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過來人】母女一針一線勾勒暖意温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父母輩的年代,資源不似今天豐盛,穿針、引線、縫補,是上代人的基本生活技能。輕於鴻毛的一條線,牽引關係,編織情感,甚至可使家族技藝穿梭歷史走廊,來到今天依然綻放,傳達厚重情意。以遺傳自母親的一雙巧手,Rose創辦本地品牌Ibility,不以量多款多取勝,反在效率為先的巿場以慢工出細貨,製作件件有溫度的服飾,以具百年歷史的勾織技術融合現今時尚,令夕陽手藝再放異彩。

攝影︰陳焯煇、江智騫、受訪者提供

一針一線,勾織既是事業,亦是母女倆的共同興趣。

勾織的人情感細膩,見於李太的針法和指法。

Rose對勾織的熱愛,正是幼承庭訓的好例子。太公為裁縫,母親從事製衣,據她記憶所及,自己從小已穿着母親編織的衣服四處蹦跳,就連同學也讚她所穿的衣服漂亮,使她內心不免為這件特製的「天下無雙」自豪。

既是近水樓台,Rose自小便跟隨母親學繡花、車衣與勾織,別人還捧着洋娃娃耍玩之際,她已在為洋娃娃設計新裝。勾織原為母親家族手藝,當中的心意和細膩最令她着迷,甚至自覺要肩負將技術傳承下去的責任。由她開創的Ibility,以勾織製作時裝,從設計到生產均在觀塘的辦公室暨工場完成,這對來自製衣世家的母女一同堅守對時裝的信念。Rose表示,Ibility是個尊重心意的品牌,背後更有着一個傳承家族技藝的故事,如技藝落於她手上後便失傳,將會十分可惜。

同樣為勾織技藝傳承人的Rose媽媽李太,亦是一樣珍而重之地看待手上的工作,「一件衣服保存得好,可以一代一代傳承下去,成為家族的珍寶。我出世時嫲嫲也曾織了一頂小帽給我,可惜後來搬家弄丟了,一直是我心中的遺憾。」在李太眼裏,前人的智慧可保留在織物中,若小帽還在,她便能參詳嫲嫲的針法,從而學習及改良勾織技巧。

訪問當天,李太拿着一雙嬰兒鞋織了又拆,拆了又織,一問之下,原來非趕貨,只是嫌鞋頭不夠漂亮,想再試另一種織法。作為Ibility勾織師傅的她,就是一個這樣精益求精的人。

曲高和寡難銷售

一對初生嬰兒鞋,需要勾超過6000針才做到眼前綿密細緻的效果。

這對母女對勾織的熱誠,感染了同樣欣賞手藝的Peter加入,並負責公司的日常營運。Ibility於2013年中開業,在PMQ售賣高端勾織女裝和童裝,然而,勾織的「物輕情義重」,豈是客人十數秒隨意逛一圈所能理解?當時的反應,幾乎澆熄了兩母女的雄心壯志。Peter為此解釋:「當時的產品以全勾織製成,售價較高,巿場一時未能接受。例如我們曾推出一件初生嬰兒全勾織套裝,售六千多元,但客人對勾織的價值不理解,自然覺得價格高昂。」

Rose即時拿出一對全勾織的結婚手套,教記者欣賞產品的精細之處。「以這對手套為例,師傅需全天候勾織近一星期方可完成,而且在成品上是找不到駁口位的;由於駁口位太多會有礙美感,所以除非線圈不夠用,否則我們的產品都盡量不駁線。還有一些設計需運用數種勾織方法,一件衣服隨時要經幾位師傅之手才能完成。」

李太有一句哲學,就是沒一件產品可以不拆線順利織成,哪怕是擁有四十多年勾織經驗的自己,拆線重頭再織也不過是等閒事。就像將勾錯了的線拆掉重頭來過一樣,Rose亦把生意方向重新定位。「我們依然會發售全勾織產品,但新方向會以點綴形式,將勾織應用在時裝和飾物上。」

所謂的點綴,就是把勾織部分減少,降低成本和售價,讓產品從高端定位拉近至大眾市場。現時品牌的女裝、童裝及親子裝,皆以布料為基礎,配合勾織元素而成,設計團隊同時亦努力開發如胸針、項鏈、耳環等時尚勾織飾物,走優雅大方路線,一洗客人覺得勾織老套的形象,而價錢也不過數百元便有交易。

