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記者會】警指水炮車驅散目的為保護清真寺 「暴徒應道歉」

最後更新日期:

10.20九龍遊行演變成多區示威衝突,警方水炮車在尖沙咀進行驅散時,一度向九龍清真寺噴射藍色水劑,特首林鄭月娥及警務處長盧偉聰今早與教長會面,表達歉意。警方在今日例行記者會上進一步指出,警方出動水炮車目的,是驅散人群,保護清真寺。西九龍總區指揮官卓孝業亦指出,事前已通知當區各持份者,當得悉他們亦受波及後,已表達歉意,強調,「暴徒」亦應向港人致歉,警隊亦等待「暴徒」的道歉。

本身是巴基斯坦裔的網絡安全科技罪案調查科警司莫俊傑表示,警方已向穆斯林群組解釋,出動水炮車目的是驅散,「我唔係想講結果,而係目的,好清晰係保護清真寺」。

「係打中門口,唔係直射」

就水炮射中清真寺講法,莫稱「唔同人有唔同意見,過程中係打中門口,唔係直射」,否認警隊敏感度不足。莫又指出,警方昨午己即時與九龍清真寺首席教長聯絡,作出澄清及解釋,警隊有義工亦聯絡他,想幫手清潔,但由於現場不安全,清真寺方亦表示非適合時間,所以至晚上,由油尖警區指揮官、警察公共關係科及他本人到清真寺表達歉意。

就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昨晚入清真寺時,被指衣着打扮不尊重宗教,莫表示,據伊斯蘭規定,《可蘭經》清楚表示入寺要遮閉下體,蓋住胸膛,及最重要有尊重,而同事並非穆斯林,當時入寺亦表示尊重,亦非進入祈禱地方,而是辦工地方。

「染藍」聖安德烈堂 警:向各持份者道歉

被問到尖沙咀聖安德烈堂同被染有藍色水劑,為何未見警方公開道歉?西九龍總區指揮官卓孝業表示,因為有「暴徒」在該處違法及使用暴力,所以警方要執法,就昨日行動,事前已與區內相關持份者溝通,包括商場、居民組織、港鐵、巴士及宗教團體等,當警方知道持份者被顏色水劑波及後,已一一與聯絡及表達歉意,「但我更加想暴徒向香港人表達歉意,因為佢毀壞咗香港好多地方,亦破壞咗我哋嘅安寧,亦令好多人生活喺恐懼裏面」。

外界一直關注警方驅散行動的處理手法,卓考業表示,警方的處理手法是因應不同情況而同,會有不同戰術處理,不認為警方有問題,就行動中曾影響他人,警方已經作出歉意,強調「我哋都等緊暴徒同我哋道歉」。

警方記者會文字更新:

昨日 (20日)九龍區多處爆發反修例示威,警方在驅散行動中出動水炮車,在尖沙咀彌敦道射藍色水劑,九龍清真寺受波及,大閘及門口一片藍,多名站在門外的市民,包括印度協會前主席Mohan Chugani(毛漢)被「染藍」,事件引起廣泛關注。至深夜時份,警方曾到清真寺與教會面,及派員簡單清潔;今早,特首林鄭月娥連同警務處長盧偉聰再與教長見面,向清真寺道歉。

西九龍總區指揮官卓孝業、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及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警司莫俊傑下午四時會見傳媒。消防處副消防總長(總部)陳慶勇亦會一同出席。

【1827】被問到是否涉警員操控水炮車程序或人為失誤,才「誤中」清真寺;使用水炮車原則,其中一個是針對暴力衝擊行為,而非個別示威者,當時在清真寺前十多人都相當和平,是否有違原則;昨日在旺角、深水埗很多無辜的途中被水炮車射中,警方是否就鬧市使用水炮車作檢討。

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表示,已向操控的警員作了解當時的目的及操控的困難,操控一部大型機器並透過一組人合作作決定是很困難,另外,目的是保護清真寺,掃蕩線有人縱火,有人開始破壞等,一切暴力行為嚴重傷害其他人及大規模的破壞財產,正正適合使用水炮車,用一個有策略及較安全的模式作驅散,使用噴劑,在世界各地均如此使用,在城市裏使用,不過香港是一個擠迫的城市,希望大家諒解在香港擠迫的街道使用水炮車,「我哋唔係好有經驗架咋」,警方過去四個月使用後不斷作檢討改善,但戰術操控的模式在不同地方的限制是靠經驗取得。警方雖有很多的模擬訓練,但無法百分百確保不影響他人。

