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郊野公園3年 西灣村長斥漁護深山棄路牌 改善民生承諾未找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西貢大浪西灣於2013年底納入郊野公園,村民一度封村反抗。三年過去,村長慨嘆西灣環境「反而差了」,痛斥漁護署人員在深山亂拋棄用的指示牌,帶頭破壞環境。更甚是,當局曾承諾改善村民生活,時至今日卻「一樣都未做到」。

環團估計,西灣情況或因漁護署規管力度不夠、人手不足,且納入郊野公園一事經歷兩屆政府,現屆政府似有「執爛攤子」的心態,故未能完全履行政府承諾。

西貢被譽為「香港的後花園」,其中大浪西灣被選為香港10大自然勝景之首。

行入西灣時,可見一塊寫著「要求漁護署還我西灣村生活安寧」的橫額。(黃偉民攝)

魯連城建別墅激發大浪西灣保育運動

西貢大浪西灣風光明媚,曾被選為香港十大自然勝景之首,美景在七、八年前竟被商人魯連城相中,買下不包括土地內一幅隱密的農地,鏟地築池建別墅。事件於2010年7月被揭發,市民及保育人士群起攻之,高呼「大浪西是我們的!」政府出手規管,村民封村反擊。官鄉拉鋸一輪後,西灣最終在2013年底被納入郊野公園。

何為不包括土地?

全港共有77幅毗鄰郊野公園或被包圍的土地,在成立郊野公園時,為免引起村民反對和索償,政府將這些鄉村、農地和緩衝的周邊官地剔出規劃,稱之為不包括土地。

村民曾經封村,抗議西灣被納入郊野公園。(黃偉民攝)

曾鐵閘封村 今大門常開

三年過後,西灣風景依舊。從西灣亭起步,翻過萬宜水庫山谷行至吹筒坳,再取道向東的麥理浩徑二段,深入雜木叢生的山谷,只見兩棵小樹間牽扯一塊白布,寫著「要求漁護署還我西灣村生活安寧」;再往前走,地勢漸緩,前方行山徑擱了一道鐵閘,門上木板可見「私人地方,非請勿進」八個大字,幸閘門打開了,遊人坦然走過。

行山徑右旁的溪間,清澈見底,水中有魚,臨近海口,秋風送爽;越過一片沼澤和農地,「西灣村」的路牌映入眼簾,一瘦削男子在不遠處掃著落葉,「沙沙沙……」記者呼叫一聲「黎村長」,他急忙放下掃把,帶記者坐進其經營的士多,不住說「外面大風」,急忙泡了一壺熱茶,說:「這是朋友送的茶葉」。

郊野公園內不時見到「請將垃圾帶走」的告示。(黃偉民攝)

但漁護署人員更換路牌後,舊鐵牌隨手丟在山邊。(黃偉文攝)

漁護署深山棄路牌

談起西灣,將近六旬的黎恩收起了方才的熱情,皺眉瞇眼說:「政府當年承諾,(西灣)納入郊野公園之後,會投入更多資源保護環境,但他們做了些什麼?完全沒有!(西灣環境)反而更差了。」

我親自帶漁護署的人去看,他都承認自己錯。
西灣村村長黎恩

村長黎恩斥責漁護署帶頭破壞環境。(黃偉文攝)

漁護署丟路牌 電訊公司有樣學樣

他舉例指,漁護署人員更換路牌、標竿後,舊鐵牌隨手丟在山邊、坑道,電力公司、電訊商等入村做工程,有樣學樣。「我親自帶漁護署的人去看,他都承認自己錯。」然而,問題始終沒有解決,鐵牌只是「移形換影」,被搬到另一處深山丟棄,部分今時今日仍在。

一不離二。黎再憶述,在西灣納入郊野公園的第一年,民政事務處外判商維修山邊欄杆後,同樣把舊鐵丟在路邊、坑邊。他質疑漁護署人員每周巡視,何以看不見問題,故向署方投訴,卻苦等三個月都無人理會,再三追究後才有人員查問垃圾下落。他痛斥:「一直以來,漁農自然護理署做了什麼?如何護理?如何保護環境?叫村民如何信服你?」

漁護署在西灣沙灘豎立「營地」指示牌。(黃偉民攝)

露營人士「佔領」直昇機坪

西灣納入郊野公園不久,亦即是2014年3月中,村民一度升級抗議行動,全面封村;逾一周後,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及時任鄉議局主席劉皇發乘坐政府飛行服務隊直升機「空降」西灣村,承諾改善村民生活,行山徑才「復活」。但黎恩稱,村民生活並未得到改善,有時甚至受騷擾。

然而營地貼近用作急救及運送緊急物資的停機坪,多次被人佔用。(黃偉民攝)

露營人士「佔領」直升機坪

最典型例子,是政府一、兩年前在西灣沙灘放置多個燒烤爐,被郊遊人士搬到樹林、坑邊使用,以致垃圾處處,他反映問題,當局便在沙灘豎立「營地」標示。然而,營地隔壁是用作急救及運送緊急物資的停機坪,之後多次被遊人誤當營地一部分,佔地露營、煮食或燒烤,「試過兩次有人受傷,直升機卻降落不到」。他憤憤不平說:「經過那麼多次,漁護署仍未正視這個問題……一旦有人重症、突發性意外,如果比你阻礙,救不了,怎算?」

黎氏族譜記載,村民明朝時已定居西灣,該族譜更被用作研究。(黃偉民攝)

村長斥政府「一樣都未做到」

黃錦星「落村」之時,也說過西灣應有士多、茶座供郊遊人士補給,承諾與部門研究政策。黎恩大吐苦水:「今時今日,政府一樣都未做到。」

生於斯,長於斯。70年代後,留守西灣的村民寥寥可數,黎恩是其中一人,並在千禧年當上村長,多年來為西灣村奔波,周旋政府部門之間。他不諱言,政府多年來似在打壓西灣人,既阻撓村民繼承捕魚牌照,亦以土地具考古價值拖延丁屋審批,加上農業沒落,村民漸漸無以為生,在08、09年將上村土地賣予商人魯連城。

一再票控村民使用電動車

時至今日,西灣只餘兩戶村民定居、四間士多營業,依靠旅遊生意,故封村實非村民所願,他認為政府應根據現時的環境,協助西灣人安居樂業,方為上策,而非一再票控村民使用電動車運糧、經營民營及食肆。終於,環境局去年初提出以「嶄新思維」管理大浪西灣等的不包括土地,構思包括發展民宿和露天茶座。黎指,民宿的建議因土地用途不許可,已被地政總署一口否決;海灘露天茶座方面,村民仍與當局探討執行細節,冀將來有明朗發展。

村民仍與當局探討海灘露天茶座的執行細節,包括業權、是否公開投標等。(黃偉民攝)

環團:不反對村民經營民宿、茶座

「法律是死的,如沒有後續的配套、支援,(納入郊野公園)只是好初步。」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估計,西灣的情況或因漁護署規管力度不夠、人手不足,而且西灣納入郊野公園一事經歷兩屆政府,現屆政府似有「執爛攤子」的心態,因此未能完全履行政府承諾。但他強調,只要不破壞環境,環保團體不反對村民在現有建築物經營民宿、茶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