人或許視兩人還原駕駛艙的行為是「飛機膠」的狂想,甚至質疑他們「砌幾個mon加個system就開班教人,只係想呃飯食」。對於有關說法,Chit指當初選用輕觸式熒幕取代真實按鈕,目的就是將整套儀器平民化地引進社區,「如果全部使用真實按鈕,成本至少200萬元起跳,但機師訓練的目的是要建立肌肉記憶,最好當然是用最少成本做最充足的訓練,而我們寧願將資源放於師資及模擬器的準確度上。我敢說我們的模擬器便宜了九成,但卻做達到九成功能,足夠正職飛機師訓練有餘,而眾多同行願意回來光顧就是對質素的最好證明」。

話雖如此,兩人也堅持為模擬器加入「接地氣」的特點,「我們堅持本身要『擰』的掣也要以輕觸方法在屏幕上『擰』,部分本身有蓋的掣則要做『開蓋』動作以增加像真度,其實這些功能不難做,但連航空公司的模擬器也未必有」。

點擊即看Airbus A321 neo 1:1駕駛艙細節▼▼▼

+20

機長重操故業製作模擬駕駛艙

建造模擬駕駛艙的過程足足花了1年,Chit指最花時間的是畫圖及編寫程式,正式安裝僅花約1個月,但亦曾遇過不少難題,「駕駛艙的上方有多個按鈕,但原來輕觸式熒幕是不能隨便反轉放,我們要裝完再拆再裝,才能確保安全」。

飛了十多年後再重操故業當回電腦設計師及程式編寫員,兩人異口同聲認為一切也是緣份。Chit直言從沒想過入行前的技能竟以這種形式派上用場,「做過的事、學過的東西,今次一次過用到。製作模擬器需要對飛機很有認識、懂得編寫程式及畫圖,這世界很難找到同時擁有這些技能的人,但因着我們各自的際遇,加上有得閒的1年,才能成就這事,可謂『時勢造英雄』」。

建造模擬駕駛艙的過程足足花了1年,Chit利用3D設計,繪畫出駕駛艙內各個按鈕的真實比例模擬圖;Geoffrey亦重操故業,編寫程式為按鈕寫入功能。(fb「Aerospace TS」圖片)
+6

仍然熱愛飛行

新冠肺炎爆發至今逾1年,疫情屢創新高,加上不斷出現變種病毒,航空業全面復飛遙遙無期,Geoffrey堅定地表示仍然熱愛飛行,「這行業始終會回復,不擔心之後無得飛,但難得自己離開了安舒區,當回1個程式員,而寫的程式亦令自己有滿足感,故決定暫時專注於現時的生意」。兩人期望,模擬駕駛艙能協助同行保持技術,同時栽培更多對航空業有興趣的下一代,並寄語有意「飛上天」的生力軍繼續培養其他興趣,待時機來到便能一展所長。

曾經同為港龍的一員,他們直指疫情下確實難捱,明白一眾同事也有各自的負擔,故得悉部分同事或行家需要轉行也明白箇中感受,甚至感到佩服。對於所有舊同事,Geoffrey和Chit認為一句勝過千言萬語:「大家加油!無論做邊行,做得專業就得!」

【延伸閱讀】國泰港龍航空停飛 回顧13件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17
+3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