卓孝業補充,使用水炮車波及商舖及途人,波及商舖有時是無可避免,因為「暴徒」選擇破壞地點,非警方,但其他市民可以選擇離開,雖然市民有時有需要到某些地方,但請他們更留意警方的呼籲,注意現場環境,警方在任何武力前,有口頭警告、舉旗,再口頭警告、再舉旗才使用水炮車,而水炮車是非常龐大的車輛,任何人都會見到,見到車輛應知道警方要採取行動,亦有非常響量的廣播告之,呼籲市民如非參與「暴亂」,請立即離開,走向橫街,避免自身不必要的危害,請大家留意媒體及警方廣播。

【1810】江永祥表示,昨午3時許已有人作出破壞,警方天職是要將違法暴徒繩之於法,但他發現,現時香港守法意識蕩然無存,有人會包庇他人破壞與政見不合的商舖,更有人會美化行為,「咩裝修呀?咩裝飾呀?講過好多次呀,係刑事毀丫,拉得架,坐監架」,不希望會變成習以為常,形容是瘇瘤,呼籲守法市民與暴力說不。

【1805】被問到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Mohan Chugani) 全身藍色,他指不能原諒警方,警方做事應有低線,警方會向他致歉。莫俊傑表示,水炮車射中清真寺前門及閘門,但行動目的是「保護」。他作為穆斯林,在上周五的祈禱日有很多穆斯林向他表示,擔心清真寺受襲,「我哋行動其中目的係唔想清真寺出面有啲人搞事、破壞」,當時有驅散行動,到清真寺繼續驅散導致影響清真寺,「我唔係想講結果,而係目的,好清晰係保護清真寺」,結果有人不滿及有誤會,「我哋係非常誠意地用互相尊重的態度,去同清真寺溝通,表達我哋嘅歉意。」他指,他昨晚開始主動聯絡毛漢,他會繼續聯絡毛漢。

【1804】李桂華表示,就「私了」調查進度,8.13機場有內地記者遇襲,警方已拘3男1女;9.14淘大花園一對男女因政見問題遇襲,已拘兩男;9.21元朗男子遇襲,已拘兩男;10.6深水埗的士司機被打,已有兩男被捕。

【1758】被問到警方槍彈威脅對記者的阻礙是否有違警察通例。江永祥表示,在事件中大家的安全很重要,包括記者及警察,記者站在警方及「暴徒」中間,容易作紀錄及拍攝,但的確是危險的位置,警方向「暴徒」方向使用武力,警方亦不希望誤中,記者要多考慮自身的安全。近日在拘捕過程中,警方會即時作出封鎖線,因為在過去數周面對太多針對警察的暴力,包括搶犯,所以警察入然高度戒備,作出兩公尺或最大的封鎖線,作拘捕或制服時,警員要以圓形推出封鎖線,以有安全距離,以防再生「暴徒」以刀襲擊事件,「企喺暴徒同警察中間必然有風險」。

【1744】被追問當時清真寺前只有記者、立法會議員及印度協會前主席,有何理據顯示警方是保護清真寺。汪威遜表示,警方昨日面對一班「暴徒」在大量的人群聚集中,遇有任何目標物就會聚集,接着進行破壞,無論有無遮擋,「會唔會有機會破壞咗商舖或其他地方」,在衡量風險及無可選擇情況下,使用所需最低武力,盡快有效將他們驅散,一個無守法意識的情況下,「一班人蒙面諗住人記唔到、認唔到佢,就會走埋一啲地方,只要同佢政見唔合或是目標地方,就開始縱火、撬爛啲嘢、破壞,如果警方唔主動做呢啲嘢,點樣恢復公眾秩序。」他稱,大家要明白警方的難處,再一次希望大家離開警方行動範圍。「當時已經係一個非法結集,入面嘅人其實唔應該喺非法結集嘅地方出現,因為入面係非常危險。我哋擔心大家安全,所以畀警告,希望大家快啲離開。大家唔離開,我哋又要達到行動目的,一定有限制。我相信世界無完善戰術,一定唔會有風險,但我哋一定將風險減到最低。」

