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同你住|黑色幽默諷樓市荒謬 陳果:置業炒樓為上係香港嘅悲哀

撰文:陳淑霞
出版:更新:

「只要買過樓、炒過樓,就明香港係癲癲哋。」金像獎電影導演陳果有個癖好,專門蒐集報紙地產版的剪報,記錄本港樓市光怪陸離,「呢啲香港特色真係好嘢。」
他將口中的「好嘢」,借題發揮化成自編自導的最新港產鬼片《鬼同你住》,當山頂纜車退役、維港兩岸景色也換畫時,炒樓狂熱從未退潮,電影中的「你死,香港地產都未死!」串爆金句,以人鬼之爭道盡荒誕的怪奇物語。
劇中角色信香港有明天「瞓身」入市,亢奮抑制理智,現實中也不遑多讓,奧運金牌得主是否獲贈上車機會竟成為城中熱話,「所以你話係咪死,所有嘢都同層樓有關,呢個正正係香港悲哀之處。」

陳果在戲中以超現實呈現本港樓市的誇張荒誕,他指,中國傳統社會對鬼敬而遠之,如今為樓瘋狂,也有人追捧凶宅買賣。(夏家朗攝)

承接《香港製造》、《紅Van》、《三夫》等話題力作,陳果再用獨特視角,探索香港切身的社會議題。《餃子》拆射吃人社會,《鬼同你住》則以人鬼大鬥法,諷刺住屋荒謬,凶宅有價有市,投機心態發死人財,又是致富之道;炒樓黃金年代,全民參與,扑鎚比買棵菜更易。生人霸死地、謀家產各懷鬼胎,他在電影中交織黑色幽默。

回到現實,有過之而無不及。人人為樓狂,連「谷針」的抽獎禮品,也是送豪宅才最受人注目;奧運金牌得主凱旋,大家最關注也是過去名人承諾的「包上車」,「所以你話係咪死,所有嘢都同層樓有關,正正係香港悲哀之處。」上車置業,植入潛意識,他抵死地驚醒夢中人,「依家係咪已經係公民意識上,不可分割嘅位置?」

陳果:供不應求是偽命題

瘋狂如此,必然有因。香港樓價高企冠絕全球,地少人多、供不應求是城市迷思,他則認為是偽命題,「呢句說話呃左我哋好多年。」北京、紐約地大物博,但同樣有貴價住屋,「大城市跟隨社會進步,樓價係會一路上,除非有天災人禍、世界大戰啦,咁就會跌到一文不值。」金融風暴、沙士肆虐,香港樓市大跌,但今次疫情衝擊樓市卻毫髮未傷,「可能香港人都學精咗,從失敗中學習。」

歸根究底,地產霸權是永恆,他近來曾領教箇中之苦,其辦公室租金於疫情期間「企硬」,「我哋無人工、無收入,佢哋真係一毫子都唔減,你咪搬囉,我理得你,呢啲咪離譜。」胎死腹中的一手樓空置稅,陳果也於電影正面抽擊,構想地產大鱷見招拆招,挺險走法律罅,營造「萬家燈火」,調侃「香港夢」。

陳果身後巨廈,是外國人眼中獵奇風景,也是cyberpunk的奇幻符號。(夏家朗攝)
+1

如何衡量政府角色?「無鬼用㗎,有用就一早解決咗(問題)啦。」除非是「阿爺」出手干預樓市,但後果堪憂,「咁就會犧牲好多人。」另一邊廂,政府庫房靠賣地進帳,「地王」成交價屢創新高,「你睇新聞就知,又賣幾錢,又破紀錄,政府沾沾自喜。」

「有屋無人住、有人無屋住」,也是本港的詭異錯配。貧富懸殊歷久不衰,劏房哀歌成為外國的獵奇風景。也如《鬼同你住》的英文劇名「Coffin homes」,語帶相關。陳果以前曾於住滿百多人的籠屋拍戲,單身漢與鐵絲網,壓抑的居住空間,一步一驚心。來到今天,不適切居所仍然為患,「只係由籠屋進化咗做劏房。」住屋不足猶似車位短缺,「車位唔夠,(車主)一定係泊街。你話懲罰令人驚唔好泊街,有咩可能。今日抄完,明天照泊。」

+6

全國政協副主席、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早前提出對治港者的期盼,其一重點提及「大家揪心的住房問題必將得到極大改善」,「將告別劏房及籠屋」,言中之意相信不少人已領略。陳果則認為要令劏房「清零」甚難,「得嘅,法律上係可以嘅,夾硬嚟一定得。安置公屋,但要切實執行,唔好講完唔做喎。」

劏房管理只是緩衝之計

現況卻是無奈,公屋供應量緊張,每年只有約1萬伙公屋建成。根據今年3月劏房租管研究工作小組報告,本港現時約有10萬間住用樓宇劏房,逾22.6萬人居住,另有近7000間工廈劏房。以此進度,何年何月達成目標?他認為緩衝之計在於劏房管理,「用法律管理,至少都要令(劏房)有規有據。」

鬼魂也不及疫情無處不在。戴上口罩的主角,演活劇本,也顯影時代。電影於去年7月開拍,正值疫情最嚴峻時,「真係最難搞,借乜都唔比拍,又驚周圍會封。」拍攝過程中,身體接觸也是挑戰,「只能自律,每日消毒、量度體溫,盡量都戴口罩。」劇組有工作人員,住宅變疫廈,有家歸不得,「返唔到屋企,之後仲要自我隔離十幾日。」最終這部港產鬼片成功出爐,趕及為低迷的電影市道沖喜。

「無話要帶出啲咩訊息,用鬼同凶宅串連社會議題,相信大家睇完都會有共鳴。」土地問題鬼也見愁,無力改變困局時,唯有以笑中有淚對抗荒謬。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