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帖設計】硬頸夫妻檔創業 事無大小拗一餐:試過為打印機嗌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情侶各自各返工,單靠每星期1、2天來拍拖,出來吃個飯,傾吓偈,男士只好小心說話,但無奈激嬲另一半的理由有十萬個……

各自上班亦會誤中地雷,那全天候24小時相處便無法想像?柯芯妍(Coby)與羅偉城(阿Roy)便挑戰「大佬」:夫妻檔拍住上創業,實行工作拍檔是你,枕邊人又是你。這樣的感情生活究竟是天天開火,還是愛得火熱?

說着說着,Coby突然兩眼發光,爆出一句,「會唔會婚姻有問題的情侶,嘗試去開公司,放手一博,(看看感情)得就得,唔得就唔得?」(陳彥婷攝)

雲吞麵與辣椒油結緣 好勝夫妻創業:鬥做得好

女人:「我個客好衰,佢屈我。」
男人:「我明我明,唔使咁嬲,唔使理佢。」
女人:「你又唔識個客,唔知頭唔知路,你點會明。」
然後,男人成功激嬲了另一半。

激嬲老婆大人這一幕,阿Roy與Coby這一對亦上演過。3年前他們結婚,機緣巧合下一同創辦AR喜帖業務,創業初期常嗌交嗌至火紅火綠,「好黐線,連部影印機要什麼牌子都嗌。」

這個局面由他倆相識第一天便開始:阿Roy某天邀請Coby吃午飯,為展示男士風範,阿Roy豪氣地在雲吞麵下了3大匙辣椒醬,正當自我感覺良好之際,Coby卻不慌不忙地下了18匙。Coby回想起亦沾沾自喜:「佢落三羹,你多兩羹又看不到很大分別,那冇意思,不如一次拋離成個馬位,yeah! 」這次以辣會友,兩者好勝的性格無所遁形。

阿Roy與Coby直認創業初期經常嗌交嗌至火紅火綠,要緩和氣氛都是靠他們的小狗Wolfee作中間人。(受訪者提供)

直到結婚、創業,二人仍是很固執及好勝,試過走到臨界點,兩人冷戰幾天,在家亦不瞅不睬,只互發電郵交代公事。這樣火星撞地球,反而撞出火花來?「因為我們兩個都很硬頸,是那種決定要做,便要把事情做好的人,所以拗撬反而令各自都想做好,向對方證明我才是對的。」就如Roy曾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執行Coby所提出的一個構思,誰知他愈做愈上心,但又不想承認對方是對的,便在Coby的藍本上加以修飾,出來的效果真令客戶眼前一亮。

雖然撞出火花算是另類情趣,但很容易玩出火。所以,每當走到臨界點,他們便玩一個角色調換的遊戲,試着從對方的論點上辯論,「因為大家都有團火,好想嗌贏對方,所以就會調轉思維去想另一方的好處,變相大家都了解雙方的想法。」另外,他們亦劃分自己的領土,如Coby是設計出身,便主力做設計與宣傳上的工作,而Roy以前從事數據分析,現便負責商務及產品技術,兩者在各自的領域上有最終決定權,對方不能逾越。

Coby認為兩人婚後一起創業,是重新一次了解對方。(受訪者提供)

創業前後兩個人 「好似重新認識佢」

兩公婆把公事搬進睡房,會離間彼此的關係嗎?他們認為夫妻檔與婚姻關係沒有利益衝突,甚至可令關係變得更好,「以往各自返不同的工,我check email好苦惱時,她就會說:『你同我食飯時可唔可以唔好睇手機?』」阿Roy說出所有男人之苦,「現在同一情況發生……」Coby搶說:「你check咗先!」創業後,話題由「老闆好衰」,「食完飯去行吓」,變成「嗰個客你覆咗email未?」,「咁拿拿臨食埋走」,別人去食飯看戲,他們便趕回家工作。

分享他倆創業前的相處狀況,Coby淡淡地說:「以前拍拖覺得比較『表面』」,阿Roy隨即說:「你咁講啲嘢」,但他亦有為老婆解釋,「如果大家返不同的工,回家都是說工作,講老細壞話,但就算怎樣呻,我都會覺你不會明白。」兩人如身邊的情侶,各自上班生活,加班後回家,扒兩口飯便趕着睡,若爭吵不下,Coby指自己與阿Roy當時的相處都是「是我不跟你計較」,「不出聲就當大家明」,但現在回想過來,可能當時並未完全了解對方。Coby說:「返工10個鐘頭,分分鐘坐你隔籬那位同事比你身邊的一位還更了解你。」但如今兩人成「糖黐豆」,除了分開見客,幾乎24小時形影不離,「好似在開了公司之後,重新再認識他般。」,「以前我覺得結婚後,Roy的身分是我老公,但若你現在問我,我會說他是我老公、我的best friend、我的老細,也是一個很好的同事,一齊並肩作戰,出生入死。如果看得到關係會變成這樣,工作中的爭吵便會變得不重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