【1742】就7.21元朗白衣人打人事件,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新界北重案組已拘34男,年齡18至60歲,6人已控告參與暴動罪,警方正積極跟進,若有夠足證據會諮詢律政司意見提控,亦正跟進通緝人士。

謝振中表示,6.12拘39人,控告8人;6.21 拘5人,全部已上庭;6.26拘6人,控告兩人;7.1拘39人,控告10人;7.21拘34人,控告6人;8.31拘65人,6人已上庭。警方非常重視7.21元朗事件,任何暴力事件都會公平公正處理。

【1733】至於由誰人下決定向清真寺射水,汪威遜表示,水炮車內由一名警署警長階段的人員作決定,負責確保車輛安全,何時可應用噴劑等,「但責任係咪要放晒喺佢度?我唔覺得係,佢考慮的事情好多,有好多一連串不同決定,但一定係確保公安全目的」。

被問到射清真寺事件是否警隊敏感度不足?網絡安全科技罪案調查科警司莫俊傑表示,警方已經穆斯林群解釋當時目的是驅散,最終是要保護清真寺,就射中清真寺講法,莫稱「唔同人有唔同意見,過程中係打中門口,唔係射」,警方尊重所有宗教建築,警方絕無惡意,絕非蓄意,警方已表達真誠歉意。

事件發生後,警方並非七小時後才處理,已即時與九龍清真寺首席教長聯絡,作出澄清及解釋,警隊有義工亦聯絡他,想幫手清潔,但由於現場不安全,清真寺方亦表示非適合時間。

至昨日晚上,油尖警區指揮官、警察公共關係科及他本人都有到清真寺表達歉意,重申令清真寺受影響非我們原意。莫又指出,警方一直都向少數族裔提供不少協助,例如寶石計劃或喜瑪拉雅計劃,協助他們投考警隊或政府工作,以他本人經驗,警隊一直希望幫助少數族裔,惟發後被人炒作,指警方行動直接針對清真寺,向全球穆斯林宣戰,侮辱伊斯蘭,發動聖戰,「係散布仇恨種子」,明言伊斯蘭及穆斯林是非常理性一群,講求和平,非仇恨及報復。

就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昨晚入清真寺時,被指衣着打扮不尊重宗教,莫表示,據伊斯蘭規定,《可蘭經》清楚表示入寺要遮閉下體,蓋住胸膛,及最重要有尊重,而同事並非穆斯林,當時入寺亦表示尊重,亦非進入祈禱地方,而是辦工地方。

【1724】被問到今日特首及一哥向清真寺道歉,但在深水埗射中記者及市民,為何不就其他有改善空間的事件道歉。謝振中表示,在過去四個月,警隊一直很努力恢復混亂的情況,在持續、長時間的執法行動中,前線警員要即時作出無數的決定,受到所有世界各地、香港傳體的監察,「我唔能夠講我哋每一個同事喺前線做每一個決定都係完美嘅決定,一向我哋如果覺得係決定係唔啱其實係需要承認,要向公眾交代及作出改善,在過去時間一直做緊呢樣嘢,我本人在過去幾個月,我本人在唔同嘅媒體或記者會,就唔同事件作個別致歉,但一定要明白唔同事件都有獨特性,有前因後果,亦要有長時間的調查才可下定論,所以隨意將唔同事件作比較,唔係全面嘅說法。」他指,721元朗事件正在調查,有不同的檢控及拘捕正在進行現階段作定論並不合適。

【1715】被問到尖沙咀聖安德烈堂被有藍色水劑,為何不道歉。卓孝業表示,因為有「暴徒」在該處違法及使用暴力,所以警方要執法,使用武力驅散,而使用水炮車是其中一項。就昨日的行動,在事前已與區內相關的持份者作溝通,他們包括商場、居民組織、港鐵、巴士及宗教團體。當警方知道顏色水波及他們,已一一與他們聯絡及表達歉意,「但我更加想暴徒向香港人表達歉意,因為佢毀壞咗香港好多地方,亦破壞咗我哋嘅安寧,亦令好多人生活喺恐懼裏面。」

卓孝業又表示,「暴徒」對警察的攻擊越來越犀利,視警為合法及合理被攻擊的對象,包括使用汽油彈、腐液、彈义飛石,「石頭咁大嚿磚掟過嚟」,四方八面有雜物擲向警方,記者在場採訪令人擔心會被掟中,亦留意到不少專業記者穿戴的服飾保護性不高,所以請大家留意自己所站的位置。「我唔想有任何人受不必要傷害,我呼籲停止使用暴力,停止支持使用暴力。」

