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彈燒身】急救員三級燒傷失痛感 憶彈藥頭上爆開墮背脊著火

最後更新日期:

四個月的示威風波,衝突場面數之不盡,過去周六(2日),銅鑼灣一帶出現衝突,義務急救員阿仁(化名)在現場急救工作時,背部被催淚彈擊中,上背是嚴重二級及三級燒傷,昨日(7日)成功進行植皮手術。他接受訪問時,憶述事發一刻指,當催淚彈在他頭頂爆開時,其中一顆催淚彈跌進他的背部,直接在衣服與皮膚間燃燒,「好明顯feel到背脊有啲噴射嘅感覺。」

唔知點解催淚彈由上空爆,係我頭頂爆開,四散嗰隻,跌咗粒去我背脊,夾住我背脊咁樣燒。當時係好痛好痛,同埋係好恐怖咁痛,你係feel到佢係不斷係你背脊係咁喺到噴。
阿仁(化名)-背部中催淚彈義務急救員

阿仁形容當時催淚彈在他的頭頂上空爆開四散,其中一顆掉進他的背部。(林振華攝)

11月2日晚上7時許,警方在波士富街及羅素街交界發射了數枚催淚彈,阿仁在現場進行急救工作時,一群防暴警突向前推進,示威者四散,現場一名婆婆力勸防暴警不要再打年輕人,阿仁見防暴警察拿著胡椒噴霧欲噴向婆婆時,立即上前幫助婆婆,待婆婆離開後,阿仁與一眾記者返回行人路。抵達電車站時,阿仁發現準備撤退的防暴警打算發射催淚彈,「我大聲叫啲附近記者小心催淚彈啊,之後咁岩有一粒就跌咗去我嘅背脊嗰到。」隨後他由其他急救員抬走,「畀人抬去我最後瞓低嘅位,我都見到我手指係燒燶咗。」

催淚彈在頭頂爆開 跌落背脊

阿仁形容當時催淚彈在他的頭頂上空爆開四散,「唔知點解由上空爆,係我頭頂爆開,四散嗰隻,跌咗粒去我背脊,夾住我背脊咁樣燒。」阿仁隨即跌倒在地上,「當時係好痛好痛,同埋係好恐怖咁痛,你係feel到佢係不斷係你背脊係咁喺到噴。」由於痛感太強烈,阿仁本能地再用左手的兩隻手指「夾咗粒催淚彈出嚟」。

0.5%三級燒傷 完全無知覺、無痛感

阿仁稱,催淚彈在背上持續燒了十多秒,但感覺過了很長很長時間,「嗰日我好明顯feel到背脊有啲噴射嘅感覺,同埋有人都話見到我背脊有火光。」與催淚彈10多秒的接觸,導致阿仁背部的上半部分有大面積的燒傷,「醫生推測大概有0.5%係三級燒傷,即係完全冇知覺、無痛感,total有2至3%係比較嚴重嘅二級燒傷,同埋需要做植皮手術。」除了背部,將催淚彈夾出來的左手兩手指亦是嚴重的二級燒傷,昨日阿仁已成功進行植皮手術,目前有待傷口康復。

阿仁背部中催淚彈,嚴重燒傷。(資料圖片/李智智攝)

當時現場冇示威者,冇所謂嘅危害社會安寧事件,警方發射催淚彈根本係唔合理,我當下嘅感覺,要為自己攞返個公道先,我想追究返當日做呢個決定嗰個人。
阿仁

阿仁的隊友Harris及Alvin當時亦在事發現場,他們憶述事發一刻聽到催淚彈在附近爆開,現場隨即煙霧彌漫,當時兩人都見到有人被抬走,但不知道是隊友阿仁,待兩人幫助其他人進行急救後,始發生阿仁不見了。Harris稱,有隊友沿路發現阿仁的頭盔、電話、隨身物品,當時感到驚慌,「我哋第一件事擔心嘅係佢會唔會畀警察拉咗」,後來在路口才得知躺在地上急緊的是阿仁,整個過程超過15分鐘,Harris對於有隊友受傷感到內疚。

阿仁送院全程清醒

Alvin發現被抬上救護車的是阿仁,立即上前幫助,全程陪同他往醫院。Alvin指,阿仁當時表示非常痛,但全程清醒。Alvin表示,認到是阿仁受傷時很愕然,不知所措,「我自己嘅感受係,點解我出去保護人,點解我連自己隊友都保護唔到,甚至睇到佢咁我完成幫唔到手,嗰下個心會好難受、好心痛。」

Harris(右一)及Alvin(右二),當時亦在事發現場,他們憶述事發一刻聽到催淚彈在附近爆開,現場隨即煙霧彌漫。(林振華攝)

洗傷口前要靠食止痛藥止痛

大面積的傷口令阿仁睡覺時轉身甚不方便,「完全瞓低,起身嗰下會痛,或者起身想瞓低都會痛。平躺可以,因為中間位燒得比較嚴重,係無知覺,反而唔可以打側。」除了睡覺成問題,沖涼亦需要男護士的幫忙。阿仁透露,洗傷口及沖涼痛到難以忍受,「我𠵱家洗傷口或者沖涼前,講緊要食5至6粒止痛藥。」

不會因受傷而放棄急救工作

過去四個月均有到前線進行急救工作的阿仁,中彈後的第一個反應是痛,反而沒有恐懼,「我出嚟參與急救工作都4個幾月,係前面都差唔多慣晒,可能因為出得比較多麻木咗。」阿仁稱,其實痛就一定痛,但不會因此而放棄急救工作,「驚就其實個個都一定驚,但係我覺得大家都會做自己認為啱嘅。」

向警方追討公道

對於自己受傷,阿仁認為若是為了救人而受傷是值得的,但回想他現在這個傷是不是必要的呢?「我覺得唔一定係必要,因為警察佢射呢粒催淚彈係完全冇咁嘅必要。」阿仁稱,當刻現場已沒有示威者,沒有所謂的危害社會安寧,警方發射催淚彈根本是不合理,「我當下嘅感覺,要為自己攞返個公道先,我想追究返當日做呢個決定嗰個人。」阿仁稱,現時首要事情是待傷口復原,未來不排除會以民事訴訟的方法追討公道。

阿仁感激意外發生後,其就讀的樹仁大學校長、師生為他提供支援,亦感激所屬義務急救員團隊的支援,更叮囑隊友們再到前線時要多加小心。

阿仁稱,當刻現場已沒有示威者,沒有所謂的危害社會安寧,警方發射催淚彈根本是不合理。(林振華攝)

現時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及義務律師團隊協助阿仁,鄺俊宇稱,短期希望阿仁盡快康復,長期會因應阿仁的意願,不排除透過法律機制去追討。是次的受傷,鄺俊宇認為,警方在沒有示威者的情況下向記者、急救員發射催淚彈是完全不合理,是警方的無理做法導致阿仁嚴重的受傷,「呢件事係一個警號。」鄺俊宇認為,過去數個月的日子,太多無辜受傷的例子,「警方過去嘅日子所用嘅武力是否適當?定係我哋所形容嘅草菅人命?」鄺俊宇認為現時只靠監警會的機制是完全不夠,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惟一解決警暴的方法。

鄺俊宇稱,短期希望阿仁盡快康復,長期會因應阿仁的意願,不排除透過法律機制去追討。(林振華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