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一周年|理大圍城致情緒陷困 被捕社工想同家人講對唔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觸發連場衝突,其中去年11月理工大學「圍城」13天事件,理大內外烽煙不斷,留守者設法爬渠或游繩逃脫。年輕女社工阿玥(化名)當時留守於理大內展開人道支援,她憶述圍城外兵荒馬亂,圍城內則氣氛極度緊張,有示威者情緒缺堤,不少人眼神流露絕望,身為社工的她只好不斷安慰示威者。

隨時間流逝,阿玥形容絕望尤如「細菌」般在理大內散播蔓延,她坦言當時被無力感絆倒,最終選擇離開自首。抵達警署後,抑壓已久的阿玥終情緒爆發,家人為她辦保釋手續後,小妮子淚如雨下撲向母親懷抱。面臨刑責的阿玥曾受情緒困擾,她自言變得膽小及拒絕社交,幸得同業及組織互助,才逐漸走出創傷陰霾,「我想跟家人說對不起,因為我想實踐的價值,而我所追求會令家人擔心」。

攝影:蔡正邦

去年11月理大圍城事件中有多名社工被捕。其中被捕社工阿玥(化名)憶述,當時理大一帶兵荒馬亂,示威者與警方對峙,有人選擇爬渠或游繩逃走。(蔡正邦攝)

當時只能陪伴及安撫他們(留守示威者),希望他們在艱難時刻,仍有成年人及社工陪伴!
理大圍城 被捕社工 ——— 阿玥(化名)

理大圍城事件始於去年11月17日,當時紅磡海底隧道一帶有人擺放了雜物設置路障,早上有巿民到場清理路障時,遭反修例示威者阻止及投擲磚塊,其後警員到場驅散,爆發激烈警民衝突,其後有大批示威者守在理大校園與警對峙,事件在11月29日校園解封才正式告終。長達13天的圍城事件,最少有1,381人被捕,主要涉及暴動罪。

理大圍城事件中有多名社工被捕,被捕社工阿玥(化名)憶述,當時理大內有很多年青人,有人堅持留守,有人突圍逃走,「這是創傷的畫面,當時是無路可退,所有道路都不安全,難以預料他們離開理大後安危」。阿玥指,當時理大一帶兵荒馬亂,示威者與警方對峙,有人選擇爬渠或游繩逃脫。

「我想進人理大,為擔心、迷茫及恐懼的年青人安撫情緒。」阿玥形容在理大的時間度日如年,她目擊有年青人不敢入睡,連續數天不眠不休視察四周情況,更有人出現情緒問題,「當時他們眼神絕望,大家不斷找方法逃離及支撐,外面不時發生衝突事件,有年輕人席地而坐,有人甚至放棄」。

【理大圍城】理大示威者手持汽油彈。有防暴警攻入理大,理大有示威者擲燃燒彈還擊。有示威者於理大留守十多天。(李澤彤攝)

社工阿玥:於理大內被無力感絆倒

圍城外有大批警員守候,圍城內青年苦守,校園內外都戰戰兢兢。身為社工的阿玥不斷安慰在場年輕人,「當時我只有一個想法,如何保護在場年青人,但根本無法發揮具體作用」。隨時間流逝,不少留守者情緒問題浮現,阿玥亦不例外,「當時沒有多餘空間及時間,去兼顧自己的心情,我只好抑壓自己情緒!」

最終,阿玥選擇離開理大,同時被警方以暴動罪拘捕。她抵達警署後,回想起理大圍城的點滴,淚水隨即奪眶而出,「我會覺得很內疚及自責,有感自己能力很低,未能為他們做一點事!」阿玥坦言被無力感絆倒,作為社工的她,最擔心仍年青人的情緒問題。

+2
我每次出街他們都很擔心,初時家人擔心我會疏遠家人,其中令父母及朋友擔心,我都會感到內疚!
理大圍城 被捕社工 ——— 阿玥(化名)

被捕後 家人到警署保釋 難忘母相擁安慰

阿玥被捕後,家人到警署保釋她,步出警署的一刻,她二話不說衝前與母親相擁。阿玥憶述,當時母女均淚如雨下,媽媽安慰她道:「無事就得了!」回家後阿玥陷入情緒困窘,她一度暫停自己社交圈子,不敢查看有關反修例的新聞,她自言變得膽小,任何突如其來的聲音都會把她嚇倒。

「我想跟家人說對不起,因為我想實踐的價值,而我所追求會令家人擔心」。情緒一度受困的阿玥指,參與由同路人發起的社工組織,透過傾訴她亦得以釋懷,「被捕的社工之後大家都有見面,討論當時狀況及心路歷程,大家得以釋懷」。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