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區出沒野豬今起被人道毀滅 關注組﹕市民胡亂餵飼的後果

撰文:陳傲淇
出版:更新:

漁護署自2017年起暫停安排狩獵隊進行狩獵野豬行動,並改以試用避孕、搬遷計劃,2019年亦多管齊下處理野豬的滋擾。不過,近3年來野豬傷人個案有上升趨勢,平均每年10宗,最終漁護署宣佈今日起定期捕捉市區出沒的野豬及人道毀滅,並研究修訂《野生動物保護條例》(170章)以擴大野生動物禁餵區。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Roni坦言是市民胡亂餵飼所致,認為政府的決定是無可奈何,惟擔心會有濫捕情況發生。亦有前野豬狩獵隊隊長楊佳權指,對政策表示歡迎,但認為近期屢有野豬傷人事件,才迫使政府亡羊補牢。

+1

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表示,作為愛護動物團體,「唔希望去到呢一步」,但政府去到「咁強硬、果斷嘅一步」,是市民胡亂餵飼的後果,為無可奈何的決定。不過,以往漁護署人道毀滅野豬的指引,是針對慣常有攻擊性的野豬,但今次目標擴大至市區捕捉得到的野豬,團體擔心會出現濫捕情況。他續指,野豬並不是危險動物,惟因本性容易受驚,當牠們走進市區及衝出馬路,無疑會與人類發生衝突,他希望市民停止餵飼野豬,避免牠們走出市區覓食。

政府亦正研究修訂擴大野生動物禁餵區範圍。根據資料,金山、獅子山及城門郊野公園、大帽山郊野公園的部分地區、大埔滘自然護理區、鄰近大埔道之郝德傑道地區,以及大埔道琵琶山段,皆為《條例》指明為禁止餵飼野生動物的地點。Roni表示,原則上不反對修例,認為可杜絕「愛心爆棚」的市民餵飼野豬。

前野豬狩獵隊隊長:「應該一早咁做」

前大埔野豬狩獵隊隊長楊佳權接受《香港01》訪問時指,對新政策表示歡迎,更指「應該一早咁做」,野豬數字達到失衡狀態,近期有發生曝露於公眾的野豬傷人意外,才迫使政府亡羊補牢,但他指「未見光」的意外仍然存在。

漁護署今日宣布的新政策,是利用麻醉槍捕捉目標野豬,再進行人道毀滅。楊佳權認為有關行動較為人道,不過所需資源較多,麻醉藥物花費亦不菲,與以往野豬狩獵隊的做法相比,雖然不用「見血」,但最終都會導致野豬死亡。

被問到會否希望政府重新復牌,發出狩獵牌照予狩獵隊。楊佳權坦言「班兄弟已經停止狩獵一段時間」,不想再殺生,況且以往為市民服務都是「吃力不討好」,遭受針對和抨擊。而且政府現時肯撥資源解決有關問題,「即使搞唔掂,都會有好多熱心市民肯參與」。

漁農署在先導計劃行動期間,為合適和身體狀況良好的野豬進行避孕。(漁農署圖片)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