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當返工】極簡女生 不再貪錢轉做Blogger:人生有好多可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年前投身旅遊blogger行列的風信子,可謂是見證着這行業的誕生,其專頁「旅行主義‧Travelism」擁有1.3萬名粉絲。對於常被誤解為有錢女,她說:「我唔係好有錢,但我可以做返自己。」

喜歡旅行的風信子,難得有在香港的時候,她亦說在訪問後應該會再出發到地球的某處去了。(鄭子峰攝)

「環遊世界」在早年還是人人退休後的願望,現在已變成了年輕時不做會後悔的事情之一,「全職旅人」、「旅行家」更是最受歡迎的新興行業之一。把旅行當成全職工作,有人覺得很浪漫,也有人直言:「你一定係幾百萬未開頭!」

現時為全職旅遊Blogger的風信子,在Facebook上擁有1.3萬粉絲,不時撰寫文章介紹行程、旅行注意事項,也會拍片和直播,和網友聊天互動。或者你認為她身上天生有一個「旅遊魂」,而她亦的確是一位「束縛不來」的人馬座女生,但其實她以前也曾當過多年朝9晚N的上班族。

「無論返工、放工、搭車,個腦都不停在想如何做好份工,剛才應如何跟客戶說話講會好一點,壓力大到身體不舒服。」風信子在大學畢業後便投身到國際大企當MT,其後又轉到其他企業擔任營銷及市場部職位,每天都在商場上打滾,承受巨大工作壓力。前年,她毅然放棄一切事業,隻身跑到日本體驗工作假期,「旅途上我遇到很多人,發現工作有好多種。我試過在和服店工作,也試過做滑雪教練,現在正學習潛水,人生可以有很多可能性。這段旅程促使我決定一試,全職做一個旅行Freelancer!」她笑着說。

從西藏之旅 發現簡單之美

風信子由19歲到美國交流實習,嘗試第一次獨遊後便「旅行上癮」,至今到訪過70個城市,20多個國家。6年前,她開始在Facebook開設平台分享自己的旅程,背後的想法很簡單:「假如我(日後)有柏金遜症,就算記不起,都可以睇得返。」當時的帖子很「簡陋」,就是放張照片,隨心寫下當時的心情和想法,「從來沒有想過如何招多些人like,所以當有第一個非朋友的Follower時反而覺得很奇怪。不過,當我發現原來有其他人會追看我的專頁時,我就開始不想做些劣作出來給人看,學習寫一些實用資訊,也開始拍片」。

揚言「凡是未去過的地方都想去,未試過的旅行方式都想試」的風信子,指到訪西藏的經歷令她的想法改變得最多,因她在那裏接觸了藏傳佛法,開始了解極簡主義。「你見我一畢業就做MT,是因為我當時很想搵大錢。但我到了西藏,我看到當地的人物質上很匱乏,但他們很快樂。我發現人要生存,其實只需要很少物質和需求。」她說。

在西藏,風信子自稱由一個「貪錢」的女人,蛻變成實行極簡主義的旅人。(受訪者提供)

很多人在專頁上見到她去完一個旅程,轉個頭又走到了另一個國度,有些網友更會留言:「你一定是很有錢才可以常常去旅行!」風信子笑着否認:「這是blogger的技倆,將一次旅行拆細,分好多次出post,讓我們看來好像一直旅行似的。其實我之前和香港打工仔一樣,只有放AL才去旅行。」而且迷上極簡主義的她,有獨特的慳錢大法:「我去旅行不會買手信,一來環保,二來我一有假就去旅行,好易買到我破產,哈哈!其次,我在旅程中極少購物和鼓勵消費;飲食的要求也很低,只會是當地的特色食物才會試。我的手機、相機都用了5年,我認為要認真用熟一部相機的功能也要2年吧?還能用就不用追新款式。」

旅行家的收入是……

旅行是一項「支出」,全職旅人又如何將之化為「收入」呢?風信子解釋,收入的來源包括撰寫專欄文章和廣告,不過回饋的不一定是金錢,有時是一次免費行程,也有些是產品試用。「我有我的定位,我會選擇介紹實用、好用的產品和服務,美容或消費廣告很多時會拒絕。收入也算是多勞多得,我的收入則剛好夠用。」她說。

她曾在美國交流實習一年,又在荷蘭唸書半年,早前剛從日本工作假期回港,面對香港只用資產評論人的高低,她坦言歐美的思想對她有很大的文化衝擊:「他們不分階級,會很渴望跟你有文化交流,而不是計較你口袋有多少。而在日本,我發掘到工作有很多種類,不一定要正經當一個上班族!」

風信子現時擁有逾萬名Followers,但她明白社交媒體一倒下,那個數字其實什麼都不是。(鄭子峰攝)

別人笑我太瘋癲……

「很多人說我為人不穩定,是一隻冇腳雀仔,我覺得我不是,雀仔又怎會沒有腳!」風信子開玩笑說完,再正經八度地說:「我性格需要每天都有新鮮事發生。我真心熱愛旅行,我全職去旅行,覺得每日都很快樂,都是在『做自己』,對我而言,旅行就是我需要的『穩定』。」

旅遊Blogger是依賴社交平台而生的職業,雖然風信子無意地乘搭了這班「順風車」,她在今年初也宣佈會全職發展這項事業,但她卻坦言:「社交媒體並不可靠,如果有日Facebook倒了,我那一萬多個Followers其實代表nothing。」因此,她希望能把「人氣」變得真實,「我把他們當成我的朋友,會出來食飯聊天,即使有日大家都不再使用社交媒體時,也能互相聯絡」。

我明白我是剛好見證了這新興行業的誕生和發展,我也知道它或許有一日會衰落,或者有其他的媒介出現並取而代之。我已有滑雪教練牌,也將有潛水教練牌照,當行業走到盡頭時,我亦有其他出路給自己。不過,現階段就讓我好好努力、好好享受這份工作吧!
風信子

【旅行當返工】邊食飯邊打稿 有Model如湊女 前記者:飛到麻木

香港人熱愛旅行,據雅虎香港最近的調查,去年「十大熱搜新興行業」中「旅行家」排行全年的第4名,可以想像必定有不少人認為:「如果可以逗住人工、免費去旅行,一定爽丫丫啦!」。記者邀請了3名以旅遊為職業的人,一同揭開「離地工作」的浪漫面紗,走進赤裸、現實的職場。

Alex(化名)曾任職10年旅遊記者,由他去告訴你「受薪去旅行」的現實是什麼一回事!

【全港首位】煤氣公司21歲女學徒 夢想當工程師:初時有中暑感覺

工程、機械一向被視為是辛苦、體力勞動的工作,向來鮮有女性投身其中,但香港中華煤氣有限公司學徒計劃開展半世紀,去年迎來第一名女學徒,這位「萬綠叢中一點紅」,如何在煤氣專業中找到路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