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私地將被保育 谷埔村長勢司法覆核 環團:誰可不受規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遊走郊野公園時,你可曾發現某處豎立「私人重地,不得進入」等告示?「禁地」背後,隱藏不包括土地的保育與私有產權的角力。

新界東北的鳳坑、谷埔及榕樹凹今年五月封村八日,抗議三村大幅私人土地被劃為自然保育區及綠化地帶。谷埔村長坦言,現正準備司法覆核;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指,村民享有司法覆核的權利,但即使法庭基於有關規劃不合憲法或程序,裁定村民勝訴,也只會要求城規會再審,不能指定圖則應如何劃分。

鳳坑村口豎立「私地禁入」的告示牌。(鄧麗婷攝)

鳳坑、谷埔及榕樹凹位處新界東北邊緣,背靠船灣郊野公園,北臨沙頭角海,有林地、灌木林、休耕農地、低窪濕地生境、河口紅樹林、岩岸、沙灘、具重要生態價值河溪……風光明媚,海邊行人徑成為熱門遠足、釣魚勝地。雖然貼近郊野公園,但因是不包括土地,三村向來不受規管。然而,改變始終襲來。

何為不包括土地?

全港共有77幅毗鄰郊野公園或被包圍的土地,在成立郊野公園時,為免引起村民反對和索償,政府將這些鄉村、農地和緩衝的周邊官地剔出規劃,稱之為不包括土地。

通往鳳坑的行山徑旁,掛著「強烈反對不合理規劃」的橫額。(鄧麗婷攝)

紅樹林曾被砍伐 村民掛橫額反規劃

上月中,記者沿新娘潭路驅車北上,在雞谷樹下的「發記士多」停下車子,取道沿海的吊燈籠徑步行入村,遠眺彼岸沙頭角禁區,腳下岸邊可見紅樹林帶;走過一段平坦石路,再拾級跨過小山丘,眼前驟現一片切口整齊、曾被砍伐的紅樹林,偶然瞥見孤身白鶴踱步濕地上,脖子一伸,叼起魚兒;再走前數十步,兩大樹間掛起寫著「強烈反對不合理規劃」的橫額,另一端、田間亦見「無恥政府,搶田奪地,私地保育,無奈封村」的抗議字句。

谷埔、鳳坑及榕樹凹今年5月曾封村,抗議私地被規劃。(鄧麗婷攝)

村長:絕對反對!

不遠處行人徑被裝上一道約兩米高的鐵絲網閘,半掩半開,閘上掛著今年4月的封路鎖村啟示,抗議三村的大幅私人土地被劃為自然保育區及綠化地帶。來到鳳坑村口,休耕農地上豎立了木牌,寫著「私家重地,非本村村民不得進內,違者追究。——鳳坑村啟示」。

放眼看,村內農舍大多丟空,有些破落,有些更被藤蔓蓋頂,農田變成一片荒蕪。走到祠堂前方見數名村民,其中一人為谷埔村原居民代表(村長)楊玉峰。甫見記者,他語帶憤慨說:「絕對反對(規劃),呢度山頭野嶺都係我哋嘅,有契有名有姓……啲土地係我哋祖先開發㗎!」

谷埔、鳳坑及榕樹凹共有23公頃土地劃作自然保育區,佔了25%土地。(法定規劃綜合網站圖則截圖)

23公頃土地劃作自然保育區

根據今年2月公布的谷埔、鳳坑及榕樹凹分區計劃大綱草圖,三村共有23公頃土地劃作自然保育區,佔了25%;另有57.38公頃土地列作綠化地帶,佔約64%;餘下約10%為鄉村式發展及農業地。

我們去申訴,就算講到嘴巴噴血,跪到膝蓋出血,政府都不會改變主意,沒有用!
谷埔村長楊玉峰

谷埔村長楊玉峰批評政府強硬上馬,未有聆聽村民聲音。(鄧麗婷攝)

楊玉峰強調,所謂的「鄉村式發展」只是舊屋(編按:農舍)重建,而且沒車路入村,出入幾乎要翻山越嶺,「我自己都不回來住了」。三村內被規劃為自然保育區、綠化地帶的土地,不少實為私人地。他疾呼:「你喜歡我件衫,就買吧,你搶了它,又無問我。」楊批評港府未有聆聽村民的聲音,「我們去申訴,就算講到嘴巴噴血,跪到膝蓋出血,政府都不會改變主意,沒有用!」

鳳坑村村長張文然接受《香港01》訪問時亦痛斥當局,未經鄉議局及區議會諮詢村民便將規劃提交城規會,認為村民一直有為田地交地租,規劃私地並不合理。

谷埔及榕樹凹內有一具重要生態價值的河溪。(鄧麗婷攝)

六年前,大浪西灣一處農地被除草挖地建豪宅,引發一連串守衛「不包括土地」行動,商人囤地或套丁發展成為保育的污點。楊玉峰連珠炮發:「怎麼套丁?我給你一塊地,丁權也給你,你出錢來起,你起唔起呀?起好了一間屋用來做什麼?餵老鼠?養曱甴?交通都不便利!」他批評,政府借題發揮,「你可以針對魯連城嘛,一人犯罪,全家都受罪嗎?」

鳳坑河口的紅樹林曾被砍伐。(鄧麗婷攝)

村民稱人善人欺 

至於村口紅樹林及村內老樹被砍,他反駁:「你不搞我們,怎會有人走去砍紅樹林?」並反問:「那麼多年來,你有沒有聽過村民與郊遊人士發生衝突呀?鄉村人就是善良,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三村今年5月一度封村,但行動只維持8日,遊人現仍可遊走船灣。(鄧麗婷攝)

今年5月22至29日,三村一度封村抗議政府的規劃,幸行動短暫。時至今日,遊人仍可穿梭鳳坑、谷埔及榕樹凹三村,遊走船灣郊野公園。但楊透露,村民正預備就規劃司法覆核,這片閑適土地還會寧靜嗎?他說:「不要緊,你入(刊)憲,我全部豎牌……政府不能進村,保育不到,俗話說『除褲屙屁』(歇後語:多此一舉),這個政府真不知所謂!」

保育可以,但村民不甘私人土地被規劃,要求當局以農地價賠償收地或搬村後,再談保育,否則維持現狀。然而,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指出,全港土地都受到法定圖則的規劃,反問「為何他們又可享受特權(不受規劃)?」對於村民表明司法覆核,他稱,這是他們享有的權利,但即使法庭基於有關規劃不合憲法或程序,裁定村民勝訴,也只會要求城規會再審,不能指定被推翻的圖則應如何劃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