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歲港生台灣留學遇車禍 腦部重創需開腦 母留台照料父回港求援

撰文:朱雅霜 蔡正邦
出版:更新:

「你問我愛你有幾分,我愛你有幾分。」在台灣留學的梁銘皓(22歲)今年初騎電單車與泥頭車相撞,腦部重創,在死亡邊緣掙扎。礙於疫情,父母抵台後仍要接受21天隔離,其間梁媽媽透過視像電話,看着插住喉管、意識不清的兒子,希望透過歌聲「喚醒」他。銘皓目前仍然半昏迷,但在媽媽的日夜陪伴及其堅強意志力下,漸有起色,令爸爸滿懷希望,盼子早日歸港及接受更好的治療。
梁爸爸至今耗費逾30萬港元,然而要打一場長遠的「仗」,傾盡所有亦未必足夠,但他仍十分堅定:「我一定唔會放棄佢,佢係我個仔!」

銘皓父母在台,每日探望銘皓,目前媽媽仍在台相伴,爸爸則返港工作及四出尋求支援。(受訪者提供圖片)

22歲的銘皓與父母及細兩歲胞弟居於東涌,他個性謹慎、成熟,因為對農業耕種充滿興趣,數年前到台灣求學,升讀國立嘉義大學農藝學系,意外前為二年級學生,目前休學。

梁爸爸憶述,今年1月28日晚上8時許,他在車房工作期間接獲通知,指銘皓遇上車禍(另見稿),正在醫院搶救,醫生稱銘皓頭部腫脹、嘔吐,須進行斷層掃描,以確定傷勢,「當時我收到通知我好緊張、好緊張,好難形容當時嘅心情,好似就嚟失去咗啲嘢咁嘅感覺!」但作為一家之主,他仍要強裝鎮定致電通知妻子。

梁爸爸想到兒子的未來不禁落淚。(蔡正邦)

根據診斷證明書,銘皓顱骨骨折合併顱內出血,左側股骨骨折。他於1月28日送院搶救,其後轉入加護病房,於同日左股骨外固定手術,翌日執行顱骨切除手術。手術後,老師拍下照片予梁爸爸交代進展,他首度看到兒子的情況:「我感覺佢好蒼白,冇反應,成個人就好似同一個死咗嘅人冇乜分別,嗰一刻我又有少少慶幸可以救返佢。」及至2月2日,銘晧終於脫離危險期,其後又進行了左股骨開放性骨折手術及顱骨放回手術。礙於疫情,他們均無法在兒子身旁照料,只能在港靜候佳音,並聘用私家看護代為照顧兒子。

在入境處及台經辦協助下,皓銘爸媽成功2月8日飛抵台灣。原本他們需要先進行21日隔離,但由於銘晧傷勢嚴重,昏迷指數仍維持在4,其母獲酌情處理,穿上整套防疫裝備,前往醫院隔著玻璃,看望在加護病房昏迷未醒的兒子。

+13

21天的隔離,銘晧處半昏迷狀態,大部份時間均在沉睡,每當銘晧睡醒時,看護便會致電隔離中的銘晧父母。當時的銘晧雙目渙散無神,插住呼吸喉管躺在床上,媽媽眼紅紅卻笑着唱鄧麗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梁爸爸說,「我哋揸緊好少好少嘅時間同佢傾偈,盡量喚返醒佢,等佢有啲記憶,等佢聽到我哋嘅聲音,知道我哋嘅存在」。

在父母隔離期間,銘晧的昏迷指數由4升至7(昏迷程度愈重者指數愈低分),由加護病房轉往普通病房,左腳開始接受物理治療。及至3月2日,父母終於完成隔離後,隨即時趕往醫院探望兒子,「當時見到嗰一刻,我哋兩公婆真係好感觸,以為呢世人都冇希望見到個仔,仲可以見得到佢!」父母其後每天探望兒子,直至3月15日梁爸爸不得不回港繼續工作,梁媽媽則至今留在台灣照顧兒子,「我太太都覺得好辛苦,喺嗰邊一個人,有時安慰吓佢。無辦法喇依家,大家都喺度捱,個個都喺度捱緊!」

梁爸爸受訪期間數度落淚,但說到兒子近況終展笑顏。他指,銘晧情況越見好轉,「(以前)隻眼係望住,定咗類似植物人咁望住,有時擰吓頭,望住隻眼,但佢唔會望住你,但呢段時間望住我哋,有望住同有少少動作就係同我哋單眼,有啲希望!」

醫生判斷銘晧近月有機會回復清醒,但想「真真正正清醒返」可能需要數年時間,倘要行動如常,更要視乎腦部的修復情況。「因為佢傷得好嚴重,佢個大腦、小腦,左腦、右腦同佢個腦幹,係好深入咁傷到入面,醫生形容畀我哋聽,話相當於喺一個高速嘅飛機度衝落嚟,入面啲嘢散晒咁滯。」

兒子有起色,令梁爸爸更急切希望安排兒子回港,及安排更好的治療,但醫生稱,目前未適合,要數個月後再做評估。「佢最慘就係個腦,個腦依家入面嗰氣壓唔穩定,如果貿貿然上飛機,會影響到入面嘅壓力,影響到入面嘅神經線。」

過去8個月,為銘晧聘用看護、出院後租屋及輔助治療等開支,已耗資逾30萬港元。銘晧目前接受手、腳復健、針灸、推拿的治療,台灣「全民健康保檢」僅支付一年復健開支,即將在4個多月後,須每月額外支付6萬港元醫藥。梁爸爸仍滿懷希望兒子可以數月後能夠回港,但屆時必須耗支十數萬港元乘搭商務機,長遠的醫療開支亦十分龐大:「嚟緊個支出咁大,我係越諗越驚!」

梁爸爸從事汽車美容生意,在疫情下經營困難。(蔡正邦)

梁爸爸數年前與人經營生意幾近破產,數年前租用荃灣和宜合村山上一塊爛地,經營汽車美容生意,聘用一名10多年的聾啞老伙記及一名年青人,自2019年社會運動及2020年疫情以來,生意每下愈況,亦不忍裁員,每月收入、支出僅僅打平,在台30萬港元開支相當於他洗1875輛車。

「我一定唔會放棄佢,佢係我個仔!」梁爸爸希望兒子可以回港,並得到更好的治療,然而因為在海外遇意外,目前接觸的機構均指無法提供協助,他冀盼社會大眾可以出手相助,「我想如果可以,希望大家都幫幫手,救一救佢喇,用啲好少少醫師,因為我能力有限,就算我成副身家畀晒佢,我驚我唔知救唔救得返佢,我想佢呢時間有起色嘅情況下,盡量有所有嘅資源幫到佢,等佢返返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