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一周年|衝突現場人道支援受質疑及圍捕 社工情緒亦受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掀起連串示威衝突,從去年6月9日至今年5月31日,反修例示威中共有8,986人被捕。在許多次激烈衝突的現場,除了看到示威者、救護人員或記者,亦不乏社工在場穿梭。

其中去年11月爆發「理大圍城」事件,社工阿楠(化名)於理大外圍觀察及作出人道支援,「希望透過心理支援,幫助示威者疏導情緒」,強調以「中立」原則提供心理及精神援助,盡力令示威者及市民,清楚明白自己在做甚麼。但阿楠在撤離時遭警方圍捕,且質疑其人道支援工作。他坦言被捕後情緒大受打擊,一度連尖沙咀都不敢再踏足。

立法會社福界議員邵家臻指,反修例示威期間,據民間估計至少50名社工被捕,當中更有社工被控暴動罪,有被捕者情緒受困。邵家臻曾為心靈受創傷的社工提供支援,協助他們走出困窘。

攝影:羅君豪、高仲明

社工阿楠(化名)指,去年11月他於理工大學外圍的防線視察,其間與市民後退時遭警方圍捕。(羅君豪攝)

當日我希望以社工身份,去示威現場進行人道支援工作,希望透過心理支援,幫助示威者疏導情緒。
理大圍城被捕社工 ——— 阿楠(化名)

被捕當日,阿楠於理工大學外圍防線視察,他稱與市民後退時遭警方圍捕,「當時好多人都係圍觀,大家無做衝擊舉動」。回想被捕一刻,阿楠向警員稱自己是社工,在場是進行人道支援工作,他指當時警員未有理會,並以涉嫌暴動罪將他拘捕帶返警署扣查。

「(被捕後)初時我連尖沙咀都唔敢去,去到理大附近仲會心跳加速。」阿楠坦言,被捕後情緒一直欠佳,至踢保成功亦未有改善,甚至影響其工作及日常生活,「社工自身背負的包袱、情緒拉扯,好難自己去抒發」。其後,他參與由其他被捕社工發起的互助組織,透過分享經歷及意見後,逐漸感到釋懷。

阿楠在撤離時遭警方圍捕,他坦言被捕後情緒大受打擊,一度連尖沙咀都不敢再踏足。(羅君豪攝)

示威現場保持中立 展開人道支援工作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早前曾公開表示,現有法律框架並無賦予社工「特權」,於暴動或武力衝突中執行工作。阿楠認為,社工抵達示威現場並沒有受薪,他們在示威現場會保持「中立」原則進行人道支援,包括為示威者提供心理及精神援助。「希望在場示威者同市民,清楚明白自己做緊咩嘢」。

阿楠解釋他在示威現場,希望以社工的專業知識,向在場人士解釋現況,令他們透過理性思考,為自身的行為作出承擔,「我哋(社工)決定唔到任何嘢,過程中每個人經過思考會成長,當中有情緒及撕裂,社工就會去處理及陪伴」。

對於現時社會人士因立場及陣營而產生對立,阿楠認為問題出於政府制度,「政府如果有心修補兩邊陣營關係,最理想係互相溝通,以理解大家嘅想法同理念,而非盲目支持某一方」。

社工在示威現場有自己身位,盡力令示威者及市民,清楚明白自己做緊咩,有一個理性思考。希望他們經過思考後,為自己所做嘅事承擔後果。
理大圍城被捕社工 ——— 阿楠(化名)

立法會社福界議員邵家臻表示,據民間估計至少50名社工被捕,當中有社工被控暴動罪。他指出,有社工被捕後面臨工作及所屬機構的壓力。(高仲明攝)

邵家臻:衝突現場社工心靈創 小組活動助解困

去年6月9日至今年5月31日,反修例示威中共有8,986人被捕,立法會社會界議員邵家臻表示,據民間估計至少50名社工被捕,當中有社工被控暴動罪。邵家臻指出,有社工被捕後面臨工作及所屬機構的壓力,「(社會)運動後當然有好多創傷,社工毫不例外,佢哋都係人一個!」社工現身於衝突現場,某程度心靈亦受到創傷,邵曾與業界人士舉辦小組活動,支援被捕或參與社會運動的社工。

「如果因為社會運動或公民抗命而失掉自己的飯碗,其他行家又會否提供支援?」對於社工於暴動或衝突現場穿梭,羅致光曾公開指社工沒有「特權」到場。邵家臻則指,社工是到示威現場進行人道支援工作,他有感政府用權力或權力框架看待事件,「社工唔係要求咩特權,只係要求人道支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