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芭堤雅玩笨豬跳斷繩 急墮湖險喪命怨園方缺保障:差少少死埋

撰文:羅敏妍 黃學潤
出版:更新:

泰國向來是港人旅行熱門國家,疫情放緩後全球旅遊業復常,港人Mike與同事一行6人於今年2月到泰國旅行,其中一日行程是到芭堤雅一個樂園玩笨豬跳。當Mike玩笨豬跳時,詎料途中腳上的繩索突然斷開,他隨即從約5米高半空向下直插湖泊水底,導致左邊身軀、胸口及肺部多處受傷。樂園職員立即救起Mike並將他送院治理,幸好他毋須動手術及留院治療,園方僅向Mike賠償笨豬跳費用及在泰國的緊急門診金,共約2,000港元,如Mike要索賠返港後的醫療費用,就要同意放棄追究園方責任。

Mike對此非常不滿,認為極不合理,惟向當局投訴無果,幸他在出發前有購買旅遊保險,加上自身原有的保險,最終在港的所有醫療費用都獲得賠償,但他猶有餘悸埋怨:「我差少少就死埋,成身傷晒(樂園)先畀返千幾蚊我,不如我比千幾蚊你,你跳一次。」

Mike乘搭吊車,緩緩上升至約10層樓的高空。(受訪者提供)
+2

笨豬跳繩索突然斷繩 直插湖泊險喪命

Mike一行人經中介介紹到該樂園玩射擊活動,他與其中一名同事更挑戰玩笨豬跳,當時職員給他們一張寫有泰文及英文,相信是寫上保險條項的文件,他們沒多想就簽了名,然後便乘搭吊車,緩緩上升至約10層樓的高空。Mike憶述︰「(同事跳完)彈返上嚟,見到佢個樣好開心、好high,跟住我仲即刻衝過去話︰『我要玩!』」,殊不知他差點因此喪命。

職員將繩索綁在Mike的腳上,當吊車到最高點時就把他推下去。Mike張開雙臂,從約30米高處一躍而下,詎料當墮至距離水面約5米時,繩索突然斷開一半,他隨即直插跌入湖泊水底。

Mike與同事今年2月去了泰國旅行,詎料差點發生致命意外。(黃學潤攝)

他形容在高處跳下當刻已經害怕不已,全程緊閉眼睛。但當回神時,卻發現自己墮進水裏,「個陣時我係合埋眼,諗住佢會彈返我上嚟」、「(我)一有意識就(諗)︰點解我係水底入面?」

幸好當時Mike神智清醒,能夠迅速自行游上水面,數名樂園職員亦馬上跳入湖救援,並將他送院治療。Mike憶說︰「一開始痛到頭都暈埋。因為我係胳肋底落去先,所以我呢邊(左邊)半邊身係傷晒。上到(水)嚟我唔知自己有幾傷,淨係知成身好痛。」

樂園職員見狀馬上跳入湖救援。(受訪者提供)

急插水底致「周身傷」 樂園僅供少量賠償

由於Mike跌進湖泊時是腋下先落水,故腋下沒了一層皮,滲出血水、左邊膝蓋撞至瘀青及腫痛、左眼紅腫、胸口和側腹等肌肉全都疼痛得很。他在當地醫院照了X光和超聲波,當地醫生均稱他沒有大礙。當地醫生沒有為他包紮及清洗傷口,只給了幾粒止痛藥便讓他即日離開,Mike直言「好黐線!」

及後,Mike向樂園投訴及索償,樂園職員則表示只可以退回約500港元的笨豬跳費用,以及約1,800港元的泰國緊急門診金,共約2,300港元。但如果要樂園賠償Mike回港後的醫療費用,則要簽名同意放棄追究園方責任。Mike對此十分不滿︰「我哋梗係唔肯簽。因為我知道佢哋係攞嚟claim(索償)保險,我又係claim保險,咁不如我claim返自己保險公司。因為一來一回,我要經泰國嗰邊claim,我梗係香港claim啦!」

Mike照原定計劃回港並到醫院檢查。他在醫院進行了電腦斷層掃描(CT Scan)、X光掃描和磁力共振(MRI),不幸中的大幸是他的傷勢多是皮外傷,惟電腦斷層掃描顯示他的肺部有少許受感染,懷疑是因為急墮時導致震傷,或誤喝了骯髒的湖水而受感染,導致經常咳嗽。Mike亦要到骨科及眼科檢查,「(我)以為骨折,肋骨凹咗,因為斷咗有機會拮到內臟,入到醫院冇內出血先鬆一口氣」。最後他在港要留醫3天,以及持續做物理治療。

