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奇職】環繞地球10圈 只為愚公移樹 植物獵人:最期待開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37歲的西畠清順,是日本最有名的園藝師,家裡世世代代都從事着與植物相關的工作,他是第五代繼承人。但清順對富二代衣食無憂的日子並不感興趣,他更想成為一名「植物獵人」。為了尋找世界各地的珍奇植物,他每年走過的距離大概可以繞地球10圈。

植物獵人西畠清順(Sora植物園提供)

植物獵人是一個古老的職業,緣起於17世紀的英國,探險家們遠渡重洋,為宮廷貴族尋找珍稀植物、藥材。清順也是如此,從21歲入行至今,他幾乎走遍地球每一吋角落,泰國的植物園、菲律賓的農場,墨西哥的沙漠、印度尼西亞的原始森林,找到的世界珍奇植物不下上萬種。他總是孤身一人在外行走,多次遭遇生命危險,但對於清順來說,這些都是最幸福的體驗。

植物是我的全部,讓我一直走在路上。讓我休息,簡直生不如死!
「植物獵人」西畠清順

年幼的西畠清順與父親合影(Sora植物園提供)

自述:西畠清順 編輯:阿閃閃(一条)

「獵人」的誕生

世界上有27萬種的原種植物,算上雜交種的話,大概有100萬種植物。有個說法,世界上腦袋最好記性的植物學家知道近1萬種的植物,也就是說——全世界最了解植物的人,也只能掌握30分之一的原種植物。

至於我——至少在日本,不會輸給任何人。

為了找尋植物,西畠清順的足跡幾乎遍佈世界各地(Sora植物園提供)

我們家世世代代都是做植物的,但我從小其實對植物沒什麼興趣。21歲那年,我開始浪跡各國,去了很多國家,登上位於婆羅洲的京那巴魯山。(馬來語:Gunung Kinabalu)(婆羅洲島為世界第三大島,由印尼、馬來西亞及汶萊三個國家管轄,Gunung Kinabalu屬於馬來西亞境內)

Gunung Kinabalu標高超過4000公尺,同時擁有地球上的所有環境:熱帶、亞熱帶、溫帶、冷溫帶、寒帶,在此生長的植物,也因而有着獨特的演化方式,對植物學者來說,是猶如聖山一般的存在。

清順21歲就登上了植物的寶庫、位於婆羅洲的世界第三大島:京那巴魯山(Gunung Kinabalu)(Sora植物園提供 )

在那比雲還高的山上,我遇見了食人花,還有世界上最大的食蟲植物──豬籠草。這種神奇的植物對我產生巨大衝擊,看上去很脆弱的植物,其實卻擁有最神奇的生命力量,也讓我對植物產生極大的興趣。

10年修行

那年回到日本,我開始參與家裏的工作。那是一個夏天,為了給一位花道家尋找插花用的樹枝,家裏的老職人帶我到山裏去。爬上樹的那一瞬間,我心裏充滿着感動,眼前是茫茫山群,腳踩着厚實的大樹。我被大自然所震撼了!那一瞬間我就知道,這將是我一生的工作、我的天職。為了成為一名合格的「植物獵人」,我進行了長達10年的修行,訓練搬花、綑紮、力道、角度、手法等,而這些都是基本功。

另外,每一天,我都到山裏、到田裏,跟着懂山的職人,去長野的山、岐阜的山、和歌山的山、走遍全國各地的山,去找樹、去搬樹,整整過了10年,我沒有在公眾眼前出現過。10年間,我每天都在工作,但凡有連續幾天的休息日,我就會拿着攢下的錢買機票出國,去走走我從未踏足過的土地,見見那些等待着我發現的植物們。

很多人都問我,你能和植物對話嗎?當我狂熱地擁抱它們、看着它們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的確在和它們交流:「今天生氣滿滿呢!」、「今天是不是有點累了?」就像兩個拳擊選手,雖然過程中沒有語言交流,但交戰結束時會感覺到有某一個時刻,的確獲得了交流——僅存於兩個人之間的某種交流。我和植物也是如此,即使不是以言語溝通,它開心、悲傷、痛苦的表情,我是能明白的。

獵人的革新

植物獵人西畠清順(Sora植物園提供)

我的家族自1868年開始就是植物供應商。作為家裏的第五代,我希望能做出一些改變。在我之前,家裏都只是做日本國內的植物買賣。繼承之後我做的第一個改變就是,將地球上各種珍奇植物引進日本。要說有什麼標準,那就是我喜歡的。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後,為了給災民祈福,我在西班牙找到一棵樹齡1000年的橄欖樹,並將這棵枯樹種在小豆島上。四年後,這棵樹奇蹟般地活了,枝繁葉茂,現在每年都結果無數,實在是太神奇了!

