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佔中聞催淚彈患創傷後壓力症 白花油竟為良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4年佔領事件,金鐘夏慤道、添美道聚集過萬名示威者,警方出動防暴警察,施放87枚催淚彈。災後心理輔導協會總幹事杜永政指,事後協助共389求助者,大部份人對特首梁振英、警方行為感到憤怒,當中也有學生因催淚彈味道而患上創傷後壓力症(PTSD),如幻覺般會無故聞到催淚彈味道,最後竟靠一枝白花油醫好。

警方於2014佔中期間,向示威者施放多枚催淚彈。(GettyImages)

佔中大學生常聞到催淚彈味

災後心理輔導協會提供免費災後心理輔導,派出義工到災區支援,在本港亦設熱線電話以供求助,幫助受菲律賓人質事件、佔中等困擾的人士。社永政憶述,佔中期間義工隔晚到佔領區提供輔助,有求助的女大學生表示,928當晚站在後排位置,看不到前排警員驅趕示威者的情況,事後仍感到不安焦慮;經評估後,才發現她最受困擾的,「唔係影像、聲音或者觸感,而係成日都聞到一陣好似催淚彈嘅味」,雖然距離事發當日已兩個多月,但女學生仍不時覺得警察施放催淚彈,「情況就好似有幻聽一樣,明明無事發生,都會覺得有事發生。」

杜永政指,觸發示威者憤怒的最典型來源,是梁振英一張「狼牙照」。(GettyImages)

專家用花油治療

人的五官,均可留下令人不安的感覺,如果一段時間內無故重新經歷這些不安感、時刻未能放鬆等,就有可能患上創傷後壓力症。

社永政稱,多數用香薰來治療嗅覺引起的傷創後壓力症,但當時佔中外展隊無香薰在身,而學生身上剛好有白花油,便以此代替。當時義工要求那位學生聞著白花油、雙手輕拍兩腿,同時要特地回憶起催淚彈的味道,「輕拍係要刺激左右腦,而當我哋回憶催淚彈氣味時,大腦會啟動該記憶嘅位置,聞住白花油係要用新感覺作為中和。」

佔中期間協會幫助389人,杜永政指,觸發示威者憤怒的最典型來源,是梁振英一張「狼牙照」,「好多人都會問:我嬲CY,好有火,治療完咪會無晒火?咁我哋輔導員都會坦白:都有可能架,然後再畀佢哋揀係咪即時接受輔導。」杜續指,協會屬聯合國救援機構,不講政治、宗教,只補足政府服務未能觸及的範圍。

杜永政(左)認為,關懷受害者時應避免說教、負面陳述。(資料圖片)

物質填補不了創傷

杜永政曾到汶川大地震、311日本大地震等災區提供心理輔導,最深刻一次是在四川小漁洞鎮派物資,有女童一手推開,大哭「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媽媽!我要爸爸!」原來當時各地救援隊伍早已運送大量物資,那女童早已獲派4對鞋、6個書包,「我哋港人好著重物質,以為錢解決到嘅問題,就唔係問題。」香港少天災、大型事故,他認為港人大大小小的創傷來自人與人之間的競爭或磨擦,加上港人沒有見心理輔導的習慣,即使生活再豐裕,仍會積壓怨氣,處理不好便會有自殺傾向。

七成港人曾患創傷後壓力症 用忙碌逃避創傷

他估計,高達七成港人患過創傷後壓力症,但因為而且生活忙碌,就用「忙」去逃避,不去觸動心底的情緒,就像災民起初為重建忙碌,數年後心底的情緒才會爆發,如汶川大地震數年後,災區有3分1學生輟學,部分自覺配不上新建的學校,「災民係咁,香港人係咁,唔能夠靜、唔能夠放鬆」,是故港人才會經常去旅行購物。去旅行有效嗎?「起碼可以紓壓,分散一下注意力。至於傷口仲喺唔喺到,就要睇下你敢唔敢重提嗰件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