【1714】外界一直關注警方驅散行動的處理手法,卓考業表示,警方的處理手法是因應不同情況而同,會有不同戰術處理,不認為警方有問題,就行動中曾影響他人,警方已經作出歉意,強調「我哋都等緊暴徒同我哋道歉」。

【1706】被問到水炮車兩次向清真寺射水,如何解釋為「誤中」。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表示,昨日事發時水炮車由梳士巴利道往彌敦道作驅散,因為「暴力示威者」在海防道建立了一個大路障並放火,而彌敦道沿路有很多火警、縱火、搶掠及圍毆不同政見人士,在此情況下,配合水炮車使用三大原則,包括嚴重傷亡情況下、大規財產被破壞及主要幹道被堵塞,阻礙警方執行職務及破壞社會安寧及秩序,使用水炮車作驅散是為阻止嚴重暴力罪行、大肆破壞的犯法行為。當時水炮車的工作是以人群噴劑沿途作驅散,大家要明白,如果我哋唔用特別用途車輛作驅散,而用人力作驅散,我哋警察防線會同暴力示威人士好接近,中間會夾記者及市民,大家磨擦、衝突,甚至出現的危險會相對地提高,在考慮不同的因素,調配人群管輛車輛去做。」他指,亦有限制,為更安全,不能讓示威人士在車輛及掃蕩中間出現,使用水炮車前不斷合予警告,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在場任何人士盡快離開。

汪威遜指,近日世界各地示威中,警察做事方式與香港警察的克制模式是有分別,原因是香港警察想保持距離,盡量克制,給警告後,想人盡快離開。警方首先讓銳武裝甲車經過路障,再是水炮車處理,在給予警告及警號下,仍有人不離開,在無可選擇下,就使用噴劑。使用噴劑有機會會影響到其他人,「但我哋無辦法畀人喺我車同人中間出現,因為危險會更多」、「對任何唔想影響到嘅人或也方出現影響,我哋係抱歉,但要明白我哋警方喺處理情況下困難喺邊,而我哋選擇喺洝全、最低風險嘅情況下達到一個目的,去恢復社會秩序、社會安全,係我哋使用特別用途車輛嘅考慮」。汪威遜說:「希望唔同人士喺暴力現場,盡量協助我哋警方,聽我哋警方阻告,當警方要你離開,盡快離開,就可以幫到我哋減低對其他唔應該受到影響或避免到不需要受到影響嘅人或地方被影響,更可以有效停止一個地方的暴亂及保護無辜市民的財產及安全」。

汪威遜又指,明白記者在現場工作有困難,如果將記者放在水炮車及掃蕩隊中間是有危險,示威者逃跑期間可能撞倒,大家應避免在該處或用其他模式,在安全的地方採訪,警方非即時叫大家走,而是盡快離開及有警號,有時間走,並非幾十秒要大家離開,而是大家應一早意識到警方有此警告。

【1647】消防處副消防總長(總部)陳慶勇表示,昨日與示威及聚眾活動縱火有關共77宗,集中在九龍區,在太子道西及荔枝角道交界,有人在天橋向地面警員投汽油彈,而尖沙咀站、旺角站、太子站、荔枝角站等出入口有人投汽油彈,彌敦道有銀行被縱火,就算車站商店關門,亦有員工在內維修檢測,縱火是嚴重罔顧人命。

去年平均一日錄90宗火警,100宗特別服務,逾2,000宗緊急救援服務召喚,昨在九龍區召達時間,僅40.32%能6分鐘內到場。就謠傳消防車用作運載及掩護警員,陳強調絕無此事,昨日有人截查及阻礙緊急車輛,消防予以強烈譴責。

就外界關注有警員登上消防車或救護車,陳表示,當有大型火警或事故,流動指揮車有機會有警員上車進行部署,但行進間的車輛不會有警員。至於救護車,警員有機會受傷而登車,可能有警員保護同袍一同送院,昨日A360正正是這情況,當時接載一名手部受傷警員入院;而若傷者涉及刑事,如昨日A494,有人士報稱受襲,警員上救護車調查後,認為毋須一同送院予是落車;另外,若受傷人士是被捕人,會有警員上救援車,昨日A173受傷人士拒絕送院,終由警員帶走助署;最後,如傷者精神狀況不穩定,救護員未能控制,會召警員協助,強調上述情況都是一貫安排。

