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封城影像記錄第一人:出外拍有人罵 只是做力所能及的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空無一人的街區,臨時封閉的城市,當下的武漢街頭,像極了荷里活災難片的場景。這些鏡頭最近頻繁出現在央視、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各大媒體,引起全網巨大反響和關注,其拍攝者是武漢90後視頻博主林晨。

林晨是湖北荊門人,武漢封城時他在武漢市區的家中。封城後,他用自己的鏡頭,持續記錄疫情之下武漢的城市實況和人們的生活狀態,並將珍貴的素材,免費提供全網新聞使用。

「醫護人員、志願者……現在很多人,都在為這座城市做力所能及的事,我希望通過影像,也為她出一份力。」

一条對林晨進行了視頻專訪,點擊視頻,看一個真實的武漢。

武漢90後視頻博主林晨,在封城後用自己的鏡頭,持續記錄疫情之下武漢的城市實況和人們的生活狀態,並將珍貴的素材,免費提供全網新聞使用。(一条授權使用)

自述:林晨 編輯:莫竣威/一条

風暴中心的影像記錄

1月21日,武漢通報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進展後,我開始了《武漢實拍》系列。

我是一名武漢的全職視頻博主,以前發佈的視頻以旅遊、聲音教程為主。疫情之下,看到醫護人員、那麼多志願者,都在為這個城市出力,我也該做點什麼。便以Vlog的方式,從一個普通人的視角,去拍攝記錄真實的武漢。

武漢整個城市,現在基本是一個快暫停的狀態。從視頻裏,你可以看到疫情之下,武漢城區封城前後的變化。

我家附近有一個商圈叫楚河漢街,是本地有名的步行街,以前購物的人、遊客人來人往。現在幾乎空無一人。在步行街上,很多空置的攤位和物資,看得出來商家們準備要做過年活動,疫情一來,連攤位都來不及收拾。

從我房間向窗外看,能見到武漢的沙湖大橋,這裏以前24小時都有車從漢口那邊過來。現在橋上幾乎一輛車、一個人、一點噪音都沒有。

+7
+6
+5

與街頭的「空」形成強烈對比,這個城市的擁擠,壓縮到了醫院和超市。

物資匱乏帶來的焦慮,使得超市裏的人有增無減。但氣氛跟平常又很不一樣。以前大家會聚在一起聊天,很喧嘩。現在每個人各自默默買菜。

超市的大媽,她戴著口罩,然後用塑膠袋套在頭上,把袋子挖了兩個洞,再戴一副眼鏡。因為不透氣,她已經滿頭大汗了。

人們對病毒傳染的擔憂,滲透在生活細節中。甚至現在坐電梯,裏面有人的話,大家就會再等下一趟電梯;去交停車費,不再與保安寒暄。大家隔著收費亭的玻璃,掃碼轉賬。

特殊時期,也正是這一份刻意保持的距離,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

+8
+7
+6

1月下旬,武漢的疫情開始受到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關注。有新聞行業的朋友向我提到,疫情之初,各大媒體派往武漢的記者較少,非常缺乏武漢城市的影像素材。

我想既然拍出來了,就應該讓更多人看到武漢現在的真實情況。所以我在視頻開頭,特別標注了「素材可供全網新聞使用,視頻的收益都會捐贈」。

到現在我做了三期視頻。

第一次是在1月21日拍攝的,記錄我到超市採購口罩的過程和見聞。

第二次是1月23日,武漢封城當天,拍下封城24小時的見聞。這也是傳播最廣的一條視頻,有近5000萬人次看過。

第三個視頻,記錄了我與武漢醫護人員的電話採訪,及關於醫院的情況,在1月27日發佈。

微博上,視頻的轉發已經超過17萬。

B站上的彈幕,「武漢加油」這四個字,一直在我的視頻上刷屏。還有來自各地的朋友為武漢打氣:「四川火鍋為熱乾面加油」、「蘭州拉麵為熱乾面加油」、「揚州炒飯為熱乾面加油」,「浙A為鄂A加油」「閩E為鄂A加油」非常感謝大家對武漢的關注。

+2

很多網友給我的留言,都是他們個人面對疫情的親身經歷。我發現這場疫情確實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軌跡,很多家庭都在面臨著一次重大的考驗。

有個武漢的網友說,她家就在華南海鮮市場和協和醫院附近,這兩天隔壁小區已經有三四個人倒下了,其中一個老人已經走了。他很害怕自己會感染,因為家裏上有老下有小。現在,就連下樓倒垃圾都心有餘悸。不過,她和老公現在會互相安慰對方:「我們彼此承諾,一個倒了,另一個就不能倒,因為還要照顧好孩子們。」

有個河南的網友給我留言,他說過年前去看病,醫生懷疑他患上新型肺炎,正在接受醫學觀察。但他不敢告訴他母親,就撒了個謊說,今年要加班,不回老家過年了。結果三天後他爹給他發短信,說:「你能騙你媽你騙不過我,你是不是那啥子冠病感染了?我不會跟你娘說,到時候回來咋爺倆喝一個,別走嘞早,你爹還硬朗嘞。」

