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頭襲大嶼】18輛禁區車爭1泊位 塘福海岸保護區被填土建車場

撰文:鄧麗婷
出版:更新:

塘福原居民出租私人停車位,月租1005元,有市有價,但車場在海岸保護區倒泥填土而成,背後隱藏污染環境的危機。大嶼山南區鄉事委員會主席張富「含冤」謂:「呢一兩年啲車嘭嘭聲多咗好多」,鄉委會要求政府增加車位多時,當局遭懶理,強調保育同時亦要照顧村民需要。
現時,駕駛人士必須持有俗稱禁區證的「大嶼山封閉道路通行許可證」才可進入嶼南,截至2016年底,有效的禁區證約達8,900張,較11年底的5,800張急增逾五成,但嶼南只有約500個公眾私家車泊位,即係現時約18輛車爭一個車位。前大嶼山的士聯會主席潘國雄指,近年區內用車的人不斷增加,車場需求有增無減,嶼南生境還可受保護嗎? (系列之二)

嶼南路以南地區已被劃為海岸保護區,但近年部分土地被村民改建為私人停車場。(黃偉民攝)

由東涌道右轉入嶼南路,前行約四公里來到港人渡假勝地之一的塘福,巴士站旁邊是免費泊車的公眾停車場,但車位只有25個,稍為多車就一位難求,駕駛人士遂隨便泊在出入通道,或者唯有另覓車位。既然有車位需求,公眾停車場周圍漸漸衍生出堆泥及平整綠地而成的私人停車場。

停車棚現已增至八個,車位達至少40個。(黃偉民攝)

原居民圈地起車棚出租

在塘福鄉公所對面、巴士站旁,一幅位於海岸保護區的土地,十多年前被鏟去植被,用作露天停車場,2011年起,當中部分私人地段依地界舖上了石屎、加裝鐵皮上蓋,改建為私人停車場。附近地主有樣學樣,時至今日,該地的停車棚已增至八個,目測車位至少達40個。停車棚以外土地屬於官地,即使當局已豎立「政府土地」的告示牌,不少持有「禁區證」的車主肆無忌憚停泊車輛在官地上。

車棚張貼出租告示。

車位月租1005元 多由原居民買地後改建

走入停車場內,記者被大小不一的停車棚包圍,場內除了停泊多輛私家車,亦見兩架挖泥機、泥頭及石堆,疑似計劃平整更多土地。其中一個車棚張貼了出租告示,記者致電負責人陳小姐查詢租務,獲回覆指其車棚共劃成12個車位,四個自用、八個出租,月租1005元,場內更設有水喉洗車。她承認自己是塘福原居民,附近的停車棚大多由村內原居民買地後改建,以應付村內停車位不足的問題,坦言車棚外的泥地乃官地,但仍有不少車輛冒著違例泊車的風險停泊。

公眾停車場旁邊另一幅海岸保護區的土地亦被堆泥,其中一副私人地後被改建為私人停車棚。(黃偉民攝)

車場旁官地被倒泥及建築廢物

公眾停車場旁邊另一幅海岸保護區的土地亦被堆泥,並改建為私人停車場,情況與巴士站旁邊的車場一樣,但停車棚只有一個,劃為六個車位,未見出租告示。值得留意的是,該停車棚外的官地停泊了一架吊臂車及兩架泥頭車,泥頭車旁的官地被堆放泥頭及建築廢料。記者2月22日已就兩個車場倒泥及佔用官地一事向地政總署查詢,惟一周後仍未獲回覆。

政府正研究以GPS監察廢料車位置,監察非法棄置廢料。(資料圖片)

禁區證急增 公眾車位供不應求 

單單一個塘福,填土而成的私家車位至少達60個,大嶼山南區鄉事委員會主席張富直言:「個個地方都唔夠車位,啲車泊晒喺路邊,搞到雙線行車都變單線行車。」對於有村民在海岸保護區內填土改建車場,他「呼冤」指,保育同時都要顧及村民需要,「咁多車擺邊度?擺車路?唔畀啲車行?」他又稱:「你有你環保嘅問題,人都有人嘅問題」,歸咎問題在於當局未有聆聽村民訴求,適切增加公眾停車位。

私人停車場及旁邊官地泊了不少車輛。(黃偉民攝)

現時,石門甲道以南的東涌道,以及嶼南的所有道路屬於禁區,駕駛人士必須持有俗稱禁區證的「大嶼山封閉道路通行許可證」才可進入有關道路。運輸署回覆《香港01》指,截至2016年底約有8,900張許可證生效,較2014年底的約7,300張增加了約兩成,與2011年底的約5,800張比較,升幅更達逾5成。然而,運房局15年底回覆立法會議員提問時稱,大嶼南共有48個旅遊巴泊車位及436個公眾泊車位,即係約18輛車爭一個車位。張富慨嘆:「呢一兩年,好多人入來住,啲車嘭嘭聲多咗好多」。他不滿運輸署批出越來越多禁區證,卻未有增加公眾停車位配合,實為政策不足。

藍的司機:區內用車的人不斷增加

除了持續批出禁區證,港府近年亦放寬南大嶼山的道路交通管制,繼前年12月増加進入嶼南的旅遊巴士數目至40輛後,去年2月亦推出「大嶼山自駕遊」計劃,平日容許25輛私家車在上午八時至晚上七時進入大澳、水口、塘福及貝澳等地郊遊。前大嶼山的士聯會主席潘國雄表示,自駕遊人士不熟路、行車慢,不多不少會增加大嶼山交通負荷,但他認為南大嶼最大的問題是公眾停車位嚴重不足,加上近來區內用車的人不斷增加,泊車越來越困難。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