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頭襲大嶼】水口濕地填塘鋪草 工人晝伏夜出 置地持部分土地

撰文:賴俊傑
出版:更新:

政府近年主張大嶼山「北發展、南保育」方針,香港01去年曾報道大部分土地被劃成綠化地帶、海岸保護區、自然保護區,應作保育的大嶼山南部,成為非法倒泥及填土黑點。一年過去,破壞更由貝澳及塘福等遊客熱點,蔓延至較偏遠的水口。一片濕地遭挖塘及填土,架設起圍欄及舖滿草皮,更涉及發展商擁有土地。環保團體擔心有人借綠化工程為名填平濕地,會嚴重影響該地的生態。

連接水口村及泥灘的一片濕地,近日被發現有人於上址挖塘及填土(紅框示)。(賴俊傑攝)
濕地被填平後,工人於上面架設圍欄及舖上草皮。(賴俊傑攝)

大嶼南近年倒泥及填土活動肆虐,水牛、濕地生態受到威脅。雖然貝澳、塘福及水口多處土地早年於「南大嶼海岸分區計劃大綱圖」中被劃為海岸保護區,但卻未被「發展審批地區圖」覆蓋,故規劃署未能對該處破壞環境或違反發展行為執法。另外,由於這些土地多屬私人農地並無土地用途限制,地政總署亦無法對倒泥及填土活動執法,只有環保署的《廢物處置條例》能管制倒泥活動。不過,只要獲地主同意,署方亦無法執法。

水口位於大嶼山南部,鄰近塘福村,有逾200年歷史,村民歷代耕種稻米為生。一條嶼南道,劃分村屋與農地。直至數十年前村民棄耕,農地荒廢後慢慢變成草地、濕地及樹林,成為水牛、黃牛及雀鳥的棲息地。連接濕地的,是孕育不少海洋生物的水口泥灘,假日吸引不少遊人摸蜆及觀賞生態。

去年11月,一輛重型扢泥機輾過濕地,轟立在堆起的泥頭山上,打破了水口村的寧靜。(賴俊傑攝)

堆起約1米高的「泥頭山」

去年11月,一輛重型扢泥機輾過泥灘及濕地,大肆挖塘及填土,令村民及遊人嘩然。香港01記者今年1月初接獲舉報後到場視察,懷疑填土的地點位於嶼南道通往水口泥灘的小徑旁,面積大約20米乘20米,有一半範圍堆起約1米高的「泥頭山」,上面停泊一輛重型挖泥機,其餘的範圍則挖出一個約1米深的池塘。

填土者晚上9時後到場 天光後離開

記者其後數次返回視察,均沒有見過施工者,工地亦沒有任何施工告示。據村民所知,原來,施工的人相當神秘及低調,他們往往在晚上9時後才攜備工具到場,天光後便離開,估計是要減低途經人士的注意。根據現場遺下的挖泥機軌跡,相信工人由距離水口村約400米外的嶼南道駛入,經過足球場,剷過泥灘及濕地後到上址施工。

施工者填平濕地後堆起一米高的泥頭山,上面舖滿多塊草皮。(賴俊傑攝)

填土處架圍欄舖草皮 土地業權人與發展商有關

直至本月初,記者再到現場視察時,發現挖泥機已不知所終,池塘的水被抽去一半,泥頭山上則架起了約1米高的鐵欄及圍網,欄內則舖滿多塊草皮,與高爾夫球場所用的相似。

記者翻查地圖,發現填土地點涉及兩個地段,其中一幅土地於去年9月,由持新加坡護照的Lai Wei Chin以25萬元購入;另外一幅則是Corona Land Company Limited,於1984年連同附近多幅地皮,以及大嶼山及東涌地區等多幅地皮,以1200多萬元大手購入。

置地子公司持有部份地皮

根據公司註冊處,Corona Land Company Limited的註冊辦事處位於中環交易廣場,與發展商香港置地的辦事處相同,該公司的董事黃友忠,為香港置地高層,而該公司則由香港置地(信託)有限公司及新界世紀地產有限公司持股。香港01上周已就事件向香港置地查詢,至今暫未獲回覆。

環保團體擔心,於濕地上動土威脅附近的生態系統。(賴俊傑攝)

環保署指無違例 環團憂「假綠化、真破壞」

環保署表示,上述土地為私人土地 ,署方於本年1月初曾接獲2宗懷疑非法挖塘及堆填的投訴,調查後發現該處土地曾進行挖土、填土及平整工程,最近的巡查顯示已舖上草皮及加上圍欄。惟工程並無涉及傾倒或擺放建築廢物,亦沒有違反環保法例。 

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表示,水口泥灘是不少魚及蟹的育幼地,當中包括受中國國家二級保護的馬蹄蟹。漁護署曾經把泥灘列作「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但被村民擱置下反對。而水口村的荒廢農地,過往曾有香港特有種盧氏小樹蛙及國家二級保護動虎紋蛙的出現紀錄,這些兩棲動物多數只會於一個地點棲息,平整濕地會威脅牠們的生存。

對於有人在濕地上舖草皮,吳指不懂猜測其用途。不過,他擔心有人會利用現時法例的灰色地帶,將土地發展包裝成耕種或綠色工程,但實際用途卻與該土地不匹配。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則表示,假如事件有發展商參與,當然不能接受,除了對大自然生態破壞外,有商業性活動亦會對社區生活帶來影響。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