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上水」搞手梁金成報稱沙田遇襲 臉遺粉末全身20處藤條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月「光復上水」搞手、北區水貨客關注組召集人梁金成,昨(18日)深夜獨自在沙田城門河畔飲酒閒逛期間,報稱遭數名語帶鄉音的惡漢,潑灑白色粉末及圍毆,對方警告「梁金成!你唔好再搞事!如果你再搞事,就唔係好似今次咁!」事後梁由救護車送院,身上更遺下逾20處疑似藤條痕。「光復元朗」搞手鍾健平認為,是次事件有組織、有預謀,呼籲全香港人向同類伏擊及暴力說不。

梁金成下午近3時許在律師陪同下到沙田警署協助調查,全程不發一言,扶著腰走入警署。

+4
+4
+4

●「梁金成!你唔好再搞事!」

今日(19日)凌晨3時半,梁金成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候診期間,向傳媒簡單透露事發經過。他憶述,昨晚11時許,獨自在住所附近城門河畔飲啤酒散心,「突然有3、4個人向我塊面灑咗啲粉,我即刻遮塊面,跟住就亂咁被人毆!」他指,已不確定當時被多少人施襲,只聽到對方警告「梁金成!你唔好再搞事!如果你再搞事,就唔係好似今次咁!」

●「擔心而家警方嘅處理手法」

梁金成指,事發前未有被滋擾或跟蹤,他對遇襲一事亦一頭霧水,最近期亦只是申請「光復上水」遊行,再之前則是針對水貨客的行動,但不確定是否與事件有關。不過,他早前有朋友在「光復元朗」行動中被捕,當時他亦在旁,事後一度感到被跟蹤。梁指,遇襲後已即時報警求助,警員亦有詢問他會否再作跟進,但他怕自己喝酒後影響錄口供,故先要求驗傷,再研究後續事宜,但最重要一件事:「我都較為擔心而家警方嘅處理手法!」

● 鍾健平:事件為有組織、有預謀

而「光復元朗」搞手鍾健平事後往醫院探望,並再代為闡述事件前因後果,他指梁金成遭4至5名中國籍男子前後伏擊,向其臉部及身上被灑上不知名白色粉末,再被疑似藤條的物體所傷,主要右身被攻擊,頭、背、手有超過20處傷痕,行兇者伏擊後,以語帶鄉音的廣東話稱:「梁金成!你咪X再搞事!今次係一個警告,下次唔會係咁!」

鍾健平指,如果事件是中國派人以暴制止所謂香港動亂,絕對不是一個可行辦法,他作為梁金成的朋友,強烈譴責相關行兇者的動機及所作所為。此外,梁金成遇襲後,有超過兩間報館接獲神秘男子來電,通知他們前往醫院採訪,代表是次事件為有組織、有預謀、以暴力作警告的行動,呼籲全香港人向同類伏擊及暴力說不。

● 警方態度不合作

鍾健平又批評,警方接報後採取不合作態度,因為梁金成只是在住所附近閒逛,未有攜帶身份證,警方卻因此稱不會將他送院,「呢個係荒天下之大謬,無論咩身份國籍男人女人,傷者都一定去咗醫院先!」他指,因為不信任警方,現時有待梁金成驗傷後,才進一步商討後續事宜。

光復元朗申請人:梁主動向院方要求 與家人離開醫院 

其後,光復元朗遊行申請人士發新聞稿指,梁金城因為需要安撫家人情緒,已於大約 8月19日早上八時,主動向院方要求,與家人離開醫院,到安全地方休息。另外新聞稿提及:「今早有自稱沙田重案組人員,一直以電話騷擾梁先生休息。將心比己,希望各位可以先讓梁先生及家人稍事休息。」警方表示,於8月18日晚上11時30分,接獲一宗發生在沙田的襲擊案。現場為城門河畔近畫舫,報案人稱被三至四人毆打,背部受傷。

梁金成下午近3時許在律師陪同下到沙田警署協助調查,全程不發一言,扶著腰走入警署。(陳蕾蕾攝)

 

警方稱,昨(18日)晚上11時30分接獲43歲姓梁男子報案,指在沙田城門河近畫舫懷疑被3名男子以硬物及粉末襲擊,其間兇徒曾以言語恐嚇他,原因不明,兇徒其後逃去。

人員接報到場,梁事主要求送院治理。經進一步調查,案件列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及刑事恐嚇,交由沙田警區重案組第一隊跟進,暫未有人被捕。

梁背、手、腳及頭部受傷,清醒被送往威爾斯親王醫院治理。

據了解,事主身上有酒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