除了產品,Rose也特意開發了DIY套裝,讓客人也可感受親手做禮物給摯愛的一份溫度。一次勾織工作坊,Rose遇上一個有趣的孩子:「有次辦工作坊,一個沒報名的小男孩突然走進來,說要織一條手繩給母親,但他卻說自己只有15分鐘時間,我笑問這怎可能在15分鐘內完成呢?」雖是一個「運吉」小男孩,但她仍為此感到高興,因為這種對家人的愛,一直是品牌希望傳達的信息;對母親的感恩,也蘊涵在品牌中。

Rose和Peter均喜歡人性化的衣服,欣賞工藝產品背後的故事。

工場另一邊是20出頭的年輕設計師天地。

辦公室掛着不少混合勾織元素的童裝。

關於勾織

勾織為編織方法的一種,有別於針織可用機器代勞,此法必須依靠人手按特定針法勾成。勾織可勾出立體圖案並應用於不同物料上,外國較常運用於婚紗或晚裝製作上。此技藝亦十分人性化,成品效果會受師傅的手勢和鬆緊力度所影響,每一針力度不一致便會令成品凹凸不平。一件勾織衣服的製作時間亦視乎線的粗幼、編織密度、花紋的複雜性而定,並無客觀標準,道理如同織頸巾,粗冷配疏落織法便能較快完成,幼冷配綿密織法則較費時間。

老師傅遇上新設計

與家人共事,最怕有磨擦傷感情,但Rose與李太完全沒有這點憂慮,倒是因為媽媽工作太「上心」,讓當女兒的擔心不已。「有時候,我認為水準已合格的產品,媽媽卻為力求完美而從頭做過,甚至為了盡快見到效果,下班回家也繼續織個不停。」知道媽媽工作長時間用神,Rose曾送她頸枕與眼部按摩器,讓李太不禁甜絲絲地笑:「女兒實在疼自己。」

家人之間的溝通沒問題,但和年輕設計師相處共事,有時卻考起李太,「我們做的並非傳統勾織,而是將它應用於不同服飾上,擴闊勾織的可能性,讓傳統手藝融合現代包裝傳承下去。年輕設計師沒包袱,設計天馬行空,但她們有時只會將設計的尺寸告訴我,我得為她們小心計算針數,才能盡力做到相應效果。還好,我很享受和年輕人一起工作,因她們的創意會挑戰到我們的傳統常規,若能完成設計會有很大滿足感,亦會推動我們的技術變得更為精湛。」李太坦言自己也算愛冒險的人,遇上高難度的設計,她非但不退縮,反而大呼刺激。

調整策略後的產品反應不俗,剛回港的Rose和Peter正和台灣及上海的誠品洽談。Peter指,現時內地人已不再單純追求名牌,反而更講究個性化,藉具質素的產品顯露個人獨特性。品牌「愛和傳承」的家庭觀念,正符合在轉變中的內地巿場口味。

品牌名字叫Ibility,其實源自infinity,意即勾織的無限可能性,希望能以一針一線傳遞愛、温情、分享、傳承的美好特質。誠如Rose母女的信仰,一件衣服,應該有歷史的厚度,人情的溫度,將一份愛代代相傳,用最幼的線,連結最堅固的家。

同聲同氣母女檔

對勾織有着一致熱誠,對美麗事物又有共同的追求,Rose和媽媽相處起來儼如最佳拍檔。李太說:「曾經有次我看見一朵漂亮的勾花,想模仿出來卻找不到法門,心頭一直懷着疑團。直到有次我和Rose到日本旅行,才從參考書中學會了那朵花的織法,我們興奮得像發現新大陸,把所有參考書都買下來。」李太說時眉開眼笑,興奮如少女。二人也試過一起報名跟師傅學勾織,母女變成同學。如此同聲同氣,難怪Rose要創辦品牌時,媽媽大力支持。

品牌以勾織、梳仔織、魚網織及U型織(圖)4種手法,配合不同設計,營造出不同效果。

一天勾到晚不嫌累,但手痛難免,李太惟有包着針身,讓觸手處綿軟一點。

拆過的線有摺痕,會留來做樣板,李太說,出貨必定要開新線才勾得漂亮。

李太說,Rose自小便多古靈精怪念頭,用勾織包着杯耳自然也是Rose的創意。

童裝精巧的通花肩,先由Rose媽媽勾成,再與車衣師傅合作車上布料。

木托加上勾織,成了品牌獨特的胸針,曾有外國遊客於其PMQ店舖大量購買當作是香港手信。

全勾織而成的結婚手套,也是Rose最愛的產品,一對需花近一星期完成。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