我沒有預料到有那麼多反響。我只是武漢普通人中的一個。我身邊很多朋友,普通的人,都在為這個城市做著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有朋友主動開車去接送醫生上下班。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他們就說只是出去買菜而已。

還有些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很不正經的朋友,去做志願者,給醫院送貨。我很感慨,感覺重新認識了他們。

也有武漢的醫護人員,在視頻的評論裏,對幫助過他們的陌生人表示感謝。有個護士說,她坐過了一趟愛心車,叫到了免費滴滴,還住過兩天好心房東提供的民宿,她覺得這些陌生人不只為他們提供了便利,更是給了他們繼續奮鬥的力量,讓所有醫護者,真實感覺到了不是在孤軍奮戰。

+7
+6
+5

其實2020年初,對我個人來說,是一個人生低谷:剛過30,徹底失業。

我老家在湖北荊門,大學到武漢念的法學。畢業後曾到北京工作,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音樂之聲的主持人,主持一檔傍晚的三小時音樂節目。

28歲那一年,我被確診為哮喘。我知道自己的身體不再適合電台的工作了,就從北京回到了武漢。開始全職做視頻博主,也兼職做一些網路播客節目。

諷刺的是,在2019年的最後一個月,我的網路節目也停播了,失去了最後一份收入,徹底失業。

雪上加霜,前不久我被檢查出心肌酶指數異常高,醫生說如果一個老人該指數超過1000,就應該躺在ICU病房了,而我的心肌酶指數是9985。但醫生也無法確診到底是什麼原因。

一切來得太突然,當時最大的感受:我手上有很多想做的事情還沒做完。

幸好現在還不是最壞的時候,我好像還有一點時間,身體還有條件,能夠支持我,去繼續做我想做的事,就像這次的《武漢實拍》,我拿起相機就出門拍攝了。

【相關圖輯】湖北人自述:受盡排擠與歧視 我人生中最煎熬的18天(點圖繼續閱讀)↓↓↓

+26
+25
+24

從前期的拍攝、後期剪輯,再到文案、配音,基本由我一個人完成。拍攝器材用最普通的微單和一台小無人機。都是當天拍,第二天播出,時間特別緊。這些天我一般就睡3、4個小時,全撲在這件事上。

家人會勸我,不要出去了。在疫情擴散時,他們非常擔心。我媽在老家,每天都會打電話來問我情況,也給我準備了很多物資,N95口罩、消毒液。

這讓我想起當年「非典」的時候,最擔心我的也是她。2003年我讀初一,其實學校離家特別近,走路5分鐘。但我們全校同學,被隔離了一兩個月,不能回家。當時我媽隔天就會到學校門口,等我好幾個小時,給我帶吃的、穿的、用的。

非典時我還太小,對疫情沒什麼概念。而這一次,我已經有一定的生活閱歷,我會拍、會剪視頻,而且就身處風暴的核心武漢,我應該去記錄。

【相關圖輯】不敢死以免浪費國家資源 在中國做醫生到底有多難?(點圖繼續閱讀)↓↓↓

+14
+13
+12

其實拍攝過程最大困難,不是我的安全和健康問題,而是我作為一個普通人去推動這件事很難。在社會呼籲大家留在家中的情況下,我沒有一個出去的契機,因為我不是記者,我也不是新聞單位的人。

視頻火了後,有人質疑我已經封城了為什麼還往外跑;有人會認為我是借這個機會去蹭熱度,說我只是想借此來漲粉、出名、賺錢;也收到過一些私信,說武漢目前還有這樣那樣的情況,你為什麼不說?有時候我也會覺得挺無能為力的。

我知道這個時候做視頻總會被人罵。但作為一個創作者,身在這種史無前例的時刻下,除了向外界發聲,我還能做什麼?我自己拍攝視頻的動機,就是把我所見到的,一個真實的武漢,以一個普通人的視角,記錄下來。為大家提供一些有用的資訊,僅此而已。

目前疫情的陰影還沒散。我也會持續去記錄武漢人的方方面面。最近出門拍攝,會選擇比較空曠、空氣流通的地方,戴兩層口罩、一個頭套,還有滑雪用的護目鏡,儘量保證自己的安全。新視頻主題是關於在疫情中,還在持續工作的一些普通人,比如快遞員、外賣員、便利店員的生活狀態。

就像我其中一條視頻結尾說的,我很慶幸記錄下這些時刻,它提醒我們,這些都是城市時間長河裏的某個瞬間,可這個瞬間,足夠黑暗,也足夠亮眼。

病毒在為城市塗抹黑雲,而城裏的人想拼命為它洗刷,他們去拍了火神山,他們去接送醫生,他們給醫生送飯、送物資,他們想做力所能及的事。

而外界的人也都在關心武漢,其實他們關心的是武漢人而已。因為每一個活生生的人,才是這個城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