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記者會】印尼女記者眼中彈 警:有人掟汽油彈 警才開槍

最後更新日期:

十一前夕的「929反極權遊行」,警方如臨大敵,高度戒備,下午開始防暴警於港島多處進行密集式發放催淚彈、高處開槍等,昨日警民衝突中,記者受到警方不同程度的阻撓,如直接用胡椒噴霧噴向記者面部、強光電筒照向記者的相機,印尼女記者Veby Indah眼疑中彈受傷,今日仍留醫。警方回應指,已主動介入了解事件,通過印尼領事館代表接觸事主,事主現階段需要休養,未能取得口供,稍後會經律師向警方作出正式投訴。

Veby Indah由代表律師於晚上發表聲明,指遭警方的布袋彈或橡膠子彈射中,眼部受傷。並指駁斥指事發時與其他傳媒站於天橋的樓梯頂端,並沒有攙雜在示威者之中。就事件將向警務處處長及開槍警員作刑事投訴及民事訴訟。

一名印尼記者眼疑中彈。(資料圖片)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對於昨日有記者受傷表示慰問,非常關注事件,主動介入去了解事件,通過印尼領事館代表接觸事主,事主現階段需要休養,未能取得口供,稍後當事人會經律師向警方作出正式投訴。

已主動介入 暫未能落口供

謝稱,現有的資料是,聽到有一聲聲響後,女記者跌倒了,「佢嘅傷勢我哋其實都同領事館接觸過,佢現階段需要休養。」待她作出投訴及錄口供後,去確認事件原因,「對於佢傷嘅原因,同埋將來嘅調查,我諗現階段我唔係到作出評論。」

他解釋,為何昨日會在橋上開槍,因當時有大量暴徒於橋上向警務人員擲硬物及手持汽油彈,當時警員於樓梯向橋上發射一枚布袋彈,至橋下時,暴徒向橋下擲兩枚汽油彈,警員在別無他選下作出相應武力,「我可以肯定佢並不會瞄住記者去作出呢個射擊。」

右眼中彈印尼女記者Veby,任職於印尼免費報紙「SUARA」,已來港7年,是香港居民。香港01記者今早探望她時,對方可進行對答,唯精神狀態一般,略帶疲態,頭上的瘀青非常明顯,受傷的眼睛腫起一大塊;Veby表示當時有戴「全保護(well-protected)」眼罩及其他裝備,現在受傷的右眼可看到光,眼入面有瘀血,但受損情況有待醫生檢查;另外額頭亦受傷。Veby的親屬今日從印尼來港了解。

女記者聲明指被布袋彈或橡膠子彈射中 事發時無攙雜在示威者之中

Veby Indah發聲明表示,她於周日被警員以子彈射撃,導致嚴重受傷。該子彈相信為布袋彈或橡膠子彈,有關的彈殼在現場附近被發現。聲明指出,當時Veby Indah在連接香港入境處往灣仔地鐘站A4出口的行人天橋,為其所屬的媒體報導香港的示威活動。她身穿帶有「記者」字樣的反光背心以及帶有「記者」字樣的頭盔,記者證明文件亦在掛於頸上,與其他傳媒站於天橋的樓梯頂端,並沒有攙雜在示威者之中。

子彈向傳媒的方向射去 由大約12米外撃中保護眼罩

聲明指,在槍擊發生之前,警方(包括該進行射擊的警員)亦曾經在傳媒聚集的天橋樓梯頂端。該發子彈是由警員從天橋的樓梯中間位置向傳媒的方向射去。該子彈由大約12米外撃中Veby Indah的保護眼罩,衝擊力導致她右眼嚴重受傷,右眼附近的傷口需要接受縫合,她的左眼亦有受傷。Veby Indah在現場接受了緊急治療,並在稍後被送往柴灣的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醫生目前無法就她右眼傷勢的影響作全面評估或預計。目前預計醫生將可以在約七天後為她的右眼進行掃描,以全面評估右眼傷勢的影響。

代表律師:武器使用違反指引 記者是警方視線內唯一的群眾

其代表律師韋智達表示,子彈是在一個可能致命的距離從下方射出,這樣的角度只可能擊中上身或頭部。韋智達質疑,武器使用違反了製造商的指引,任何可以想到的專業指引,以及國際慣例。Veby Indah以及她身邊的傳媒明顯能夠被辦認為記者,亦是警方視線內唯一的群眾,他們並沒有對警方構成威脅。

Veby Indah將提出刑事投訴及民事訴訟

韋智達指,Veby Indah生還是相當幸運的,如果沒有保護眼罩,定必已經失明。目前,嚴重的視力損失仍然是可能發生的。這次事件的責任完全落在無法控制部分警員愈見魯莽的行為的警務處處長,以及該進行射擊的警員身上。Veby Indah將會就此向警務處處長及該警員提出刑事投訴,亦會提出民事訴訟。

Veby Indah目前身體相當不適,無法接受傳媒採訪,感謝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的醫護人員、她的教友、她所屬的傳媒機構以及香港記者協會的關懷與支持。

警笑向記者噴椒 江永祥:相片只捕捉一剎那樣子

被問到有警員被拍下,向記者笑住噴胡椒噴霧,是否不滿或針對記者,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表示,當時警員在軒尼詩道進行行動,眼前有數百名示威者,過程中有示威者不斷叫囂,向警員擲物,包括玻璃樽及磚塊等,有個別暴力人士拍打警車車身,當時警員以寡敵眾的情況下決定撤退,且戰且退期間部分警員上警車,該名警員當時使用胡椒噴劑,是瞄向前面一大班暴力示威者。他指無奈地很多時警員處理暴力示威者時,中間夾雜不同人士包括記者。

江永祥續稱,警方不希望這種事發生,希望各方顧及自己的安全,盡量不要站在警方及暴力示威者中間,「只係單憑一張相片話我哋同事當時係咪笑呢,只係一剎那捕捉嘅樣子,冇晒前因後果,當時同事前面有大量暴力示威者,我諗唔會有人笑得出。我想信呢個畫面唔能夠反映事實嘅全部」。

方志堅:警按現場判斷 採用噴椒方式

有傳媒關注,警方在驅散時,並非朝示威者方後噴椒,而是向天噴射,令遠處的傳媒亦中椒,行動部警司方志堅強調,警方絕對不是刻意瞄準記者,但混亂中記者會與暴力示威者位置相當近,警方採用甚麼方式使用胡椒噴劑,會根據現場專業判斷,目的一定是為驅散,現場警察公共關係科人員會提供協助,亦希望記者與示威者保持距離。

謝振中強調,一定不會針對記者噴椒,傳媒聯絡隊人員都曾中椒,或受衝擊,昨日曾有人向警員掟汽油彈,如果燒中有機會會死,在危險環境下工作,「無嘢比自己生命緊要」,呼籲記者切勿站在警員及示威者之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