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翔傘空襲西貢農莊毀植物 降落點非許可區 民航處跟進加強巡邏

撰文:翁鈺輝 楊嘉朗 鄧栢良
出版:更新:

滑翔傘讓人在空中自在翺翔,享受飛一般的感覺,但近年着陸意外頻生,令人關注其安全。上周西貢沙角尾有農莊負責人在網上分享影片,投訴近期許多滑翔傘人士在其農莊一帶降落,破壞了農莊設施及農作物,他擔心會對附近村民的人身安全及財物構成危險,考慮向民航處反映意見。

據知,滑翔傘人士主要想在農莊以東一塊草坪降落,疑因技術問題才誤闖農莊,出現多次亂闖亂降的危險場面。民航處回覆指,就農莊事故已要求相關警區加強巡邏,並敦促相關組織提醒滑翔傘飛行活動人士遵守香港法例和安全指引。

農莊負責人朱先生受訪時稱,幾年前已有滑翔傘人士在農莊附近盤旋及降落。而農莊以東數十米有一處草坪(沙角尾村附近),以前有人在草坪插上旗幟,疑用作識別降落點。他相信有滑翔傘人士因技術不足,才誤闖其農莊,由於滑翔傘降落時具衝力,會破壞農莊設施及農作物,幾年前農莊職員曾向民航處投訴,情況才得以改善。

但近一年滑翔傘人士「故態復萌」,又降落在農莊位置,朱已多次拍攝到相關影片。上周他在社交平台上載滑翔傘飛行員「空襲」農莊的片段,他指該人降落時毀壞農作物及瓜棚,破壞範圍不大,經協商後願意賠償數百元。朱表示,農莊主要是出租格仔田予假日農夫耕種,直言農夫用數個月時間栽培農作物,若被滑翔傘人士破壞,難免不滿,且瓜棚及圍網等設施一旦破損,往往需花費數百元維修及重建。

朱形容天氣及風勢良好時,西貢一日可見十數個以上滑翔傘在天空翺翔,倘滑翔傘飛行員技術良好、能控制自如,其實問題不大,惟他發現有部份飛行員經驗不足誤闖農莊,擔心會對附近村民的安全及財物構成危險,故考慮再向當局反映意見。

+2
Micky von Wachter指,滑翔傘飛行員在昂平起飛,亦會在昂平降落。(翁鈺輝攝)

記者上周一連兩日到馬鞍山昂平視察,發現昂平有多名滑翔傘人士帶備滑翔傘飛行具及其他安全裝備,準備在昂平起飛。其中有30年玩滑翔傘經驗的Micky von Wachter受訪時指,一般玩家在昂平起飛,亦會在昂平原位降落。他坦言沒看過滑翔傘飛行員誤降農莊的片段,故無法評論。不過Micky解釋,如果飛行員受天氣及風勢影響,甚至遇上突發事故,亦可選擇在其他地方緊急降落,惟降落時如對附近人士造成財物損毀,飛行員理應負責。

記者其後到朱先生提及的西貢沙角尾村草坪視察期間,直擊一名滑翔傘飛行員在草坪上空盤旋,以及慢慢降落在草坪上,但翻查「香港滑翔傘協會」網頁資訊,當中有關馬鞍山的場地指南,清楚列明沙角尾一帶並非在民航處劃定的滑翔傘範圍,並要求滑翔傘飛行員請勿在滑翔傘區域外降落。

香港滑翔傘協會安全主任趙浩南接受訪問時指,滑翔傘飛行員如在馬鞍山昂平起飛,按規定要在昂平原地降落,而農莊及以東的草坪並不屬於民航處劃定的許可飛行區域,理應上不可在此降落。惟趙補充,有時因天氣轉差、氣流變弱,或太多行山人士等原因,亦會減少可降落的地點及阻礙原地降落,他估計沙角尾一帶的草坪屬區內人流較少的地方,不排除有飛行員為避開人群,才選擇到在此緊急降落。不過他亦聽聞有滑翔傘飛行員因住西貢或西貢有車歸家,才貪方便到降落西貢,趙形容此行為自私。

趙浩南提到,在馬鞍山昂平滑翔的飛行員,需要有第三級別資歷,在教練指導下飛行,亦要達到第二級別資歷。趙表示,滑翔傘在天空飛行時速約為每小時35公里,降落時會減速至每小時20公里。他續指,一個擁有第三級別資歷的飛行員有能力在半徑25米範圍內準確降落,不會偏離太多。而他認同飛行員如在降落時損毀他人財物,理應要負責。

趙浩南提醒市民如有意學習滑翔傘,應找合資格的教練上堂。另外,他建議市民可到香港滑翔傘協會網頁瀏覽飛行資訊及場地指南,以及到民航處網頁了解《滑翔傘活動安全指引》,而且玩滑翔傘時要留意法規,以免觸犯《1995年飛航(香港)令》(第448C章)(《飛航(香港)令》)。

民航處跟進事件:已要求相關警區加強巡邏

民航處回覆《香港01》查詢時指,就西貢農莊的事故,民航處已要求相關警區加強巡邏,並已再次敦促香港滑翔傘協會及香港滑翔傘聯會,提醒滑翔傘飛行活動人士遵守香港相關法例和安全指引。民航處會因應所得資料,作出適當跟進。同期沒有人因操作滑翔傘違反《1995 年飛航(香港)令》(香港法例第448C章)第 48 條而被檢控。而根據記錄,過去兩年(即2020年至2021年),民航處共接獲8宗事故並已作出跟進。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