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當返工】月飛70小時 最憎被當空中侍應 空姐:但有彈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想周遊列國、環遊世界,很多人第一時間便想到成為空中服務員,藉着工作「四圍飛」,感受異國文化。現職空姐Samantha坦言很多人對她的職業很多誤解,有些更存有不尊重的想法,她說:「工作很自由,所以如何善用時間,在工餘時間自律更重要!」

Samantha當初踏上空姐之路全是偶然,不過這份工作也為她帶來自由和彈性,做自己喜歡的事。(鄧倩螢攝)

大眾對空姐的職業有何想法?「通常分2批人,一是好『睇得起』空姐,覺得可以『飛來飛去』很羨慕;另一些好『睇唔起』,認為我們讀不成書才做空姐,只是空中侍應,沒什麼好『巴閉』。」性格爽直的Samantha說。

曾聽說,有人是為了結識機師而入行,又指空中服務員到國外做代購,能夠賺到盆滿砵滿,真實情況又是這樣嗎?她卻笑說:「其實每一份職業,也有人是為了結識上司或老闆而入行,不能否認有些人是很想結識機師,但我對此只抱有平常心;至於代購,我所知的就不多,行內流傳過一件事,指有空姐過關回港時,被發現袋子內有10多隻勞力士,別國海關認為她是走水貨逃稅,結果工作也丟了。」

將「空中服務員」形容為「空中侍應」,或許是因為她們在機艙乘客的眼中只是負責派餐和收餐,但沒多少人明白,她們背後的職責其實甚多。Samantha舉例說,在乘客上機前,她們要檢查機件是否運作正常、救生用品是否齊全、確保飛機餐的數量、乘客上機時檢查登機證、派餐、收餐及洗廁所等等。「如果是短途機,例如香港飛台北只是一個多小時,就要在短時間內做齊以上的程序。我們常笑說自己是『行住飛』,因為只有在飛機升空和降落時才有空坐下來。」她說。

Samantha喜歡歐洲,任職空姐以來,歐洲國家已去得七七八八。(鄧倩螢攝)

港客對普通話極敏感

任職空中服務員,在飛機上的工作時間「最低消費」是每月70小時,而且每次都會遇見形形色色的乘客。Samantha記得曾遇上一位既是詩人,也是音樂家的乘客,他那次的旅途是前往表演的場地。Samantha與他在機上言談甚歡,相當投契,「這不是愛情故事,只是他在落機前寫了一首詩給我,我覺得很有意思、很難忘」。

一個小小舉動,可以令空中服務員感到窩心,但一個行為、一句說話也能讓她們感到氣憤。「每個人的底線都不一樣,不過我最不喜歡別人因為想我為他們收餐或什麼,而在我經過時突然拍打我,我覺得那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她認為不同國家也有粗魯和有禮的客人,難以一概而論,而香港乘客就對普通話較為敏感。「可能是我的名牌上寫着『粵語』吧,有次剛以普通話回答完一個乘客的疑問,忘了轉Channel便以普通話詢問下一位乘客,便被他反問:『香港人做咩唔講廣東話?』」怎樣收科?她說只能笑着賠罪。

工作自由 想得到幾多由自己決定

空中服務員可以透過工作遊歷世界,Samantha說是這是真的,但能夠有多少「收穫」、能不能增廣見聞,卻是取決於個人的態度。「到埗後,有人選擇只在酒店中休息,也有人會選擇外出,和當地人交流,彼此的得着已經不一樣。」

由於在生日收到朋友送的筆,本身熱愛藝術的Samantha便開始自學英文書法。(鄧倩螢攝)

又例如,Samantha為今個月編排的更表,在工作逾70小時後,還擁有15天的假期。如何使用這麼多的工餘時間,也很在乎每個人的目標和態度。「我認為自由和自律應該要並存,一旦用了時間來放縱,浪費了就追不回來。」入職空姐前,Samantha創立了自己的興趣專頁「Wood n Ink」,分享她所書寫的英文書法,也有設計個人風格的產品和擺市集等;入職後,她投入了空中服務員的事業,並藉着工作性質常到喜愛的歐洲國家寫生,而在放假時便堅持她的創作。但要兼顧兩方面,有時也會令她忙過半死,「我這一年最想學會的就是time management,讓自己好好安排工作和休息」。

空姐是僅限於青春的職業?

空姐必須要年青貌美?這份職業不許見白頭?Samantha想了想,說:「空姐是屬於年青人的工作,原因不是因為年老色衰,而是這份職業對身體的負荷很大。」

依她所見,由於這行業勞動工作多,又要應付時差,飲食和睡眠質素也差,所以一部分同事是愈做愈瘦,有一部分卻愈做愈肥。「比起入職時,我的制服已經換大了2個碼!」Samantha以自己為例,指自己較難適應美加的時差,在當地睡不好,半夜又會餓醒,很影響健康,因此若被編排美加的長途機,她也會善用「換機」配額,和同事交換航班。

那麼,Samantha又計劃在這行工作多少年呢?她直指暫時沒有其他工作打算,「一份工作的Package總有好有壞,我很喜歡這份工帶給我彈性的上班時間,也令我有時間發展自己的興趣,安排自己喜歡的生活!」

【轉行考慮】前空姐考牌轉攻金融搵真銀 離職原因:升職要等10年

盤着優雅髮髻,在高空三萬呎迎來晨曦第一線光,下塌酒店後四出食、買、玩,在Facebook「打卡」,空姐的職場生涯教人好不羨慕。然而風光背後,刻板的工作日復日重覆,當笑容在某一天開始僵硬時,空姐「落地」可以何去何從,繼續發展事業呢?

【空中飛傭.上】曾做Slash領高4倍人工 空少:滿足感比錢重要

曾有半年時間靠接設計Job為生、現職空中服務員的「傭仔」,坦言當時人工是現在的4倍,工作時間亦比現職自由,不過最後他還是選擇重返「正職」,任職空少,「錢對我唔係咁重要,反而我重視嘅,係而家份工畀到我好大滿足感。」他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