【1633】卓又表示,暴徒又會針對理念不同店舖進行破壞,如撬開銀行、零食、中藥店的鐵閘,入內搗亂及縱火,波及樓上居民。警方昨日錄得10宗縱火,由10月1日至今有超過80宗,昨日刑毀案有7宗,10月1日至今共752宗,有商舖店主盤點失去財物,發現手機,電子產品損失,總值超過250萬元,警告任何人進行爆竊,可囚14年,由10月1日起計,共錄得28宗爆竊案,暴徒打爛店舖,令他人有機可乘,趁火打劫。警方又發現,暴徒會用建造地盤內物資作路障或攻擊警察,由10月1日至今有6宗地盤盜竊的報案。

昨日九龍區投擲超過100枚汽油彈,針對港鐵、銀行、商舖、警署及警員,在太子,有人在行車天橋向地面警員投汽油彈,幸只在身邊爆開,僅左腳燒傷,未有大礙;另有十多個港鐵站口被縱火,行為愈趨猖狂,強調「你哋做緊任何嘢都有後果,昨日有人已經即時被制服」,警告投汽油彈屬縱火行為,最高囚終身,即使訴求有多崇高,都不能合理化暴力。

警方又指,暴徒最近開始使用爆炸品,昨日九龍區最少接獲4宗發現懷疑爆炸品,當中太子道路旁,有一個物品放入盒內,連着電線,警方即時疏散人群,並由爆炸品處理科人員即場引爆,批評暴徒用懷疑爆炸品轉移警方視線,分散資源,行為卑劣,若經常有懷疑爆炸品出現,會令市民掉以輕心,隨便處理,隨時造時傷亡。

就水炮車昨日直射清真寺,卓再次向九龍清真寺及穆斯林社群致歉,警方各警區已主動接觸穆斯林社群解釋情況並致歉,警方感謝九龍清真寺及穆斯林社群的支持,會繼續保持緊密溝通,警方又留意到,顏色水影響到商戶及民居,警方怠到抱歉,對於任何人或團體受影響,致最真誠歉意,強調警方非常尊重宗教自由,不同宗教信仰團體,並無任何惡意,無存心冒犯,會繼續保持聯繫。

【1629】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上周五至周日一共拘捕68人,包括53男15女,年齡15至67歲,涉盜竊、非法集結、非法集結時使用蒙面用品、刑毀、公眾地方打鬥、藏有攻擊性武器等。周日拘捕中警方採取情報主導行動,在大埔截獲一輛的士,在車上檢獲大批汽油彈,車上31歲及34歲男子涉藏有攻擊性武器被捕。
謝指,法庭檢檢控方面,一名22歲男子涉10月19日下午五時在大埔行人隧道用力刺向在場男子腹部及割後頸,他被控意圖傷人罪,今日下午在粉嶺裁判法庭提堂。至於彈藥使用方面,十月十八及十九日警方無使用彈藥,昨日共使用約260催淚彈、約130發橡膠彈,近20發布袋彈及約40發海棉彈。在周末共有四名警員受傷,包括昨日一名警員在尖沙咀警署正門執勤期間被示威者汽油擲中,左手手腕二級燒傷,治療後已出院。
謝澄清,昨午約兩時一名男子路經尖沙咀警署附近時,見到有「暴徒」破壞警署門外設施,自發上前制止反遭拳打,嘴角受傷,警員見狀安排他入警署,免受進一步攻擊,有謠言指他是警員,是失實的指控。

【1622】卓孝業表示,暴徒打爛交通燈,拆爛電線,至少100組交通燈失靈,當中93組組未恢復運作,主要集中在油尖旺廣東道一帶,過去多個月至今合共400組交通燈被毀,今早車龍由長沙灣深水埗延伸至油尖,有16條巴士線線暫停,91條須改道,暴徒昨日更將目標指向基建,揚言大肆破壞西九龍站,旅客數字比上周減半,約1.4萬人次左右。

【1605】西九龍總區指揮官卓孝業開場發言,指過去四個多月,暴亂變得公式化,開頭會有貌似和平的遊行,之後有黑衣蒙面人四處破壞放火,近日更有土製炸彈及懷疑炸彈,情況令人非常討厭,市民生活極大困擾。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