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周報社論】中央明白示諭 三問公民黨何以招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一(13日),國務院港澳辦以答記者問的形式,針對香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停擺大半年一事,強烈譴責主持會議的公民黨議員郭榮鏗濫用程序,阻止內會選出正副主席,癱瘓立法會運作,指其行為令人質疑其是否違反宣誓誓言。同日中聯辦亦發聲明譴責郭榮鏗濫用權力。「兩辦」發炮之力、用詞之嚴、姿態之高,都是近年罕見。到上周五(4月17日),中聯辦再以發言人答問方式,強調兩辦是代表中央行使監督職責,更明言香港的立法權是中央依法授予。連串動作清晰表明,中央銳意行使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落實積極「一國兩制」。被點名的郭榮鏗及其所屬的公民黨,以及香港社會,又是否能讀懂題中之義?

兩辦這次譴責具體到指郭榮鏗的所作所為有可能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令不少港人質疑是否有違《基本法》第22條,干預本港自治運作。對此,連處於政治弱勢的特首林鄭月娥在回應時都態度強硬,指中央對內會停擺發聲理所當然。中聯辦更是單刀直入,明言香港享有的是高度自治而非完全自治,兩辦作為中央授權專責處理香港事務的機構,亦非《基本法》第22條所指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

兩辦炮轟郭榮鏗的做法雖然有異於以往,卻非無的放矢,中央所依據之政治原則與制度邏輯早已經有迹可尋。去年11月,中共舉行十九屆四中全會,表明要「全面準確貫徹落實一國兩制」,當中重點是健全中央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特區行使全面管治權的制度,完善特首與主要官員對中央政府負責的制度及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制度,與此緊緊相扣的是,要求香港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

公民黨立法會議會郭榮鏗。(資料圖片/梁鵬威)

全面管治權、維護國家安全等都非四中才有的新鮮事物,而是中央對「一國兩制」的根本原則,但四中全會在本港爆發反修例風波之際舉行,讓人掂量到中央認定香港存在國家安全漏洞和重大風險。熟悉中共外交辭令的人都知道,當北京發出「勿謂言之不預也」的警示,即表明亮出原則底線。同理視之,四中全會的決定又怎可能是一紙空文?今年初中央的港澳治理體系「大地震」, 「封疆大吏」駱惠寧與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先後空降掌管中聯辦與港澳辦,港澳辦與中聯辦並形成上下屬的結構關係。一盤棋既已擺好,「亮劍」其實是早晚的事。

中央連環出招,也許讓泛民政客乃至不少市民感覺到殺氣騰騰,但執意指控兩辦有違《基本法》第22條,只能是書生弄劍、紙上談兵。中聯辦上周五發出的2,600字「四問四答」不僅表露強硬的政治態度,更擺明車馬從法理角度說清兩辦身份與權力來源,駁斥「中央干預」之說,說明中央不僅要從政治倫理角度梳理央港關係,也做好在法理層面「撥亂反正」的準備。泛民陣營由兩辦發聲聯想到「DQ」,多少也反映他們其實心裏清楚,中央有沒有權、合不合法,並不是他們自行說了算。

不管是否接受,兩辦炮轟郭榮鏗及後續的動作,只會是中央誓必落實積極「一國兩制」的開端,可以想像「亮劍」陸續有來。上周三(4月15日)「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駱惠寧發表短片講話,指出要以「制定」、「修改」、「激活」和「執行」四個「該」的層面堵塞香港的國家安全「風險口」。明眼人實在不難看出,四個「該」是如何老實不客氣。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資料圖片/歐嘉樂攝)

人血饅頭能有幾多 大狀政黨黔驢技窮

問題是,泛民各政黨領袖,尤其是擁有不少法律專才的公民黨能夠名正言順地「接招」嗎?公民黨元老梁家傑和吳靄儀解讀駱惠寧的「激活」言論時,直指中央可能透過《緊急法》或直接「以中央法例約束香港」,同時呼籲港人「多手準備」,共同抗爭。這些話若出自街頭抗爭領袖之口,不會讓人意外,但由兩位資深大律師道出,卻只會讓人感到疑惑:一方面,他們顯然看到中央要求香港落實國安法規的決心,也不會不知道這是香港無法迴避的憲政責任;但另一方面,他們不從自身專業去指出香港如何拆解這個難題,卻直接予以否定。這不像是「秀才遇着兵」,反而顯得黔驢技窮。

公民黨拋出「多手準備」的講法,卻未能說出自身可以有何作為。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早前信誓旦旦,說泛民要奪取立法會控制權,然後以否決所有政府議案,甚至是《財政預算案》作籌碼,逼使政府接受反修例運動中提出的「五大訴求」。這個所謂「戰術」在中央展現的處理香港事務新策略下更見幼稚。當泛民中人自以為看透了中央的意圖,甚至連中央有什麼利劍還沒出鞘都似乎瞭如指掌,卻說不出自己可以如何理直氣壯地接招,難道真的相信「政治攬炒」是殺手鐧?