千年橄欖復活前後(按圖了解):

2017年末,因為各種機緣,我們找到一棵巨大的羅漢柏,最終將它安放在神戶港口,希望能為阪神大地震、311東日本大地震以及熊本大地震的受災靈魂祈福,並且傳達希望。這棵樹30米高,重40噸,樹齡高達150年,是從日本的富山縣,用船運送過來的,歷經了1000公里以上的航行。最終統計說有近140萬人來參觀這棵樹,一棵樹居然有能量將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這讓我很感動,也在此感受到了植物的力量、大自然的力量。

為了移植這棵橄欖樹,西畠清順花了不少心血(Sora植物園提供)

每一次出去考察,我只帶繩子、鋸子和剪刀。我一直在野外活動,整個人的皮膚都比一般人厚,像赤手攀岩石、爬上滿身是刺的樹木,基本也都不會受傷,可能大自然也當我是朋友吧!現在我每年基本要去近20個國家,農場、森林、深山、沙漠,世界各地都分佈着我的「植物線人」,他們會給我提供珍奇罕見的植物情報。過去幾個月,我去了巴布亞新幾內亞、澳洲、香港、西班牙。每當我發現某種稀有植物後,我都會興奮到想要跳起來!當我看到它,我就知道,自己要帶它回家。

西畠清順尋訪植物過程(按圖了解):

如果不是對這種感覺「喜歡到死」,你是做不了植物獵人的。
植物獵人——西畠清順

如何運送植物?(按圖了解)

找這些植物已經相當困難了,但更麻煩的是如何把這些植物運回日本。很多時,將一株年老且無人照看的古樹運回日本,難度堪比搬山。首先要用專業技法將樹根及附近的土壤全部掘出,然後藉助吊車等機械小心吊起,經過清洗和包紮後,再將樹種運走。然後是一系列繁瑣的海關申報手續。等全部事情搞定,這些植物還要在海上漂流數個月,到達日本後還要經過正式的檢疫檢測才能出關。

從外地「移植」植物,需要克服種種困難,西畠清順曾經有過失敗的經驗(Sora植物園提供)

有一次,我在海關迎接一批樹,結果貨櫃門一打開,樹上已經長滿了蟲,最​​後只能就地焚燒,全部銷毀。那一次,我真的非常非常傷心,甚至哭了起來。一般大件植物都是利用船運,從南半球過來大約三週,歐洲過來的話需時一個月,南美需要的時間就更久了。

移植樹木最害怕的就是冬天。

我第一次找到這些有「啤酒肚」的佛肚樹時,光是送回日本的運費就花了8萬美元。再者,一旦無法通過日本的植物健康檢疫標準,一切都等同白費。幸好,這四棵佛肚樹順利抵達日本。這些經歷也讓我認知到這份工作最重要的,就是將這棵樹帶回日本之後,自己是否能養活它、如何活用它。我必須盡我最大的努力,讓這棵樹走出新的人生。

但是西畠清順沒有放棄每次打開貨櫃的期待(Sora植物園提供)

西畠清順的植物王國——Sora植物園

西畠清順一手打造的Sora植物園(Sora植物園提供)

成立Sora植物園是自我革新的第二步。這個植物園是在2012年建造的,可以說是植物療養院,也是我的大倉庫、植物研究所和展示空間。我們自己種了好幾百種植物,至於在全世界範圍經手的,已經有幾千種了。除了創建自己的植物園,我還把這些年旅途中找到的珍奇植物編寫成了一本書《幻奇植物園》,書中的插畫邀請了「SORAMIMI工房」來繪製,是由四位武藏野美術大學的學生組成的繪畫工作室。

▼按圖看Sora植物園裡的稀有植物故事▼

當中,樹齡上百年的橄欖樹、極其珍貴的仙人掌、非常稀有的日本盆栽、日本本地的樹也有,南美也都有,多肉類型的熱帶植物是我的最愛。

西畠清順的Sora植物園內觀(Sora植物園提供)

我們還做很多植物實驗,比如說根據需求,控制花的開花時期,總之就是想做一些至今為止沒有人嘗試過的事。這個植物園剛成立的時候,只有幾個社員,現在已經有40多人了,也算是一個大團隊了。我也做庭院設計、城市綠化事業、還有和建築師一起設計挑選植物等等,這些都是我的工作。

 ▼按圖看西畠清順收錄於《幻奇植物園》的珍奇植物插畫與當中的故事▼

最近我在全日本最高地價的銀座地段、正中心的十字路口,受業主委託,做了一個 「可以購買的公園」, 這裏種植的所有植物都可以購買。銀座是一個賣着價值5千萬日元的手錶、一億日元的車一個地方,在這裏建構一個公園,必需要一流的植物去匹配,像是在大自然裡自由生長的樹,相當貴重的、別人沒法得到的樹。我想打破與植物相關類工作的邊界。

而我人生的最終目標,就是希望通過一棵樹的出現,而改變世界——走別人從沒走過的路,才是最值得自豪的事情。
楊物獵人——西畠清順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樹懶訓練員】日瞓18小時 照顧極考耐性:佢哋食緊嘢都會瞓着…

看過動畫電影《優獸大都會》(Zootopia)的人,相信會對電影內的樹懶印象深刻:雖然名叫「快俠」,但動作和講話就超…級…慢…

海洋公園陸生動物部監督葉柏健(Wesley)指,樹懶不但行動慢,而且極愛睡覺,一天可睡上18小時,不過雖然如此,但照顧這幾隻慢吞吞、反應又少的動物也有特別的樂趣,常常令他哭笑不得。

+2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