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帖設計】自製AR喜帖爆紅 有聲畫「紅色炸彈」豈只餅咭、利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家拿出餅咭,便會將喜帖扔在一旁,都不關心它是有壓印、燙金,亦不關心你花了幾多時間、精神和金錢在上面。」

有報導指一對新人,結婚平均豪花30萬港元,從場地到禮服到佈置,都希望一絲不苟。3年前結為夫妻的柯芯妍(Coby)與羅偉城(阿Roy)亦不例外,他們那時更自己設計喜帖,但回想到傳統喜帖多時都被扔進垃圾桶,便決定加入AR元素,落手落腳製作獨特喜帖,及後更發展成一門生意,以夫妻檔創業。

收帖者只需以專用app掃一掃喜帖,便可看到以AR方式呈現的聲畫影像。(受訪者提供)

把手機對準喜帖,屏幕便出現一個色彩繽紛的城堡,還有煙花效果,縮小版的Coby與Roy就穿着禮服,站在城堡前說:「Hello,我哋要結婚喇……」。

比起傳統的喜帖,這張加入AR科技的喜帖真的既好玩又親切。Coby與Roy除了本著要一生人「型」一次,還希望藉此拉近新人與來賓的關係。以自身經驗來說,阿Roy指自己的婚禮中,前來祝賀的賓客可能只有1成是熟悉的朋友,其他都是「姨媽姑姐」,不太熟絡;他也試過擺烏龍,參加人家婚宴卻只知道人家的姓氏,結果便走錯到另一宴會廳,令他在想:「派帖時,來賓知不知道我們新人的樣子呢?」他倆發現,人們很多時拿出餅咭及回禮利是後,便會把喜帖扔在一旁,如果有一段新人的短片,應不會重演Roy的尷尬事。

Roy與Coby發現,有7成收到喜帖的人會下載應用程式,每人平均亦會把那20至30秒的片段重覆看10次。「可能賓客自己看完又看,或是share給其他人,好像喜帖的意義突然不同」。(陳彥婷攝)

當初接觸AR,Roy與Coby已深受啟發,惟一個做設計、一個做數據分析,對實際操作一知半解,所以只好早上做打工仔,晚上回家「補課」,拿起在深水埗買的書鑽研,又在網上找到史丹佛大學的免費講課,徹夜自學研究。「有時放工買個飯盒便回家研究,一做便做到清晨3、4點,睡數小時又上班。」捱更抵夜,但為了做好自己的婚帖,多累也願意,「因為每個人結婚,不知為何會有最大動力去做好這件事。你要我點都得:省錢、減肥。」最後,他們成功在2個月後製作出他們的心血結晶。

喜帖一出,親朋都大讚概念有趣,甚至有10多個人前來查問可否代為製作。不過在脫下禮服,回到現實,阿Roy便對自己的事業前路感迷茫,工作停滯便讀MBA,但畢業了還是在思考前途。「日日返工所做的好似差不多,但又看不到(事業)可以長遠發展下去,去到某個位停滯不前,便問自己是否要轉行?」他們當時看了不少創業報道,加上親友對AR喜帖的認同就如大打強心針,於是兩夫妻便放手一試,辭職後以10萬元創下Creote Studio。「我都慶幸(創業)是由結婚開始,所以這門生意亦算是因結婚而起。」

顧客會先安排到studio拍攝短片,再選擇自己喜歡的場景。(受訪者提供)

一開始做生意總會碰釘,但他們最後都化危為機。例如要到婚展做宣傳,卻擺烏龍錯到8月的淡季,卻藉此可一對一與顧客傾偈,了解他們的喜好,後來設計出童話城堡、摩天輪,沙灘及校園等20個場境;又因婚展場內冷清,便有空認識了在隔壁「擺檔」的婚紗公司與酒店,後來更成為了生意夥伴。除了向婚嫁行業發展,他們亦聽過有父母視子女為掌上明珠,每年都幫寶寶拍一輯相,所以打算在未來開發AR嬰兒相簿市場,並藉AR技術在市場中突圍。大概生意因結婚而起,因生B而續,未知將來會否開拓畢業照及家庭照市場的生意,拍攝每人一生重要的時刻?

他們亦有到過婚展去了解客人需要。(受訪者提供)

現時除了AR喜帖,他們亦有製作AR相薄。(陳彥婷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