如果控制議會無法「變天」,最直接的答案似乎又是「上街抗爭」。「多手準備」便讓人嗅出煽動年輕人再走上街頭用暴力抗爭的意味。去年的反修例運動裏,成百上千的年輕人因參與暴力示威而墮入法網,可能面對以年計的牢獄之苦。暴力示威的起始是一些人不斷渲染「和平示威無用」。但經歷了動盪不堪的半年衝擊,誰又敢說暴力有用?令人不齒的是,不少政客安坐後方,以各種理由為暴力辯護,用「不割席」等文宣辭藻作擋箭牌,但自己卻不曾走上前線。不客氣地說,他們吃盡了「人血饅頭」!

公民黨立法會議會楊岳橋。(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身為大律師的楊岳橋過往便曾因說出「留案底會令人生變得更精彩」而受批評,要在立法會會議上道歉。如果公民黨的大狀們自己跑上前線,親身體驗「精彩人生」,還算厚道,但若只懂煽動他人犯罪,自己卻於「廟堂之上」坐享其成,實在不禁令人想起《三國演義》中諸葛亮「罵死王朗」的經典一幕。

棋盤上招招被人壓制,「盤外招」又如何?包括郭榮鏗在內的一些泛民政客,近年積極遊走於港美之間,拉攏美國政客為港人出面,企圖依靠美國向北京施壓。此舉美其名為「國際戰線」,他們也許自以為是「蘇秦張儀」,卻根本無視國際局勢的現實。中美矛盾日深,無論中央對香港是否讓步,美國也會繼續針對中國,中央有何必要對香港投鼠忌器?

事實反倒是,在中美角力日益激烈的情況下,政客愈是想借助外國插手香港事務,就愈踩着中央的底線,愈激起其對國家安全的顧慮。一些連經濟也搞不懂的政客或KOL,整天叫嚷着要美國制裁香港,以令中央迫於「經濟攬炒」威脅而退讓。環視當前現實,這種天真令人扼腕—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內地全境封閉阻止病毒散播,取得成效後率先復產復工,依靠的是強大的國家機械和產能,香港在這過程中有何角色?不妨直說,「攬炒」只是一些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把戲,炒不倒北京,最終只怕是香港「自炒」。

(資料圖片)

與中央為敵非出路 尊重一國必須先行

上述三條路可謂泛民陣營近年致力經營的所謂「救港戰術」,但無論何者都是前路不通的「死路」。泛民一直喜歡為中共貼上「專制極權」的標籤。先不論當中有沒有偏見,既然認定中共是專制極權,那就應該預料到中央有「用強」的一招,然而,當一棒果真打下來時,真的懂得抵擋嗎?政客一味跟隨民粹而動,抱着僥倖心態操弄政治,如何能擔起大任呢?

香港社會必須認清一個現實,「一國兩制」中「一國」是本,中央政府要運用權力確保國家安全在香港得到保障,即使港人心裏如何抗拒,卻無法否認:這是香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不能迴避的責任。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本獲賦予履行此一責任的彈性,但若社會只抱持鴕鳥心態應對,不僅令自己理虧,更只會令迴旋空間不斷自我縮窄。駱惠寧的四個「該」明白宣示,中央在原則與底線問題上有鋼鐵一般的意志。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回應駱惠寧講話時,稱其「粉碎市民對社會復和的期待」,這說明她仍無視國家安全這頭「房子裏的大象」。將社會和諧與國家安全放置於對立面,如同否定對「國家安全」的關注,是極其危險的想法。

香港的政治氣壓驟然升高,也許讓人感覺到圖窮匕見的寒氣,但負責任的政黨應該清楚認識什麼是不能超越的政治紅線,引導港人在符合政治倫理的框架下找出一條理性可行的發展道路,而非不斷慫恿港人走往「死路」。當「政治攬炒」的幼稚面紗被人揭開,從政者如一眾泛民立法會議員也應知懸崖勒馬,直面「一國」是香港政治大前提這個現實,謹守議員誓詞,盡忠職守為香港服務,謀求與「一國」融和並行的「兩制」。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4月20日出版的第210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