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議會專訪.有片】政改甩轆閉關自省 葉國謙:從政最大遺憾

撰文:馮巧欣
出版:更新: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葉國謙25年的從政生涯最想扭轉的,大概就是這一瞬間2015年6月18日,政改方案在立法會表決,但為了「等埋發叔」投票,葉國謙率眾離場盼換取時間,但有建制派議員沒有跟隨。電光火石間的決定,造就政改以8票贊成、28票反對被否決的歷史紀錄,成為葉國謙不能磨滅的遺憾。

葉國謙在今屆立法會身兼建制派「班長」,協調建制派議員,但在政改表決時帶頭離開會議廳,鑄成其從政生涯一大遺憾。(黃永俊攝)
有些自責,唉,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結果不能改寫?其實只是一瞬之間就可以改寫到。

葉國謙接受《香港01》專訪時首次透露,在政改甩轆後的周末,關在家中兩天,足不出戶,不斷反問自己為何造成甩轆局面。如今談起此事,仍要深深嘆一口氣:「建制派同事都希望表態、投票,但因為協調上面未能做好,越位陷阱做不成,反而甩了轆,這是我很大很大的遺憾。」

觀龍樓是葉國謙從政的根據地。圖為1994年觀龍樓發生護土牆倒塌意外後,葉國謙(綠衫者)邀請時任新華社社長周南(左二)到觀龍樓現場視察。(葉國謙提供)

從政路崎嶇 三度重返議會

現年64歲的葉國謙,從政路並非一帆風順。1991年首次當選中西區觀龍區議員,翌年才參與創立民建聯,並在95年成為立法會區議會功能界別議員(後改稱區議會第一),正式踏上政途。他嘗過多次敗選滋味,1998年首屆立法會選舉,葉排在程介南名單第二位失落議席,到2000年才在功能界別當選。2003年區議會選舉,泛民何秀蘭乘著七一效應,空降觀龍並以些微票數擊敗葉國謙,連帶令他失去連任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到08年才循功能界別重返議會。葉自言經歷多次選舉挫敗令他「幾痛,但同時是一種鍛練」,鞭策自己不能因一時挫敗喪失鬥志。

稱毋懼參與直選

但不少網民質疑葉國謙「驚直選會輸」,否則為何04年或之後,不考慮轉戰直選?葉國謙直指這類批評無聊,他只是因跟從黨內部署而無考慮直選,「我可以很自豪地說,如果我參加地區直選,我不覺得會有什麼問題。」

葉反擊泛民嘲諷他無民意認受性、零票當選,都是謊話,他認為區議會(一)是最具代表性的功能組別,「以最後這一屆來說,沒有委任(區)議員,全是民選(區)議員,由最強的民意代表選出一位立法會議員,怎會沒有民意基礎?我自己都是直選(區)議員,你長毛走來觀龍和我選(註:2011年區選梁國雄狙擊葉國謙失敗),輸到『七個一皮』,我怎可能會沒有民意呢?」

有些人說零票當選,這就更加荒謬。如果泛民願意說這些話,他們就應該派人參加競選,選舉是開放的對不對?如果你有實力就去參加,不應該不敢參加,卻又一直揶揄什麼零票當選之類的說話。我自己很自豪,哪一位議員像我一樣,有這麼高的民意基礎。

敬重湯家驊

立法會就像社會的縮影,近年社會撕裂嚴重是不爭的事實,議事堂內亦烽煙四起。葉國謙回憶昔日與老一輩泛民議員私下要好,溝通無隔閡 ,此情不復再。問到他在本屆立法會最欣賞哪位泛民同事,他沉吟一會,答道是已退黨的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湯家驊,稱讚對方有理念、有風骨。在專訪中更常聽到的,是葉批評現屆議會的泛民「對手」,說話尖酸、有人身攻擊。

葉國謙去年獲梁振英委任為行會成員,未知能否過渡至下屆政府。(資料圖片)

最自豪主持專責委員會

談到歷年在議會貢獻,葉國謙最感自豪的,是回歸前後多次參與議會各個專責委員會的調查工作,並為專責委員會運作建立清晰運作方式,例如閉門會議、調查報告寫法等等。

1996年轟動一時的入境處處長梁銘彥被提早退休的原因,至今仍然是謎,葉國謙身為專責委員會主席查閱機密文件後拋出一句「震驚」,為此事留下註腳。2012年研究特首候選人(候任特首)梁振英在西九發展涉嫌利益衝突﹐以及今屆會期調查前廉政專員湯顯明的外訪酬酢問題,均由葉國謙出任專責委員會主席。

揮別議會五味雜陳

幾度進出議會,終於走到跑道的終點,葉國謙以「甜酸苦辣」去總結議會生涯,「坐在議會做最無謂的動作, 不斷按、按、按(拉布就大量修正案表決),這是很痛苦。但能夠在議會內,將市民的聲音去發表,這是非常幸福、非常滿足的經歷。」

退任立法會議員後,葉國謙仍是行政會議成員,他重申,在黨主席李慧琼手上接班的說法不準確,他是特首認為合適的人選,因此獲委任,按基本法規定行會成員可做到2017年本屆特首任期屆滿。葉身兼全國人大代表,任期至2018年。

 

【告別議會專訪系列】
劉慧卿13個關鍵詞:吊帶、李柱銘、惡死

記者邀請葉國謙題字總結議會生涯,他笑稱發生的事太多,難以一言概之。最後寫下「議會生涯原是甜酸苦辣」,代表其複雜感受。(黃永俊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