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一周年|速龍裝束無展示編號 爆眼教師將提司法覆核

撰文:邵沛琳 黃偉民
出版:更新:

特區政府於去年初提出《逃犯條例》修訂,惹來社會反對聲音,至6月開始陸續爆發嚴重警民衝突,風暴延續至今已1年仍未完全平息。去年6.12金鐘爆發大型示威衝突,警方事後公布使用武器情況,指當日共發射逾240枚催淚彈、19發橡膠子彈、3發布袋彈及30發海綿彈,衝突釀中逾80人受傷,多名示威者頭部中槍。
當中拔萃女書院教師楊子俊(Raymond)遭子彈射爆右眼,人生亦因此改寫。Raymond已重返校園教學,但其右眼視力只餘2.5%。回想去年6.12事件,他稱至今仍難忘中彈一刻,形容當時是「望住粒彈飛埋嚟」。談及事發當日情況,他質疑現場的「速龍小隊」未有展示編號及委任證屬違憲,就此提出司法覆核。

拔萃女書院教師楊子俊於去年6.12警民衝突遭射爆眼,其右眼視力僅餘 2.5 %。(黃偉民攝)
我會堅持司法覆核,就逃犯條例引起的社會活動,用方法達成訴求、塑造我們期望的香港。
楊子俊 通識科教師、右眼中槍示威者

「速龍小隊」未有展示編號及委任證 多次成為爭論焦點

反修例風波中,「速龍小隊」未有展示編號及委任證,令人質疑如有不當行為亦無法追究,有關問題多次成為爭論焦點。就《監警會》於5月15日公開的反修例示威審視報告,提及速龍小隊裝束並不被視為警隊制服,不受《警察通例》或《警察程序手冊》規管,毋需於戰術裝束上展示警員編號。Raymond指監警會報告未有反映現況。

Raymond認為,警員編號代表整個警隊及代表警員身份,他質疑6.12當天,「速龍小隊」未有展示警員編號屬違憲,市民難以追究懷疑違規的警員,他正與律師團隊向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我會堅持司法覆核,就逃犯條例引起的社會活動,用方法達成訴求、塑造我們期望的香港」。

Raymond指,他中槍後,有市民將他扶到後方巴士站,在場救護員為他急救,其後他由救護車送院治理。(資料圖片)
我望住粒彈飛埋嚟,非常難以置信。事發一刻非常快,但我心想當時我沒有做啲咩!點解開槍打我呢?
楊子俊 通識科教師、右眼中槍示威者

涉嫌暴動遭警拘捕 踢保後手機仍被扣留

現年29歲的Raymond,在事發後被警方以涉嫌暴動拘捕,至去年10月他報到後決定「踢保」,惟目前其手機仍被警方扣留,不排除警方會追究。Raymond難忘中彈一刻,「我中彈時好驚訝,唔知自己可以做啲咩,只係大叫我中彈!」Raymond中槍後,有市民將他扶到後方巴士站,在場救護員為他急救,其後由救護車送院。他質疑警員開槍的原因,「我都好擔心自己嘅眼睛,覺得可能咁樣就一世,會唔會就咁盲咗?」

右眼只餘2.5%視力 看文字會出現重影

戴着眼鏡的Raymond,雙眼看來沒有異樣,而右眼中槍後,醫生曾指有八至九成機會康復,但隨着時間過去,右眼的傷勢反而惡化,至去年6月下旬更出現水腫,眼底的黃斑區域有裂孔。

他指,其傷勢由強烈的衝擊力造成,導致裂孔非常大,視力亦愈來愈差,即使進行1次手術後亦無大改善,目前右眼只餘2.5%視力。因右眼沒有中央視力,因此看文字及螢幕時會出現重影,例如文字會化開或有2個影,而他目前在教學時如需用電腦螢幕,已習慣要戴上眼罩。

稱中槍前不見「黑旗」或「橙旗」

回想去年6月12日金鐘示威現場情境,他憶述當日獨自到金鐘,期望政府能停止修例、正視民怨,當日下午約3時半至4時,他稱警方突然多次施放催淚氣體,當時有不少市民被催淚煙包圍,「佢哋非常辛苦同需要時間休息,我無咩大礙,於是企喺警方同示威者之間,觀察警方行動」。

Raymond強調自己沒有武器,亦沒有作出衝擊,「當時我就咁企喺度,之後見到對面有警察舉槍」。Raymond記得自已中槍數分鐘前,他附近有3至4名示威者。他指當時自己只是站着,沒有向警員作出挑釁行動,而警方沒有舉出「黑旗」或者「橙旗」示警,甚至無開大聲公以要求示威者離開,「但非常唔好彩,警方無預警下向我開槍,導致我右眼中槍」。

+11

反修例示威中8,986人被捕:
資料顯示,去年6月9日至今年5月31日的反修例示威中共有8,986人被捕,當中不少人踢保,但近月來有人被再次被拘,例如今年3月,曾踢保的26歲女咖啡師被控縱火、暴動和管有攻擊性武器等罪名,而在理大衝突一役,1名29歲男踢保後,本月5月11再次被捕,被控1項「參與暴動」罪及1項「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罪。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