Mike形容自己「差少少死埋」,當被問及是否想過玩笨豬跳有機會喪命,他激動地道:「梗係冇諗會死啦!咁我死就唔會玩!黐線㗎咩你當我!」然後無奈嘆謂︰「但係冇,都冇辦法,(繩子)就真係斷咗,呢個真係估唔到,估唔到係會斷。」

為保障自身 籲旅行前購買旅遊保險

意外後有當地人跟Mike說,曾有外國人在芭堤雅的樂園玩笨豬跳時出事故身亡,所以Mike提醒,笨豬跳是危險活動,即使是跌進水仍有機會死亡,「如果我高少少落嚟就會死」。

另外,Mike也提到,當時與樂園職員在討論賠償問題時,他們曾透露過之前該樂園出現幾次事故,但並沒有說明是否笨豬跳出事。他指,職員提及此事並不是出於內疚,而是說明他們一直都只會賠償當地醫療費用,所以對Mike也不會例外。

今次意外Mike共花了逾5萬港元醫療費用,由於他在旅行前有購買旅遊保險,再加上其他自身原有的保險,今次所有費用都能向保險公司索償,從事保險業的他直言︰「無論你玩唔玩呢啲(極限運動)都好,保險都一定要有,一出事就好大鑊!」他解釋,由於他不是泰國公民,如果當時他要在當地做手術,將要付費昂貴的醫療費用;萬一傷勢十分嚴重,需要回到香港醫治,旅遊保險大多都能提供醫療專機,送回香港治理。

盧覺強︰繩索可能有老化問題 「正常無可能會斷」

理工大學機械工程學系榮休工程師盧覺強,以Mike身高181厘米,170磅(約77公斤)來計算,當時繩索斷開後,他跌入水的速度為時速80公里,估計當時他身體所承受的衝擊力約530磅,足以震傷內臟,幸水為軟身,能夠卸去部分的衝擊力。他又提到,當Mike跳下去時,繩索所承受的衝力為約439磅。盧覺強估計,繩索可能有老化問題,否則「正常無可能會斷」。

理工大學機械工程學系榮休工程師盧覺強估計,繩索可能有老化問題,否則「正常無可能會斷」。(資料圖片)

胡慧沖籲參與極限活動前要先衡量風險

有「泰國旅遊通」之稱的胡慧沖對於是次意外感到驚訝︰「笨豬跳甩繩,可以死人㗎喎!佢(Mike)只係皮外傷,真係好彩得好緊要。」他指,經歷疫情3年,不少能夠玩笨豬跳的地方已倒閉結業,加上笨豬跳近年在泰國已經不流行,自己亦甚少聽到有人宣傳笨豬跳,因此估計有機會是因為經過3年沒有旅客到訪,導致樂園的繩索日久失修,釀成意外。

胡慧沖提醒港人,無論是去泰國,或是其他國家,都避免參與危險性高的活動。他又指,即使有購買旅遊保險,保險也未必覆蓋危險活動意外。另外,他提到在參加極限活動前,職員普遍會讓遊客先在同意書上簽名,同意自行承擔風險,一旦簽了名,就只能「蛇蟲鼠蟻各安天命」,即使出現意外,也未必得到賠償,呼籲在簽名前先衡量可承擔的風險。

胡慧沖呼籲港人在玩極限活動前,要先衡量自身可承擔的風險。(胡慧沖facebook圖片)

投訴不果 冀港人外地玩極限運動注意安全

回港後Mike亦有發送電郵到泰國旅遊局及其facebook投訴,希望當局可以正視樂園賠償不公及安全問題,從而保障旅客安全,惟截稿前仍未收到對方回覆。《香港01》記者曾嘗試聯絡泰國旅遊局及涉事樂園,惟同樣未收到回覆。

Mike指涉事樂團有不同的設施及活動供遊客體驗,例如滑翔機、跳傘、水上活動、射擊及笨豬跳等,故很多不同國籍遊客專程到訪,甚至意外當日他亦有看見港人前來,「因為呢個樂團嘅規模係大,都幾多人去玩。所以我都想啲人知道呢樣嘢(笨豬跳)嘅危險性,因為下次(繩索)再斷多幾個,未必有我咁好彩」。

玩笨豬跳有何風險?


笨豬跳是極限運動,一旦發生斷繩事故,玩家有機會釀重受傷,甚至喪命,更多詳情......

有哪甚地方曾出現笨豬跳意外?

曾經在阿根廷中國日本泰國等地方都有人在玩笨豬跳時出現意外,更多詳情......

hot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